我和小站大桥

作者:刘玉章         发布时间:2018/7/5 8:26:25         人气:635次

                        我和小站大桥

                            刘玉章

   提起桥,人们再熟悉不过了。古代的赵州桥、近代的卢沟桥以及现代的浦东大桥、港珠澳大桥等等。看见了它们,都会引发人们或怀远或悲愤或自豪的心绪来。

我今天所说的这座桥,却是一座极普通也极平凡的桥;横跨在津南区马厂减河上的小站大桥。我家祖居在小站镇马厂减河南岸东侧,离小站大桥不足30米。出门是河,抬头是桥。这座桥伴我走过了50年的漫长人生,这座桥,留给了我一辈子也抹不去的记忆。

这座桥,是清朝提督周盛传率部开挖马厂减河后,建造的六座闸、桥之一。建造之初,桥宽不过八米,有四孔三排桥柱支撑,桥柱为铁铸,桥面铺木板覆土,桥上无护栏。桥离水面高约十米。桥下南北两侧各有两个桥洞,北侧的桥洞内宽敞,里面尽管阴暗潮湿,解放前,还是成了一些吸毒者和讨饭人的栖身之所。冬夜里,桥洞里会闪现出丝丝缕缕烧柴取暖的火光。后来这些桥洞,被人们戏称为“顺河大街,天桥旅馆”。

童年时,这座桥下,是我和小伙伴们游泳戏水之所,赤日炎炎,桥下却凉风习习,或在桥上玩个高台跳水,或游至河中攀爬桥柱。桥下也格外拢音,喊上一嗓子,回声隆隆作响。

大约是四七年左右,有一辆马车行至桥上,马受惊而起,人、车、马一同栽进激流滚滚的河中,离水面近十米的高度,竟然人与马倶平安无恙。事过后,那户人家就在桥旁摆供相谢,从此,这座桥便被人称领有“仙气”护佑。

解放初,政府对这座大桥加宽加固,又向西侧加宽了数米,新加的桥柱,为一抱多粗的圆木。谁知初冬的流冰不几天就把木柱削去了近半。桥柱加固的任务,交给了当时的工商联。工商联会长姓夏,铁匠出身,是位年届六旬的老人,留着一缕花白的山羊胡,他指挥几个人用吊篮,将人吊在桥下,挥锤为桥柱加角钢。夏会长身手矫健,抡起大锤虎虎生风,引起人一片喝彩。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1960年,我年满十九岁,应征入伍,圆了我多年的从军梦想。临行报到那天,我走在这座桥上,不由回头看了看生我养我多年的老屋,蓦然发现鬓发花白的母亲,还在大门口含泪凝望着我!

1964年随着大港油田的开发,老小站大桥已不堪重负,政府在桥东侧百米处重建了现在这座小站大桥。这座桥是座漂亮的钢筋水泥大桥,可并行四辆汽车,比昔日那座老桥辉煌许多,可我还是忘不了当年那座老桥及当时的人和事……

                                      二零零一年秋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