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傻″学兄王振德留记

作者:王彦博         发布时间:2018/5/24 8:18:48         人气:419次

                          为"傻″学兄王振德留记

                                   王彦博

    在社会的舞台上,每个人一生都要留下自己的“表演”痕印,尽管因人而异,但“你、我、他”在行程中的一“招”一“式”,都会录存于时光老人的记忆中。如今,居住在故乡河北省安平县王胡林村、曾为儿时同窗的“光棍”汉,邨内族圈呼称“傻子”的王振德,成了我心中时常泛起的牵挂。

   记得1966年春天我跨入小学门槛时,振德已在一年级读了三年,每年留级、比我大三四岁、个头明显高于同龄人的现实,使得他在小伙伴们面前总感觉抬不起头,尤其在文化学习上更显难堪,连“a、O、e、1、u、i” 有时都用不准。看我考分常高,每有作业,他必是要把我的本子拿到家中“照葫芦画瓢”,一见我不高兴,他也会极尽“媚”态,百般“讨好”。

   有一次,上午放学时正值大雨坠浇,我“命”他回家拿干粮在教室共餐,振德二话不说,抖抖精神,穿一条裤衩“窜”入水雾,谁知不一会儿,已呈“汤鸡”状的他又折回教室,满身泥巴地问 “拿的饽饽上抹油不” ,引来我和其他留“校”待吃的同学们一顿好笑,有人第一次打浑喊出了“阿、喔、哦,傻振德 ”。后来,我逐步升学到初中、高中,进而参考得中,吃“商品粮”做了城里人,每回故乡,耳闻振德在村里的“傻”名声渐有增多之相:

   一说他“散媳妇”傻。振德是独子,早年丧父,老娘带他成人后,凭借三间砖房和没有生活负担的“优越”,二十刚过临门花烛,娘子是城内的一貌靓千金。进门后,憨厚的振德不让“屋内人”事农,家里家外有点 “差样”的吃穿悉归妻子,羡慕得周围人挑大拇哥,本家一嫂子逗趣道:“都说俺们振德心眼少,可人家知道疼媳妇,比我那个当家的强一万倍” 。不久,庄户人逢了喜脉,振德妻身孕有加,经村里“赤脚”把摸,还是“弄幛”(古人称怀、生男孩为“弄幛”之喜)之兆,谁知到临产前,振德母看不惯儿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勒令儿子休“内”,并以“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娘们儿有的是,扔了芝麻,抱个西瓜”发威不已,这令自小失父的振德拱手推掉了自己的“幸福”。不巧的是,离妻翌年,亲娘驾鹤,自此再无婚事绕门。

   二说他“起圈傻”。生产责任制后,农村集体所有制解体,再到生产队出"劳工”成了“历史”,个人顾个人的世风一下子打蔫了振德,没文化,无技术,求生存,令他度日如年。在思考自己活路的过程中,他找到了为千家万户从事脏累和“丢人”的出“圈”营生,伴随着“谁家起猪圈”的声声怜呼,他背着“起粪叉”走村串乡,用为各家各户挖出十多方的一圈粪的超强力劳动,换回自己每次仅仅五块人民币的收入和中午的一顿窝头。连年过去,振德不怕“笑话”,不忌“白眼”,足涉安平、饶阳、博野、深州等十多个县,“天当被,地做床”,“赶到哪算哪”。近些年,随着年纪稍大,他开始找寻县城机关、企业,“申请”承包了几家的厕所清理,只求得饱腹和小有收入,村里一些“智叟”对此评价说,“傻小子到底找了好活,天文挣票儿,都快成了富裕户

了……”。              

    三 说他为别人挨打“傻”。邻里之间,村乡同地是我家乡的原有格局,邻里左右偶尔的“马勺碰锅沿”,以至升格为打打嘴仗和脚手磨擦似也平常。一次,振德的远族举丧,车行至乡政府驻地,因口误,乡干部与丧主发生对峙,别的“孝子”们见状纷纷“撤退”,振德不知深浅上前“评理”,慌乱中,被“官方”推倒,腰椎有二节错位,被人抬到了县医院“卧床”,有长舌者嘲讽“振德就是傻,为八杆子打不 着的旁人伤筋动骨,天底下哪有这样缺魂儿的呢?!”

   四说他单身汉还精心过日子“傻”。虽属"光棍儿″,振德却热爱生活,长年把家里打理得干净宜人,身上的衣服也常洗常新,因为不会花钱,存折上也在辛勤的劳作中不断增添着数码,不仅如此,他还常常打扫庭院、过道,以积极向上的人生状态,“殷实”地打发着每天。看到“傻家伙”过日子“心气”十足,没有悲欢厌世的颓废状态,专门看人“短处”,“气人有,笑人无”的个别人,讥笑振德“别的光棍都胡吃闷睡,过一天少二半响儿,你无儿无女,还整天像回事,活得有滋有味,省吃俭用,图个啥呢?″

   在声声振德就是傻的说法中,乡亲们也有对振德不傻的首肯,我便是这种观点的“始作俑者”。因为振德的一些动作,分明彰显出了他的为人本色:那年大雨落势哗哗,村里大街积水近尺,不少农户屋里进水,振德主动持锨,戴上破草帽,从村东到村西,疏通排水大坑,并把邻居老妪背到宅基高一些的村户躲避;每逢村里有“红白”事,他也不分远近,前去主人家或灶堂烧火,或帮忙“打杂”,越是脏活和常人不愿动手的,他就“包揽”到底;由于我与他有过同窗之谊,在他看来还或多或少地“帮助”过他,这也令他念念不忘,总寻机遇相答。俗语说光棍的日子难熬,振德无机无泵,春夏秋冬耕耙犁锄样样求人,打下点粮粟不为易事,而他对我却很大方,夸海口说“麦子棒子供着你吃”。我体谅“汗滴禾下土”的艰辛,不忍心“咽”下他的劳动果实,多少次他要送“粮草”都被我婉拒。后来,“傻”劲上来的振德想了“招”法,   他把自己挑拣、筛好、晾干后打成的白面、玉米面送到家住村里我的胞兄家里,求他转递,可惜兄长没有告我,自己消费了振德的“厚意”。今年春节前夕,振德怕我不收,趁我到省城开会,冒着小雨叩门,送来了自己地里长的米 面,令我妻子感动不已。

   记得鲁迅先生说过一段话,大意是把那些脚踏实地,为民、善为的人视为同志,纵思与振德相识往事,我似乎从未觉得他傻,相反,随着岁月推移,对这个有点弱智,但不枉人生,且时而助衬社会、充满人情味的独身汉,从心里渐涌出“善君”的轮廓,觉得他比当今一些目空一切,抱怨社会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阔兄”“靓妹”,丝毫不在以下。我想,在时下我们这个国度和谐,人心思进的盛世,每个人都应该在自己的生活状态中,奋发有为地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以此推之,我的心中骤然升腾出对老同学王振德的由衷祝福 : " 赶上了好时代,好好过吧 !″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