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往昔告诉未来(四)盘古开篇(8)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8-4-13 8:30:07         人气:51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四)盘古开篇(8)

                                辅导班

                                张立霞

离开幼儿园,我没有依依难舍。上学,让我感到新鲜,那些天,兴奋得坐立不安。

谁能料想,刚刚上了学,却又回到了幼儿园。这真是一段少有的经历。当时是大跃进年代,社会主义建设掀起新高潮,厂里的口号是“大干三天三夜”,连家庭妇女也走出来去炼钢。父母常常几天不能回家。厂里为解决双职工的困难,决定幼儿园增加一个辅导班,专收生活还不能自理的一年级的小学生,生活起居完全有幼儿园照顾。

每天早饭后,我们排好队,有保育员阿姨带队送我们上学。起初,由于幼儿园饭晚,我们总是集体迟到。到学校,老师已经讲第一节课了。本该要批评迟到的同学,严重迟到甚至还要罚站,而我们迟到好像理所当然,都免于处分。以后,园里的厨房,每天都提早为我们开饭。老师也提早上班,送我们上学。他们都是为大跃进做贡献。

一年级上半天课,辅导班的小朋友在学校里都分散在不同的班级,每天中午放学,大家都集合在一起,排队回幼儿园。时间长了,我们已熟悉了来回的路,便三三两两,边走边玩,不知不觉就到了幼儿园。一天,我和两个女生一起放学回幼儿园。路过“七完”(第七完小)对面的一片草地,那儿有许多青草,还开着野花,许多蜻蜓飞来飞去。我将书包放在草地上,和那两个女孩高高兴兴又采花,又捉蜻蜓。玩了很久,我们才蹦蹦跳跳回到幼儿园。那两个女生进了班里,把书包挂在墙上的钉子上,我才忽然想起,我的书包还在草地上。糟了!我拔腿就跑,一边往回跑,心里一边想,要是书包丢了,我怎么写作业?怎么去上学?心里特别着急。还好,远远地,我就看见母亲为我缝制的红格子书包,还在绿草丛里,旁边还站着一位笑眯眯的老爷爷。我拾起书包又跑了,心里一直认为是那位老爷爷为我看着书包。回到幼儿园,那两个同学都关心地问书包丢没丢?我把挎在肩上的书包给她们看:“没丢!有个老爷爷看着呢!”

辅导班的小朋友与学龄前的小朋友不同,我们的班级设在二楼的最南侧,出门就有室外楼梯,一直通到园子里。只要不出幼儿园的大门,我们无需老师跟班,可以自由进出室外,到院子里玩耍。我习惯每天把重要的事情先办完,所以,每天放学回到幼儿园,第一件事就是写作业。我写作业的时候,同学们还在外面玩耍。我不喜欢大家一起一边说笑一边做作业。正好,我写作业的时候,能静下来一个人写。吃过午饭,那些女孩才凑到一起做作业。男孩子还是在外面玩,直到快吃晚饭,他们才想起作业还没写,急急忙忙拿出笔和本。而我的作业每天都是第一时间第一个写完。尽早完成作业,剩下的时间可以痛快地玩。

后来,贪玩的男孩子想出一个“好主意”,让女生替他们写作业。那些女孩还很乐意,有求必应,将自己写过的作业,再往他们的作业本上抄一遍。赵明(二胖子)在学校里是个好学生,他也让我帮他写作业。我对这种事不像那些女孩那么有兴趣,但看在他和我好的面子上我只答应帮他一次。那天的作业是语文书中的练习题,其中一题是用汉语拼音写的一篇短文,要求译成汉字填空。文中有一句,我怎么也拼不明白,问别的同学,她们会的还没有我多,我只好马马虎虎的写上,一点也不通顺。明知不对,但我不愿意空题,那样就说明自己不会做。有不会的题不能解决,我心里就有些负担。我还要将这些拼出的文字与拼音上下对号入座的抄到赵明课本上的“练习”中,实在麻烦。就这一次,以后我再不干这种事。

我知道学习是一种任务,任务就是喜不喜欢都必须要做。我不喜欢任务,所以我要把最不喜欢的事最早做完,剩下的时间,就轻松的去做喜欢的事,痛快的去玩,该多好。如果把任务放在最后,先去玩,心中有事,也玩不痛快。我只想抓紧自己的事,像替别人写作业这种没意思的事一点也不愿意做,我非常不情愿无缘无故牺牲自己玩的时间去为别人做无聊的事。何况老师知道了也决不允许这样帮别人抄作业。

上学后,赵振东还和我一班。开学后,我不再和他一起走,每天有姐姐领我一道去上学。没几天去了辅导班,我看见赵振东也去辅导班了。他仍旧那么讨厌,欺负同学。有一天放学,天气炎热,我与赵振东和另一个男生一起回幼儿园。半路上,遇到两个小男孩,是小哥俩。我知道他们家就住在医务所临近的小房里。他们年纪都比我们小,哥哥也还没有上学,弟弟也只有三四岁的样子。赵振东却拦住路不让他们过去,那个大点的男孩很胆怯,站在旁边不敢动。小男孩因为有哥哥在,有恃无恐,他气愤的双手叉着腰,向赵振东瞪眼睛。赵振东嬉皮笑脸,突然一脚蹬在小男孩小小的胸脯上,踹的那小孩整个人折了个空翻,趴在路边潮湿的阴沟里,小男孩哇哇大哭。我们一哄而散,跟着赵振东拔腿就跑。边跑,我边可怜那个小男孩,他根本没招惹谁,又那么小,赵振东却要打他。

卢稼祚也上了一年级,与我们同班。他也上了辅导班。他仍旧不爱说话,是个学习好,又很老实的男孩子。可是赵振东也欺负他。一天,大家都在屋子里玩耍,突然卢稼祚大哭,我一看,他躺在地板上,赵振东正拽着他的头发,像拔萝卜一样在地板上拖着他走,我看见卢稼祚的头皮被拉的很长,他疼得双手抱头,双脚打滚惨叫。赵振东仍不放手,继续拖着他又走了很远,还一边哈哈大笑。赵振东的心真是太狠了。由于辅导班都是学龄孩子,幼儿园老师也不时时刻刻陪伴我们。没有老师在,赵振东就这么无法无天。最可恨的,他把人都快打死了,掉头就嬉皮笑脸的和人家言归于好,人家被打的伤还正疼得很。成年后回想,我认为其实孩子中也是鱼龙混杂的,有一种孩子有教无类也无济于事。不是玉,琢也不行。其他孩子和这样的孩子在一起,都可能玉石俱焚。

小时候赵振东每天找我去幼儿园,大点每天找我去上学。其实每次我都觉得和他是冤家路窄。他是远交近攻,专欺负熟悉的小朋友。我们过了11岁,赵振东家搬到省城哈尔滨去了,我真心祝他远走高飞,不见他最好。想不到他还很重发小情谊,大串连时,专程来看望我和小光,我当时也出去串连没在家。母亲说,他还是矮矮的个子,还没有我高。后来听说他下乡去了内蒙放马,从此就没了音讯。真希望他以后择善而从。再怎么着,他现在也是老头儿了。

在幼儿园,每天早上起来刷牙洗脸。我那时不喜欢刷牙,更不喜欢刷牙的地方。大家一起挤到水泥池子边,水池子很高,接水、漱口都得踮脚尖。那些顽皮的男孩乱推乱挤,弄得满地都是水,我的小花布鞋也给弄湿弄脏了。脚穿在湿鞋里难受的很。以后,早上我索性不刷牙了。班上的同学也和我一样,对刷牙没兴趣,谁也坚持不长。那年月本来刷牙的人就不多,不上幼儿园的孩子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刷牙。包括有的辅导班的孩子,如果不来辅导班,他们在家连家长也不刷牙。因此,负责我们生活的老师,便任我们去了。每天清晨,老师用水桶打来洗脸水,倒在我们床下每个人的洗脸盆里,我们就可在寝室里洗脸,不必去水池子旁挤了。

晚上就寝前,老师还常常打来洗脚水,一般都是用一个椭圆形的大铁皮澡盆,盛着半盆温水,同学们围着大盆坐一圈儿,把双脚伸到盆里自己洗自己的脚。

辅导班的老师很喜欢我,也喜欢孙凤岩。她最喜欢的是一个叫崔振阳的女孩。我觉得老师喜欢小朋友是有远近差异的,自然喜欢那些可爱的、懂事的孩子多些。对不喜欢的小孩也不理不睬,尽到职责而已。在学校,崔振阳不是我的同班同学。她微黑的皮肤,黑黑的大眼睛闪动着黑黑的长睫毛。我始终单纯的每天只顾玩耍,而她好像比别的孩子都懂事早,常常像小大人似的和老师聊天,老师还亲切的叫她小阳。并且常常亲自为她梳那两条黑黑长长的辫子,有时还为她洗脚。崔振阳时而表现出大女孩的气质和姿态,更赢得老师对她的宠爱,喜欢和她聊天。

一个夏天的夜晚,天已经黑了,老师招呼大家就寝,同学们都争先恐后从外面跑进寝室。崔振阳和杜光辉一边说笑一边不慌不忙的往回走。迈过屋门槛,杜光辉笑着问崔振阳:“你吃亏了吗?”崔振阳一只手放在胸前,像妩媚的少女,带着表情说“哎呦!我的心呐!”崔振阳和杜光辉和我同岁,那年只有七岁。可是他们说的话,我一点也不懂,也不懂“吃亏”是什么意识?回想儿时的我,是非常晚熟的,许多事都一无所知。好像我的天真单纯一直跟随我大半生,并常常帮我天堑变通途,活的无忧无虑。

升入小学二年级,我们离开了辅导班。辅导班又招过两批一年级新生后结束。我上三年级的时候,认识一年级的赵雪红,一次中午放学,看她穿着紫红色的条绒外套,和同学排队回幼儿园。她的发型也和我一样,理了一个男孩子的分头。他们是最后一批辅导班的孩子。

离开幼儿园的第一个学期,我加入了少先队,学校组织我们在大跃进中发挥少先队员的作用。因为母亲的精心照顾,我的个人卫生超好,全班女孩子只有我头上没有虱子。建立红十字卫生站,我被选为小卫生员,还戴上了红十字胸章。每天课间为全班同学洗眼睛,防治沙眼。以后,又被选为红领巾八大员的小老师,重返幼儿园给小朋友讲故事。

还记得那次我和另外不同年级的几个小老师,跟着老师重返幼儿园,一切都那么熟悉,我才知道自己还是很亲近这个伴我成长的地方。那天,我身穿母亲为我做的小兰花地连衣裙,系着红领巾,依然理一个男孩子的分头,带着祖父给我买的花草帽。母亲还用纱布栓一根绳,摘草帽的时候,可把草帽挂在脖颈后面。小老师们都分配了任务,我被分到小班,给小朋友们讲故事。小班的老师原来也是我的老师,对我很和蔼。小朋友们都靠墙在椅子上坐了一排,老师向大家介绍说,这是小老师。小朋友们便争先恐后的说:“小老师好!”他们都是两三岁的孩子,一边望着我笑,还一边不停地叫我小老师。我看见二胖子的妹妹姝妍也坐在他们中间。老师又说:“欢迎小老师给小朋友讲故事”,小朋友们便噼噼啪啪拍起手来。第一次当小老师,给这么多小朋友讲故事,我还是头一回。这时候老师说她有事出去一下。

我面对小朋友们,单独坐在他们前面一把小椅子上。我小时候就喜欢听故事、给别人讲故事,肚子里早就装了许多故事,打算给他们讲一个最好听的故事。这时,一个短发,头上系着大蝴蝶花的小女孩举手说:“小老师,我要撒尿!”我望望墙根的痰盂说:“去吧!”她便蹬蹬蹬地向痰盂跑去。接着,一个小男孩也举手说:“小老师,我也要撒尿!”“去吧!”又有好几个小朋友一起举手:“小老师我也要撒尿!”“小老师我撒尿。”“去吧!去吧!去吧!”结果一群孩子一起奔向痰盂,他们你争我抢都想要先坐痰盂,最先去的那个女孩馓完尿刚提起裤子,别的小朋友你推我搡,她没站住,一脚蹬在痰盂沿上,哗的一下,痰盂倒了,连水带尿都洒了,地板湿了一大片,那女孩的鞋子和袜子也湿透了。其他小朋友都说是她弄撒了痰盂,那女孩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座位上的小朋友又笑又叫,屋子里乱成一团。那几个小朋友还在痰盂旁边吵闹,我很着急,又很后悔。应该让他们按顺序,一个一个去撒尿就好了。小班的纪律一盘散沙,乱作一团,我只能坐在小椅子里发楞,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老师回来了,小朋友们急忙跑回座位上去,那几个小朋友还向老师告了那女孩的状,说她踢翻了痰盂。这时候,走进来一位叔叔,那个小女孩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跑过去,一头扑在叔叔的怀里委屈的抽噎起来。原来是这小女孩的爸爸来接她了。此刻,学校的老师来接我,我们该返校了。而我的故事还没开始讲呢!就这样,当了一回小老师,我什么事也没干成。

每年,大班的小朋友毕业出园,全园的老师阿姨及员工和全体小朋友都要拍一张合影照留作纪念。至今我一直保存两张幼儿园的集体照。

在这座幼儿园的小楼里,我度过了幼年的五个春秋。以后它渐渐离我远去,又慢慢成为许多难忘,以致一往情深,让我怀念。

                                     (待续)

              我五岁(一排左七)欢送大班出园小朋友合影。

       我六岁(不满七岁。上数二排小朋友左五)幼儿园毕业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