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系列人物篇:台格大娘

作者:赵树标         发布时间:2018/2/26 9:38:14         人气:517次

                     乡愁系列人物篇:台格大娘

                                   赵树标

  在家乡难忘的记忆里,台格大娘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女性,我敬佩她。

台格大娘姓李,娘家在饶阳县城南小堤下村,和我们村相邻。1930年,她出生在一个贫苦农家,是一个苦命儿,未曾出世,她的父亲就因病过世了,母亲带领他们兄弟姊妹6个艰难度日,无奈二哥送给了别人,战乱中断了音信,不知生死。小小的年纪她就跟着姐姐哥哥下地劳动。抗战时期,大哥三哥都投身革命,三哥随部队转战南北打鬼子,大哥作为八路军的地下工作者,留在家乡和乡亲们抗日。由于汉奸出卖,大哥不幸被捕。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把母亲和她抓到饶阳县城,让她们看大哥受“压杠子”、“灌辣椒水”等酷刑,她和母亲撕心裂肺、泪流满面。可坚强的大哥宁死不屈,咬紧牙关,没有说出日本鬼子想要知道的半点消息。目睹日本鬼子的暴行、亲眼见大哥的坚贞,不但加深了她对日寇的仇恨,也锤炼了坚强不屈的性格。

全国解放前夕,经人介绍她与我们村当解放军的宋振屯大伯订了婚,后来宋振屯随志愿军赴朝参战。战火中,宋振屯多次在信中提及战场上子弹不长眼,随时可能会残疾甚至牺牲,劝她别等了,另寻个好人家。可是从小就对革命军人有感情的她,认定宋振屯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不忍弃离这位“最可爱的人”,这一等就是8年!了不起的姑娘啊!

               图片左二为宋振屯,照片由二女儿宋占尊提供。

宋振屯大伯复员回乡后,他们完了婚。

我们家姓赵,台格大娘家姓宋,没有血缘关系,台格大娘不是我的亲大娘。两家住在一个街坊,同在一个生产队劳动生活,老人们年龄相近,性情相投,穷苦人家,相帮相扶,亲如兄弟。    

台格大娘养育了二男三女,我妈只有三个儿子,特别喜欢闺女,台格大娘就让大闺女宋占好做了我妈的干女儿。我从小经常跟着母亲去台格大娘家串门,很了解和佩服台格大娘。她是一个心眼好又很能干的女人。

台格大娘结婚后,没过上几年好日子, 1956年至1964年,随着五个孩子陆续出生,生活的担子越来越重。她的公婆相继病逝,生活上缺少了帮手。振屯大伯在抗美援朝残酷的战争中身体被摧残,落下了病根,这才复原回乡,干不了重活,生活的重担几乎压在她一人身上。由于照看不周,小儿子不幸夭折,这对她是一个沉重打击,她挺过来了。

我从小就记得,台格大娘在生产队劳动,比男人们一点不差。到冬季农闲,她推上独轮车,领着四个孩子不是出去十几里地之外拾柴,就是?盐土!好解决烧柴的问题和折腾点零花钱。到了过年,台格大娘给仨个女儿买几条扎辫子的红头绳,给儿子买两挂小鞭,再买些糖块儿,买上几个新本子,孩子们挺高兴。家庭生活虽苦,倒也其乐融融。

台格大娘很重视家教,尤其重视教孩子们如何诚实做人。那年夏天,家里养了一窝儿小雏鸡儿,淡黄毛绒的小鸡崽可爱极了。晚上喂小鸡时数着少了一只,寻找发现了角落里被踩死的小鸡儿。台格大娘把孩子们叫到跟前,问“是谁踩死了小鸡儿?”,

哥哥姐姐都摇摇头。五岁大的小妹怕娘责怪不敢承认,心虚地说:“不知道,不是我!您看看哪有我的脚印呀?” 台格大娘并没发脾气,而是对孩子们说:“小鸡儿死了没关系,是你们哪个踩死的也不重要。孩子们,要紧的是不能撒谎!要诚实!办了错事要敢于承认,看看有没有办法补救。好好想想,要是当时告诉我,或许能救活小鸡儿呢!”

可爱的小妹低下头红着小脸儿:“娘!是我中午跑着上厕所时,不小心把小鸡踩死的。原谅我吧!以后我再也不说谎了!”

台格大娘教育养大4个孩子着实不易,1969年夏天,雨水特别的大,沟满壕平,农田渍涝,水井的水位升高到趴在井口就可以用飘舀着喝。一天大人们下地排涝去了,7岁的占尊带着5岁的小妹占劝玩儿。一群不懂事的小伙伴儿全然不知危险,在村子西头排着队,做比赛轮流跨越井口儿游戏,不成想占尊刚刚跳过,听到小妹在后面喊:“二姐!你看我也能跳过去!”

占尊着急地喊“你小,不能跳!”但为时已晚,小妹在对面已开始助跑,终于未能跨越,“噗通”一声掉进了井里,顿时孩子吓得跑散了,只剩占尊一个人趴在井口大哭,一会儿占劝居然浮了上来,伸出了小手,那大大的眼睛、求生的眼神望着二姐,二姐抓住她的手,使尽浑身力气,试图把妹妹拽上来,可终因力气有限,拉了一半, “咕咚”!妹妹再次没入水中,占尊哇哇哭着喊着“救命”。应该是求生的本能,小妹拼命挣扎着又浮出了水面,也许是占劝“命大”?这时一位听到呼救声赶来的大姐姐把她救了出来……。

因为此事,从未动过孩子们一手指头的台格大娘打了无辜的大女儿我的干妹妹宋占好,怪她没看管好两个妹妹。

1980年春天,我正在省城石家庄河北师大读书,闹病多年的振屯大伯终于撑不住了,丢下恩爱的妻子、可爱的儿女走了。时年才52岁。

当时他的二女儿宋占尊,正在青岛港湾学校读书,1978年她在屯里高中读书时,我曾是她的语文老师。宋大伯去逝后,听说坚强的台格大娘,怕女儿路途遥远,舟车劳顿(当时交通条件差,回家需要坐船、火车、汽车、骑自行车几经转乘,且占尊晕车晕船严重),又影响学习,父亲去世的消息让全家人都瞒着她,直到两个月后,放假回家……

振屯大伯的去世,对台格大娘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时年50岁的台格大娘坚强地支撑起这个家。在大儿子、大女儿的协助下劳动挣钱供两个小女儿上完学参加工作。适逢改革开放,农村分田到户、联产承包。在台格大娘的辛勤劳作下,她家的土地收成从没有比别人家差过,国家公粮也一粒没有少奉献……

随着国家的发展,孩子们长大成人,都比较有出息,接下来,她又帮助培育孙辈们,儿女和孙辈们都很孝敬,台格大娘日子过得越来越好。随着生活的富裕、时代的发展,村里接通了电话和网线,家里也有了电脑,台格大娘跟上了时代的发展,她经常戴上耳麦和在外工作的女儿视视频、通通话;孩子们抽空常回老家看看,捎上老人爱吃的芒果,送去老人爱吃的鱼虾。台格大娘在世时,曾先后四次到二女儿工作的秦皇岛,登上了古老的长城第一关;“探望”了自幼熟知的孟姜女,在秦皇求仙入海处走走,去美丽的北戴河海边坐坐,到女儿工作的港口看看。领略了祖国的大好河山,看到了祖国的飞速发展和变化,无比高兴、无比欣慰。

老人家健康舒心地安享了一段晚年时光,活到了八十岁,四世同堂。台格大娘常常向邻里北舍炫耀自己:“有远在外地的女儿给钱花、有近在县城的女儿买吃头,有村里的女儿给洗涮,有儿子媳妇的陪伴,真是享福了”。然而,最令她感到遗憾的是,丈夫宋振屯一天也没有享受到他为之奋斗、来之不易的现代生活,没能享受这美好时光,也未能享受到国家的好政策。

             图片说明:台格大娘和二闺女宋占尊视屏通话

                                  2018年2月定稿于任丘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