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开篇-4 洗澡 理发 幼儿保健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8-1-12 8:20:34         人气:60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四)盘古开篇(4))

                                 张立霞

    洗澡

幼儿园设有一大一小两间浴池、都是水磨石的大池子。大浴池内能容纳二三十个孩子。开始建幼儿园,大小孩子不分班,都在一起洗澡,女孩先洗,男孩后洗。一次,我和姐姐一起洗澡,池子里的水没过我的腰。我们根本不懂得如何洗澡,只记得姐姐拉着我的手在水池里走来走去,一会儿,大家就被阿姨唤出浴室。

幼儿园又新入园许多小朋友,便分有小班、中班、二班和大班。孩子十八个月入园上小班。两岁半升入中班。洗澡的时候,年龄相近两个班的孩子可混在一个池子里洗。可能出于安全,后来洗澡时,阿姨为我们放的水很浅。

一次和大班的小朋友同时洗澡,我还看见同住一个楼二号门的任红文。她比我大一岁,一张又白又胖的脸,呈“八”字形的眉毛粗而黑,眼睛也又黑又大,很像大熊猫。她的嘴唇又厚又红,总是笑呵呵的样子。我们一起在水里玩耍,我发现肚脐像一只小碗,于是,我将“小碗”装满水。我还学任红文用双手把肚脐周围的肉聚拢一起,出现一堆皱纹,肚皮好像“老了”。

大班的小朋友淘气得很。一次我们在小浴池洗澡,我和郑小明,崔丽岩,孙凤岩等十几个女孩靠着水池边坐了一排,浴池里的水很浅,只有双腿能泡在水里。浴池的窗户涂一层波浪线的白灰做影壁。淘气的男孩们便在窗外,争抢着扒着玻璃窗,透过点点没涂上白灰的玻璃,向浴室内好奇的张望。女孩们很气愤。王亚梅说:“我去看看是谁在看我们?”她爬上窗台,伸长脖子,想通过最上面那两块没有涂白灰的玻璃向外看。可是站起来比窗户高,蹲下又看不着。孙凤岩总有先见之明,她大喊:“哎呀!王亚梅,你都被男生看见啦!”其实男生也能看见靠池子坐一排的我们。


    理发

我不喜欢母亲在家里为我理发,她用一把老剪刀,剪得仔细,时间很长,让我不耐烦。

我喜欢幼儿园请来的专业理发师为小朋友理发,舒适、享受,真不知道许多小朋友为什么理发时总是又哭又闹。

理发的时候,小孩坐进专用理发椅太低,理发师便将一块长木板架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然后把我抱上去坐好,并用一块大白布将我围住,只露出脑袋,又将收紧颈部的布角紧紧掖在我的衣服领子里。理发师手里拿起薄薄的密齿小殿木梳子和一把细长闪亮的电镀专用剪刀,只听一阵嘁嚓咔嚓声,我低着头,看见一撮撮黑黑的头发掉下来,落在围布上和周围的地上。剪到后颈处,理发师改用推子,像给男孩子剃头那样,推子在我的后脑勺下面呲呲作响,凉丝丝的,一阵舒爽。还有一些小绒毛推不着,理发师用小刷子刷一层白沫沫,据说是肥皂沫,就像给大人刮胡子那样,拿一把又细又长的扁剃头刀,在一条自行车里胎的胶皮上磨几下,这样小刀就更快了。我总是想,他们为什么不用磨刀石呢?一阵刷刷声在我脑后响起,真是又凉快、又痛快。还没舒服够,理发就完毕了。

不过,在理发过程中,那个围布总是松下来,掖不紧。理发师虽然一次次的收紧,但那两个布角就是掖不住,还是有许多碎头发钻进衣服里。最后理发师让我低下头,用一把漂亮的小刷子,将我脖颈后的细碎头发扫掉,将围布轻轻撤去,再刷。却总是扫不净那些碎头发屑,衣服里边扎得很。回到家里,母亲还要给我洗过头、洗过澡才能上床睡觉。

我喜欢理发,并羡慕男孩子每月都可以去理发。时常,父亲去厂理发馆理发,也带上我一块去。


    幼儿保健

每年,防疫站的医务人员还来幼儿园给没种过牛痘的孩子“种痘”。园里还用大气车拉着全园的小朋友去体检。

记得一次老师带我们来到一个很大的院子,像是某个医疗机构。那天,市里好多幼儿园的孩子都集中在这里。开始我们在大厅里坐成一排,不久,老师又带领我们到外面的空场,那里满院子到处都是带扶手的排椅。那天天气很好,太阳高照。老师要求我们坐下来,还说看谁最老实,坐在椅子上不动,就奖励两颗糖。

我最爱吃糖了,平时父母怕吃坏我的牙,他们历来原则性很强,从不给我买糖。为了那两颗糖,我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别的小朋友们一会就坐不住了,离开椅子你追我赶到处跑。最终我得到了那两颗糖,心里乐开了花。老师带全园的小朋友在那里等待很久,也不知道等什么。可能是等体检?孩子太多排不上?时间快到中午了,大汽车又把我们拉回幼儿园。

幼儿园还有保健卫生室。如有小朋友生病去医院打针、上药之事,每天都在统一时间排好队,有卫生老师带他们去职工医务所,家长可不必耽误工作接送他们。在我上中班的时候,母亲被调到幼儿园担任小朋友的卫生保健工作。我看见她常常带领一小队小朋友去医院打针,上药。还记得其中有个大班爱笑的女孩刘秀玉。听说她和那几个小朋友经常牙龈出血,医生说他们缺乏维C。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