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开篇-3-一日三餐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8-1-11 8:18:47         人气:79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四)盘古开篇(3)

                                    张立霞

   一日三餐

国营大企业幼儿园很正规,环境条件待遇都好。据说国家有政策,给幼儿园的孩子补贴一定的营养品。

幼儿园里伙食好,喝牛奶,吃细粮,有专业大师傅做饭的灶房。一日三餐,小朋友们分餐制,每人一套餐具,一小碗饭,一份菜。菜是统一定量的,吃完了便不再续。米饭和馒头吃完了,还想吃,就要举手说:“阿姨,我还要盛饭”或“我还要馒头”。阿姨一直在饭盆和馒头堆旁看护我们吃饭,帮我们盛饭,拿馒头。记忆中还有一个不解谜团,每次开饭吃馒头的时候,阿姨为什么要将馒头皮剥去再给我?我爱吃馒头皮儿啊!馒头皮去哪儿了?

幼儿园每天早餐都有牛奶。我不喜欢浮在牛奶上那一层油腻的奶皮儿,每次都用手指将它捏出来偷偷扔掉。很久以后,父亲还遗憾地说,牛奶中的营养都在奶皮儿里。每周早餐还有炸大果子,每当消息灵通的小朋友报信儿说今天吃果子,小朋友们便满地踏步,一起欢呼起来:“今天吃——果子!今天吃——果子!”我也兴奋地和他们一起欢呼!那时的普通人家都吃粗粮,能吃到炸油条,足以值得庆贺!可我不喜欢吃果子,因为端上来的果子不是现炸的,都是凉的。我不喜欢像父亲那样将油条掰碎泡到豆浆里。成年后,发现自己很爱吃的油条,原来是爱吃刚出锅的。

人生,往往从孩提起就绝非一帆风顺。幼儿园早上8点钟开饭,王耀东总是很晚才被家长送来。常常已开饭吃早餐了,或早餐快吃完了她才来。她一来晚,家长走后,老师就严厉的批评她,让她罚站。有一次,菜已吃光,她才来,老师让她干吃饭。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串串流着眼泪。小朋友们也不喜欢她,说她又脏又傻。祖母曾说,没爹的孩子即使穿补丁摞补丁的衣服,也是洗的干干净净的。没妈的孩子会穿得又脏又破。王耀东是没有妈妈的丑小丫,好像谁都看这孩子一无可取。她每天都穿着很脏的衣服,头发乱蓬蓬,三花脸,拖着两条鼻涕龙。王耀东家里的大人也很邋遢。其实都是家长送她迟到,王耀东是无辜的。在幼儿园里一整天,她好像都是一无是处似的,老师、阿姨都不喜欢他。

午餐一般吃米饭和炖菜。常见的有穿丸子菠菜、肉片汤等。我不喜欢汤中的丸子,泡在汤里又软又散,吃一口又黏又腻。汤中粗粗的红色的甜菠菜根我也扔掉。父亲知道了也说,菠菜根是最有营养的。令我讨厌的还有菜汤中厚厚的白肥肉片,很多小朋友也都嫌腻不爱吃。班里有个又高又胖的二胖子却很能吃肥肉,而且从没有他不爱吃的东西。谁不爱吃什么,他都说“给我!”于是小朋友们纷纷把碗中的肥肉都拨给他,我也将碗中的肥肉、菠菜根、丸子都夹给他。二胖子特别能吃,来者不拒,统统包圆儿,一扫而光。二胖子不仅能吃,而是长得高,一身是胆,没人敢欺负他。

晚饭时常是一碗粥,或加糖,或加几条小黄瓜咸菜。我从小不喜欢喝稀的粥和汤,平时也很少喝水,也不渴。只喜欢吃干饭和炒菜。特别不喜欢大米粥拌糖,何况糖放得太少,几乎没有甜味的甜粥难吃得很。粥里的小黄瓜咸菜还好,只有几公分大的小细黄瓜咸菜,上面布满小小的刺儿,就大米粥倒是很好吃,可又给的太少,一碗粥里只有三两个,三两口就吃完了。这样吃粥,和大果子泡豆浆一样令我讨厌。

平时早午餐之间,或午睡后,晚餐前,偶有间餐。幼儿园的间餐,有点心或水果。幼儿园刚建立,最早入园的大小孩子不分班。我便能和姐姐在一起。姐姐长得高,老师让她当班长。记得一次间餐,姐姐为小朋友们发点心。她端一个大盆儿,里边装着半盆长条形的乳果,老师吩咐每人发两块儿。大家排排坐,姐姐端着盆儿从排头开始,在小朋友们面前走过,每个小朋友从盆里拿两块乳果。她走到我面前,仍不声不响的停下来,和大家一样,我也拿了两块乳果。她便又走到下一个小朋友面前,一点看不出她是我姐姐。哈,那时她当干部就秉公办事。

上幼儿园的小孩和不上幼儿园的小孩不同之处,不在于幼儿园里吃得好,能学习,关键是上了幼儿园的孩子便开始接触社会。分水果基本上都是苹果,一人一个。苹果大小不一,有的差别很大。为了“公平”起见,劳模阿姨常常将20多个红红的大苹果按从大到小的顺序在桌子上排成一行,说最遵守纪律的小朋友发大苹果。其实“公平”的言外之意,就是偏向。每次听说把最大的苹果发给最乖的小朋友的时候,我便不玩了,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发给我最大最红的苹果。第一个最大的苹果发给了邹琦,第二个大苹果发给关小月,我得到的是第三号大苹果。很奇怪,我比邹琪和关小月还遵守纪律,为什么每次只拿三号?苹果发到最后,最小的也总是发给王耀东。她分到最小的苹果,小朋友们便说:“香蕉苹果大鸭梨,好吃不给你”。孩童之间的歧视,从没有得到过纠正,它就存在于劳模阿姨的言行中。由于儿时我的记忆力极好,记住许多事,以后有了思辨能力,回想起来,也明白不少事情。邹琪的父亲当年是厂党委书记,关小月的父亲是总工程师……。猴子都会学样,何况小孩子当然会学话,自然分到大苹果的孩子回家会报喜。我回到家里,就把分苹果的事说给母亲,告诉她,我分了第三大苹果。劳模阿姨与之有何关系否?即便这位阿姨有些势利,不过那时我也看到过她的模范行动。到这把年纪还清楚记得分苹果之事,更能验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只是我和谁也没仇。不知王耀东还记得不?

在幼儿园里吃饭,我吃的不多,一碗就饱了,不像其他小朋友还要第二碗,虽吃得少,我总是有很好的食欲,所以也吃的很认真。却总是吃的比别人慢,每次差不多都是最后一个吃完。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幼儿园,我吃完饭的碗总是干干净净,一个饭粒也不剩。父母很喜欢我这样,还批评姐姐常常剩碗底儿。有时候阿姨急着收拾桌子,最后剩我和另一个小朋友没吃完的时候,阿姨就催我们比赛,看谁吃得快。我实际上根本不比,依然故我,慢条斯理的吃。母亲认为老师不该让小朋友比赛吃饭,父母主张细嚼慢咽。我也并非为了响应父母的提倡而吃得慢,是根本吃不快。

从中班升入二班,我还稀里糊涂的被老师选为小组长。由于东北话不分平卷舌,我还很纳闷儿,什么是“小猪长”呢?没到开饭时间,全班二十多个小朋友,分别在两张浅蓝色条桌周围坐好,我是其中一桌的小组长。等阿姨把饭菜盛好,摆在小朋友们面前,便向小组长们示意开餐。我便说“小朋友们请——”,大家齐声说:“不——客——气。”随即响起一阵碗筷声。这是“小猪长”唯一干的活儿。

在幼儿园吃饭,我很讨厌赵振东,他的座位紧挨着我。他讨人嫌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吃饭他也不老实,一会儿把小椅子拉的哐哐响,一会儿又把胳膊肘支的很远,把我的菜汤都碰洒了。我躲着,生怕洒在我一尘不染的裙子上。我不爱吃丸子,二胖子坐得远,老师就在旁边,不让我们随地乱走。我就把丸子给赵振东,他还以为我和他好呢。一次晚餐时,老师不在屋,赵振东又不停的折腾。饭吃了一半,他偏要和我换饭,我不肯,他硬是把我的饭碗端走,让我吃他的饭,我心里别扭的很。他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坐下,米饭也扣在地上。他嬉皮笑脸的钻进桌子底下,用脏兮兮的两只手捧起已经发黑的脏米饭放进碗里,端上桌,然后又要和我换过来,我当然不换。他说,这碗饭本来就是我的,我非常生气。这时,老师走进来,他才不敢再闹了。

幼儿园每周末包饺子。过年有晚宴。大年三十,幼儿园的天棚便拉起了五颜六色好看的拉花。那一天,有发面蒸熟的各种小动物形状的白面饽饽,有小老鼠、小白兔等,并用红豆做眼睛。不过,在笼屉里胀大,蒸出来都已经走了形。主食还有饺子。还增加了两种以上好吃的菜,菜量也比平时大,并换成大盘装,每两个小朋友共吃一份菜。那时的家庭都是吃大锅饭,而我的家里也是分餐的。由于独立吃惯了,很不习惯和别人同吃一盘菜。我本来很馋,却也懂得收敛,怕别人笑话我贪吃,而不敢像在家里吃饭那样放矢。

来接小朋友们的家长破例陆续提前来到班里,小朋友们饭还没有吃完,他们站在门口等着。这乱哄哄的气氛我一点都不喜欢,饭也吃不好。这是最后的晚餐,家长来接我们就回家过年了,每个小朋友还会得到新年礼物。我分到几个小动物面点,还有每人一包花生瓜子,一包糖果。我们便高高兴兴跟着大人回家过年了。让我最高兴的可连续五天待在家里尽情的玩耍,无需去幼儿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