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文化我的生命故事之十三----生命的河西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7/12/18 8:08:18         人气:728次

                     黄土文化我的生命故事之十三----生命的河西

                                           徐托柱

生命的美好,总是活着的盼头。

我的盼头,就是走在父亲河西的路上。

童年愚钝寡闻,安平和武强,仿就是我最早知道的村庄之外遥远的地方。它们住着我的两个姑姑。

安平姑姑是二奶奶的闺女,她嫁到了沃地村一个地主人家。她四十多岁守寡,后来家产被平分,一个人靠纺线织布自食其力。

安平姑姑相对温暖。父亲每次走亲回来,她都会送给一大堆布尺。逢年过节,母亲用它修补一家人破洞的衣服。

哥哥结婚的时候,父亲骑着老水管自行车,把安平姑姑接来了。

那一年,武强姑姑接到喜帖没请到,也许贫穷的家境,拿不出一分礼钱。

看得出,父亲喜盈盈的脸色底下,也有埋不住的故事。我愿做个听说的孩子,不能再给父母苦扒苦曳的日子添愁。

徐家曾是本村的旺族。我曾祖父有买卖有地,人烟兴盛。父亲的几位姑姑出嫁,娘家都配送了地产,成为乡亲的佳话。

闹日本鬼子的时候,父亲参加抗日队伍被日军抓进监牢,他的北官庄姑姑哭得死去活来,即便倾家荡产,也要把父亲赎出来。

这是何等的人间真情!谁能够用自己的所有,去抵偿对方的生命呢。天啊。

生命的苦难,是一本本书。当爷爷和二爷得病相继去世,活着的叔嫂打起了分家官司,奶奶和二奶奶孤儿寡母目不识丁地画押,自然输了。

奶奶和二奶奶拜成了姐妹。她们商量,谁要向前迈出徐门,只能带走年小的姑姑,把父亲留下。

奶奶体质弱,三岁的孩子需要母亲抚养。结果,奶奶狠心把自己的亲骨肉托付给了二妯娌抚养。自己带着女儿去讨生活,流落到武强。

父亲长大后,走村串户,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娘。

奶奶带着姑姑只回来过一趟,看到一家七八口子挤在三间破旧的小坯房。实在忍不下再给贫穷的儿子添两张嘴。

母亲说,那一天做好饭,谁都没有动筷子。全家人一辈子的眼泪,那一天都哭干了。临近黄昏,奶奶拉上十几岁的姑姑再一次走出家门。

看着父亲一家人活生生的生死离别,一条巷子的乡亲禁不住都流下了眼泪。

二奶奶去世时叮嘱父亲,要早日把亲娘接回家。当父亲盖好房,去接奶奶的时候,看到姑姑却穿着一身孝衣。

父亲喊了声亲娘就晕了过去。他醒来后,一步一头,磕到了奶奶的坟地。

多少年后我终于明白,父亲平日里对我们姐弟的严格教育,不就是让我们长出人样吗?

活着就要把真诚善良装进这层人皮,活着就要把正直坚强挺起这身脊梁。

父亲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是天下的理。

是的,踏破道道坎坷,我生命的赶往就是美好的河西到岸。

                                 请看下一篇《他姑》>>>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