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文化我的生命故事之八----一个月饼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7/10/15 9:25:01         人气:892次

               黄土文化我的故事之八---一个月饼

                                徐托柱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

我是母亲的晚儿,排行老七。

日子艰难,父母善良的温暖,使我单薄的生命强大起来。

做了好事,有人记得,做了坏事,也有人记得。

这是父母经常说的话。我想记得的人,肯定是全家敬拜的神仙。所以,我时时不忘头顶的眼睛。

我帮着母亲拉风箱,我帮着父亲刮盐土,我借给同学橡皮擦,我认真完成老师的作业。

我时刻做好着自己,减轻父母的愁苦,慰藉父母的希望。

我上三年级的时候,那是个春天的中午放学的路上。天刮起了黄风,乌云不知从何处压来。我要路过一片柳树林,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奶奶,背着一个柴火篓子,歪歪斜斜地往街里赶。

她的脚裹过,一步一晃。我赶紧接过她的背篓,默默背在我的身上。这时雨点下起来了。

我说,奶奶你先慢点走。我给你背家去。

这时后面跑过来小哥,他看见我和老奶奶,噌地又跑开了。我听到奶奶喊小哥的名字。

我放好柴篓,快速返身去接白头发奶奶。

白发奶奶是我村岁数最大的。父母做了好吃的往往让我送过去。

事情这样的发生,也这样的遗忘。

那一年我记得我家的院子全穗谷,长得特别茁壮。母亲说,那是白发奶奶给的种子,等收成了做了年糕,咱送给她老人家。

我盼望着年的到来,盼望过节吃上好东西,也分享给老奶奶。

中秋节到了。一天我放学回来,母亲看见我走进院庭,欢欣的笑了。

母亲说,我给你一件好东西吃。你猜是什么?

四姐五姐也在场,看到她们眼睛溢出幸福的光亮。

我说是香蕉。父亲说过等我病了,就给我买。可是我十来岁了,还没有见过香蕉什么样。

母亲摇摇头。

我说是冰糖。母亲答应过节的时候,给我砌一碗冰糖水。

母亲还是摇摇头。

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五姐问我,你做过什么好事了。

我感觉每天都在做好事,和长辈碰面喊尊称;看到路难走,让别人走平道,自己走边沿;我遇见生产队的小驴的缰绳开了,自动去牵小驴,有时也会被小牲口猛踢了一脚。我实在想不起来了那些平常的事。

母亲从背后的手中,拿出一个金黄色印着大红福字的月饼。

母亲说,是白发奶奶送来的,老奶奶把你背篓的事情说了。

她说下雨天,自己的孙子看见我躲着跑。你家的土娃看见我当亲奶奶。你多会教育啊。你以后得土娃的济吧。他心眼好,长大会有出息。

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如今母亲也成为了白发奶奶那样的百岁老人,我除了尽孝,我也要传给我的儿孙黄土人的理。

做一个美好的黄土人,不愧父母的养育,老天爷记得清。

                           请看下一篇《第二个母亲》>>>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