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文化我生命的故事之五----嫂子奶奶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7-10-12 7:57:10         人气:118次

              黄土文化我生命的故事系列之五--嫂子奶奶

                               徐托柱

这是我童年的故事。

当我家搬到了村外,见老嫂子的面次数少了。每当母亲做了好吃的,总是不忘让我快点给她送过去。

老嫂子和我家的老庄户住的是对门。她双目失明,满头白发。从年龄上,我感觉母亲像她的女儿。可是按辈分,我得喊她嫂子。我们兄妹几个都喜欢和她呆着,听她讲不完的神话故事。

我心目中老嫂子,就是我的奶奶。在这条巷子,别人家孩子一进门都喊自己的爷爷奶奶,而我们却没有这份亲情。一看家门上着锁,却喊对门的老嫂子。

母亲有时也会把我托付给她照顾。我记得老嫂子总是待母亲走后,对我说,小小去关严门,要不白胡子老仙来了。现在才明白这是她的智慧。免得我向外跑。

老嫂子和他的儿子孙子过。很少见过和她来往的亲人。

我忘不了老嫂子对我们兄弟七人的爱护。她有时送过去一个鸡蛋,有时把别人给她的糖果也分给吃。

老嫂子爱讲笑话,爱排练游戏。我不喜欢装坏人,我喜欢当好人。我总和姐姐争角。一次我扛着木棍充个英雄,从她面前一过,她都分得清。

她讲杨家将的故事。她说,人要世代的忠良。决不可当天生怕死的可怜虫。你看杨家的孙男带女,哪一个不活的英雄!

老天爷要让我赶上小小成人,我给小叔子就找穆桂英那样的媳妇。喝一大碗喜酒。

那时我的脸都羞红了。大伙哄笑也喊我小叔子。

徐门也要出杨家人那样的英雄。这是老嫂子的期望。

我的父母亲就是个老百姓,没有那么威风凛凛。我也是个瘦小的男丁,见血就掉泪。离英雄形象远去了。

我想长大了,有饭吃,有衣穿,盖一所大房子,养活父母,也把老嫂子接过去享清福。

一次我问母亲,为什么你对老嫂子那么好呢?

母亲说,老嫂子年轻守寡,虽看不见事,心却亮着做人。你爹七岁失去父母,晚上没人管,有时钻进柴火垛睡觉,你老嫂子听到动静,就摸索过去就把你爹领到自家的炕上。

闹日本鬼子的年头,你爹做地下交通。一次被日军抓住,被刺刀扎成了血人。乡亲们把他当死人救了下来。你老嫂子把仅有的一碗保命的秫米面拿出。你爹昏死了二十一天,就靠秫米茶汤被救活了。

人啊得有良心,要知恩报恩。现在她人老了,咱不能忘恩负义啊。

原来如此,人活在世上,不仅有父母兄弟亲情,还有邻里巷子的的乡亲情谊,怎不感动我。

真诚善良,是黄土人生命的种子,洒在我们世代的心田,就会长出朵朵天地最美的霞光。我要延续这片黄土地上的血脉。

我的老嫂子奶奶,您的小叔子小小长大了。我从没有忘记,做杨家英雄一样的儿孙。

                              请看下一篇《偷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