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回忆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7/9/21 8:19:11         人气:930次

              悲愤的回忆

1、由来

我有一位名叫陈开佐的忘年之交,是个退休的土改老干部,本镇松坪自然村人,83岁时耄耋之年去世的。2007年79岁的时候,他曾向我聊起12岁少年时所经历的日寇入侵松坪村里的事。他所讲述的情景可谓惨绝人寰,至今想起,那些惨状确实令人悲愤万分。我因故一直未将他的回忆以文字表述出来,今逢“九.一八”纪念日,在国人“勿忘国耻”的呼声中,特将陈开佐老人的回忆寄发群里,让群友们看看老人当年的所经所历:(以下的回忆为陈老第一人称)

2、飞机

民国28年(1939年)大概是七八月的时候吧,日本鬼子的一支队伍入侵到修水县三都地区。鬼子快到我们松坪村的时候,日寇的两架飞机便在头顶轰轰盘旋,飞得相当低矮,看上去似乎挨碰着了山上的松树梢。震耳的飞机声和飞机上扫下的“嗒嗒嗒嗒”的机枪声让人们万分惊恐。村民们乱跑乱窜,纷纷躲进扫帚岗的松林里,有的钻进荆棘丛中,有的猫入深水沟边的茅草之下。过了一阵子,飞机才飞离而去。村里人得知日本兵越来越近了,便扶老带幼大都逃进五六里远的大岩洞里。

3、岩洞

乡亲们本以为日本兵寻不到大家的,哪晓得两天后上午约八九点钟,几位妇女悄悄去沟水里洗衣,不幸被远处三个日本兵发现。日本兵盯梢一直跟踪到岩洞口,气势汹汹地持枪闯进岩洞。说是大岩洞,其实是有几堵破墙隔为三间的大岩坎,里面躲着三四十位乡亲。三个日本兵将东头一间的乡亲一个个赶出去,只留下一位妇女。其他两间和外面的乡亲,没有一人敢跑,生怕被日本兵开枪打死。全都卷缩在岩坎内外不敢动。妇女们更是吓得发抖。有的将锅底灰抹得满脸漆黑,有的将头发抓乱得鸡窝一般不成样子,生怕日本兵光顾自己。我母亲也抹得满脸墨黑,平日清秀的脸面看不见了,只能看见两只眼珠不住地转动。她把我紧紧地抱在怀中生怕被日本人抢走。这时,只听见东头那间被留下的妇女连声尖叫:“哎哟——哎哟——”停了一下子又叫起来。再停了一下又叫起来,声音渐渐微弱直到没有了声音。卷缩在母亲怀里的我,感到母亲的身子吓得像筛米那样抖个不停,冷汗渗湿了衣衫。发泄完兽性之后,三个日本兵走到另外两间大抄一顿,见没什么可用之物,其中一个便朝我母亲背上狠踢一脚。母亲倒地忍着痛,只是紧抱着我不放。而后,三个畜生背着枪大摇大摆地耀武扬威而离去。被留在东头那间的妇女是村里乡亲陈开信的妻子,大家以为她已被日本兵强暴轮奸致死了。陈开信手脚颤抖,走去东头的隔间,只见妻子全身赤裸躺着地铺上,脸色死白,眼皮浮肿,裤子湿得如水浸一般。陈开信用指头在妻子鼻头试了一下,万幸,还有气息,便将妻子的衣服穿整好,守护在妻子身边,慢慢地试着喂点茶水。约大半个时辰后,妻子才醒转来。看到这样的情形,岩洞里的老老少少都哭成一团。最后,大伙商量这处岩洞不可继续藏身,决定转移到更远的一处岩洞去。

4、哭婴

转移到的岩洞叫鹅形洞,比转移前的岩洞要大得多,而且关口隐蔽,生人难以发现。洞中还藏有其他村子的乡亲,共八十多人。若是被日本人寻到,遭难可就更大了。可是,怕什么就偏来什么。一天,洞里的人听到了岩洞山顶上反射下来的日本人咿咿哇哇的叫声,大家立即紧张慌乱开来。这时,一个婴儿忽然哭了。大伙瞪眼看向婴儿的母亲,低声对这位母亲说:“这种时候怎么能让孩子哭出声来呢?让日本人听到,大家可就完了!”这位母亲连忙将自己的奶子塞进婴儿口中。也许是太过塞进,并没注意将婴儿头部搂抱得太紧而堵住了婴儿连通鼻腔的呼吸道,致使婴儿无法呼吸,双手双脚伸了两下。当母亲发觉,已无力回天,半岁多的婴儿就这样活生生地夭折了。婴儿的父母亲不敢放声大哭,梗咽着痛苦得死去活来。

5、惨状

当打听到日本兵确实已离开村子走了,避难远逃的乡亲们才纷纷回村。可眼前的村子已不成样子,满目创伤。据一位躲得不太远、能眺望到村子的乡亲说,夜晚能看见村子里火光处处,还传出日本兵哇哇大笑的声音和燃烧门窗木料噼噼啪啪的爆响声。乡亲们发现,村子里畜禽一概全无。有的门口石台上污血一遍,旁边鸡毛满地。一些苗猪被开胸破肚已不见心肝肺,只剩下畜体空腔和肠子遗弃在地,腐烂生蛆,臭气冲天。秋收季节快到了,田地里的庄稼却被日本兵的骡马糟蹋得一塌糊涂,十有八九将无收。村子附近西南不远处有两颗人头挂在树上,旁边的无头尸体已经生蛆露骨。对面坟坪里有一具被日本兵奸污的女尸,阴部竟然被刺刀捅烂。垄田里水圳中有一人被残杀,身躯前面已剖开,肚肠心肝肺在体外四分五散,蛆虫爬满。还有村北头宋家坪那里不知日本兵从何处抓到一位穿黄军装的国民党兵,将其捆绑在树上,开膛破肚,惨不忍睹。另外,我还听到从集镇方向来的乡亲说,日军所经之地,无不烧杀奸淫,梁口和上街头等处还遭到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许多人被炸得粉身碎骨,血浆碎肉飞溅墙壁,断腿残肢炸飞挂在柑桔树的枝丫上。

6、村毁

由于人畜死亡而产生的毒气和细菌弥漫全村,又没有现如今的消毒和杀菌的药剂、器具,乡亲们回村后半个多月十有八九都满身生疮灌脓,皮肤溃烂。好长时间才慢慢好转恢复。

然而,遭难的日子又来了。由传来的消息得知,日本兵在开往县城从三都进入四都的时候,遭到一支国民党军猛烈火力的顽强阻击,伤亡很重,被迫撤退。这群畜生,打不赢就拿老百姓出气。撤退中暂停时竟然炮轰民房。停在洋湖大家坳时就发射了炮弹历时一刻多钟。炮声地动山摇。日兵对经过的村庄大肆放火烧屋毁房,一处又一处,火光冲天,响声如竹爆。我生长的松坪村庄整个被烧为废墟。乡亲们无家可归,只得背井离乡,饿肚子,吃糠菜,做乞丐,四方逃难谋生。有的家庭甚至人死尽,户已绝。从此,残墙断壁的松坪村庄变得破败冷落,荒凉十多年。直到解放以后乡亲们才陆续回村修复房屋,重建家园。

7、尾语

以上陈开佐老人十年前的回忆,真实地反映了日军侵华期间中国一个小村庄的村民们遭受的刻骨铭心、世所罕见的灾难。历史虽已远去,国耻不能忘怀,今天倍当珍惜。看今天,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给松坪人送来了幸福,新楼房遍布村子四处,好日子越过越是甜蜜。真可谓,日本兵罪恶滔天,新中国造福于民。

                                    (傅少波  2017.9.18)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