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心中的一位老同学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6/11/9 9:13:56         人气:633次

                              留在心中的一位老同学

陈平杰是我在武汉母校读高中时的老同学。1966年毕业后我离开母校回到江西老家,从此与同学们不通音信。悠悠半个世纪,同学们的样子大多已成淡淡的影儿,有些连影儿也没了,有些名字在记忆中完全消失。陈平杰在我脑子里属于只是有一些特别表现的一位同学,至于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就完全记不起来了,于是我便以 “留在心中的一位老同学”作为此文标题。

今年9月10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去了武汉并得以与几位老同学见面,从而促成了后来10月13日举行的当年全班大部分同学参加的毕业离校50年聚会。聚会上同学们久分重聚的亲热劲儿令人激动难忘。古稀老人们忘掉了矜持和稳重,唱歌、朗诵、祝酒、拍照,欢乐不尽,兴奋得不亦乐乎。我将自己刚刚写好的重聚感怀诗发到才加进的“高三2班”群里。不料立即看到一则响应的微信:“傅少波,你好!一生的记忆永不磨灭,青春不再。祝今天的聚会圆满!你的诗为聚会添彩!诗中‘曾游长江共横渡’是我们的共同经历,我也曾去了。在QQ空间里我还发过《我第一次横渡长江》的文章。”聚会的同学告诉我,陈平杰重病在广州住院卧床,这是他夫人代手发来的。原来这位同学人在遥远的地方住院,心却时刻关心着老同学们聚会的情景。按照主持聚会的徐小平同学的要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把我的感怀诗和陈平杰发来的微信朗诵了一番。在大家自由聊天时,我问徐小平:“你记得当年我们班上有一个坐在最后一排、从不听老师讲课、所有功课完全按自己的安排自学的同学吗?他叫什么名字?好像这次聚会没来似的?”徐小平说:“他就是在广州住院的陈平杰嘛!看你这记性!”原来我刚才朗读的后面微信的写信人,就是让夫人代手的陈平杰呀!微信群里又出现了他夫人发来的发来一句话:“平杰喘着粗气为聚会写了几个字。”同时还有陈平杰勉强坐起写字和写着“祝聚会圆满成功”的纸张照片。看到照片中陈平杰被病魔折磨得极其消瘦样子,我心中顿时一颤,几乎掉泪,责骂着自己的记性,感到真的对不起这位满怀同学真情的陈平杰,应当多给这位重病中的老同学以真诚的亲情、人性认识、掏心的安慰和鼓励。

聚会结束后,我被当年关系密切的林高齐同学邀去他的咸宁家里看看。路上,林高齐告诉我,其实那时陈平杰的家庭条件是很不错的,父母都是老红军,后来母亲去世,继母也是老红军,均为广州重要单位的领导,只是他不想与家人一起生活,坚持离家在外做单身学生。后来他下放农村,到收回城里当工人,到结婚成家后也依然独立,未与父母一起生活。个中原因不得而知。第二天早上在咸宁的宾馆客房里,我给陈平杰发去了以下一则微信:

陈平杰学友:你好!昨天聚会结束之前,我尚未将你的名字与你的形象联在一起。聚会快结束自由聊天时,我问徐小平:“你记得我们班上有这么一个同学吗?老师讲课,他一般是不听的,因为他的耳朵有毛病听不清。他完全按自己的安排,自学功课,有着超强的自学能力,很少与人交流。高一高二时,对人人都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俄语,他却不管不顾。到高三时,自己就凭着眼睛看课本,最后竟考了80多分。这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徐小平说:“他就是陈平杰嘛!”我“哦”了一声,心里骂自己记性丢给狗吃了。刚刚聚会主持人徐小平叫我念了自己的聚会感怀诗后,还念了你看了诗后写给我的微信,我竟然还记不起来如今在广州住院的陈平杰就是当年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计划、有超强自学能力和以顽强毅力克服听力微弱困难的你。虽然当年许多同学觉得你有些奇怪,说老实话,我心里却在暗暗佩服你。这里,我为自己没记起你的名字向你道一声对不起!(有事了,言而未尽,余言后述)

因林高齐夫妇邀我和老伴去参观游览咸宁的景点,话没写完就暂时停下了。从咸宁返回江西老家后,我接着给陈平杰写微信发在群里(因为在群外与陈平杰无单独联系):

陈平杰老同学:你好!现在我已返回江西老家。这次聚会让我们这些分别了50年的老同学都见了面,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老同学们的真情。然而,十分遗憾,你因住院,不能前来,未能与你相见,心里总觉不圆满。你虽人未到,心却与聚会相连,喘着粗气写字为聚会祝福。看到你的祝福字和你写字时的照片,我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你流露的是世间最可贵的真情呀!老同学,在学校我俩虽然交谈不多,但你的所作所为却深印心中。你听觉有毛病,这是上课听讲的极大障碍。但你却迎难而上,居然听不清老师讲课便靠着默默地自学而取得了好成绩。这得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和矢志不渝奋力拼搏的刻苦精神呀!需要多么强的独立思考钻研的能力呀!说老实话,换作是我,绝对是向命运投降,败下阵来。更难得的是,其实你家境很好,背景深厚,却完全不去依靠,不从中获取特殊待遇,而是远离家庭,抛弃优越条件,独自生活,独立奋斗,凭着自身的努力去创造自己的人生。这样的志气,这样的毅力,这样的胆量,非豪杰难为。你决不盲从、人云亦云,百事坚持独立思考,有自己的主见,且往往一言中的。这样的出众之能,实可谓杰出。今天我和你聊这些,绝非是奉承你,而确实是当年心中所想;也因为我们曾经有缘同窗学习,时隔50年都已古稀,昔日心中所想,今天不说,留待何时?不吐不快呀;再因为你有病在身,要战胜病魔依然需要你昔日那样的顽强的毅力;当然还需要好的精神状态,乐观地看待人生。要看透世事,看透人生;看透了也许就有了好心态。衷心祝愿你笑对病魔,笑对人生,配合医生治病,早日恢复健康!盼望与你重逢!

我不知陈平杰对我的微信有何感触,只看到他夫人的回复:“傅少波,谢谢你能如此深刻地记住了学生时代的平杰。”李自新同学在群里看了我的微信后写道:“傅少波,你对陈平杰的评价中肯客观,发自肺腑。”我想,重病中的陈平杰也许知道了自己学生时代在同学们心中的形象而有所安慰吧。

聚会后一个多月的11月21日,我有事出远门百余里,匆忙中换衣将手机遗留在家,未随带在身。晚上回来发现群里一片哀声。翻找到平杰夫人的发的微信,平杰竟然于早上5:50离世。同学们惊悉噩耗不胜悲痛。许多同学都在微信中写了吊唁、悼词和悼诗,我悲情涌动止不住也写了几句:

          毕业离别五十年,聚会倍憾未相见。

          惊闻窗友驾白鹤,大呼苍天睁瞎眼!

          无情偏拽才杰去,有意难会故人面。

          安能邀得孙大圣,同拉陈君出黄泉。

未能重逢的陈平杰同学离我们而去了,他的样子,他那与众不同的突出性格,他心中留恋的同学真情却将长久地留在我心中。

                             傅少波  2016年11月8日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