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怀的房东大娘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6/7/3 11:15:52         人气:671次

                  难以忘怀的房东大娘

                          王铁侠

1969年3月初,我们10个天津知青下乡来到张家口地区的蔚县白河东村插队落户。由于我们的专用住房还没有盖起,村里安排暂时借住在村民家,我与储金龙、张学阳三人合住在小学教师王明佑家里的西厢房。她的母亲是个六十多岁缠足妇女,为人厚道实诚,在村里口碑极好,塞北的冬天真是寒风凛冽,滴水成冰啊!那天下起鹅毛大雪,呼啸的寒风裹挟着雪花不时从门缝中刮进来,屋里又没炉火,全凭火炕取暖。刚出校门、远离父母的我躺在被窝里冷得睡不着。忽听门外“悉悉索索”作响,好像有人在干什么。我披衣下床打开门一看,惊呆了!风雪中白发苍苍的房东大娘冒着雪花,踮着缠足的小脚,颤巍巍地高举双手正往门上挂棉门帘。那一刻我眼睛湿润了,心里热乎乎地顿时驱散身上丝丝寒意,只哽咽地叫了一声“大娘!”那眼泪夺眶而出。

后来我与储金龙合养几只小鸡,伴随小鸡慢慢长大,村里闹起鸡瘟,家家养的鸡几乎死光,唯独我俩养的鸡安然无恙,幸运地存活下来,让村民们惊叹不已.后来留下两只母鸡给我们产蛋,但时隔不久我俩先后选调到县城工作离开房东大院。临别时给大娘留下一些小米权当鸡饲料,托付给大娘代养,老人将鸡养得肥壮,每次下的蛋她都存放在瓦罐里精心保管,不时托人捎信让我回来取蛋。时间一长我觉得太麻烦老人家了,就转告她自行处理吧。过不多久大娘托人给我捎来10元钱,说是将鸡卖给别人了。我拿着钱心中好生感动。那时一个月工资也不过是二三十元钱,两只鸡怎能买得了十元?我从中深深领略大娘对我的深情厚谊和她的人格魅力。四十年过去了,大娘的音容相貌根植心底,她那吃屈让人的品德影响我的一生轨迹,教会我今后怎样做人。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