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海河水长大的歌唱家----张振富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5/9/19 11:00:22         人气:1356次

                   喝海河水长大的天津歌唱家——张振富              

张振富(1940—2000),北仓镇刘园村人。10岁入北仓小学,1955年入天津市第四十七中学。1959年参加工作,在北仓火车站当装卸工、会计兼保管、广播员。1959 年12月入伍,是年11月调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历任歌剧演员、京剧演员、歌唱演员,表演艺术生涯达40年,参加演出数千场,演唱歌曲500多首。曾多次随国家和部队艺术团体出访,到过东非4国、前苏联、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为全国、全军文艺会演,国家大型会议和节日庆典演出的重要演员之一,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高度赞扬。曾荣获全军调演示范奖、演员一等奖,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嘉奖多次,为国家一级演员、全国著名歌唱家。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与耿莲凤合作表演男女声二重唱,成为战友文工团的金字标牌,红遍大江南北,创造了我国男女声二重唱的颠峰时期。1996年9月被定为军队文职干部二级(相当少将级),1999年12月被定为军队专业技术四级(享受军级工资待遇)。2000年1月17日17时25分,因病逝世,终年59岁。

张振富爱好广泛,学习成绩也很好,他长得又高又帅,还是团支部宣传委员,受到不少女同学的青睐。一次,在学校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时,同班的女生孟莲找到张振富,建议和他共同演唱电影《柳堡的故事》插曲“九九艳阳天”。张振富感到很不好意思,但是在孟莲的一再要求下,他还是和她一起登台了。一首配合默契的歌曲赢得了师生们的热烈掌声。也许就是因为这一次合作,注定他以后走上了二重唱的艺术之路。由于张振富的大哥在防汛时牺牲,二哥有病,家庭过于困难,他只好退学回家务农,种菜、脱坯、打埝、破土粪、成为主要劳力。张振富18岁时,北仓火车站成立临时装卸队,招收工人,身高1米8的张振富成为车站的首选人员。有了给家里挣钱的机会,他拼命地干活,但还是走到哪里唱到哪里。站长看他挺有才,让他担任货运站的会计兼保管、广播员,每天在广播里唱歌、播稿,成了北仓站的红人。后来,他又报名参加北仓工业区建设和根治海河工程,走到哪里,就把歌声带到哪里。他演唱的歌曲《五十岁的老司机》、《九九艳阳天》、《真是乐死人》等,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1959年12月,张振富应征入伍,在某部炮兵团当侦察兵。就像歌曲《真是乐死人》那样,张振富也当上了一名解放军战士。部队生活丰富多彩,给了张振富施展的天地,唱歌、打篮球、办黑板报,各种活动他都是骨干。1960年11月,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歌剧团为排演歌剧《大清河》,到部队挑选演员。团长向来人推荐了张振富,说:“我以团长的身份保证,你们见到人肯定会满意的。”考试时,张振富首先唱了一首《我骑着马儿过草原》,招生组的同志没想到炮兵团竟然有这样的人才,兴致勃勃地让张振富继续唱。他一连唱了《一天赛过二十年》和《二月里来》等五首歌,主考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声音真棒!”但是演歌剧,要求不但会唱,还得会表演,需要复试考小品。从来都不懂什么叫小品的张振富,经过启发之后,表演了一个几次扑打苍蝇的情节,把大家逗得捧腹大笑。于是,他被选进了战友歌剧团。

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是部队的综合性文艺团体,下设歌舞团、歌剧团和曲艺队等艺术部门。全团演职员500多人,人才济济,实力雄厚,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张振富作为一名新队员,论资排辈总是在人家后面,只有哪位演员有病或有事上不了台,才能轮到他临时顶替个小角色。每次演出,扛戏箱、运道具、搬布景、布置舞台、打灯光、跑龙套,一会儿扮群众,一会儿演匪兵,跑前跑后串场,还负责拉幕,累得满头大汗,但他无论干什么都毫无怨言,毫不惜力,一丝不苟,哪样都做到恰到好处。导演对团长说:“让他干什么都能干好,是块好材料”。张振富是个不服输的男子汉,要干就得干出个样子。为了提高演唱水平,每出一首新歌,他就立即买来歌曲集,暗自练习。虚心向其他同志学习,同时拜著名歌剧表演艺术家王家祥、声乐教授喻宜为师,全身心钻研演唱技术,提高了表演水平。在《夺印》、《探亲》、《大龙和小龙》等剧目中塑造了血肉丰满的人物,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他演唱的独唱歌曲《雄伟的天安门》、《我心中的歌献给解放军》、《我心中闪亮着一双眼睛》、《沙漠之歌》等,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后,给广大听众和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被誉为“中国当代出类拔萃的抒情男高音歌唱家”。

在“文化大革命”学唱样板戏的热潮中,战友文工团决定由歌剧团赶排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并选定张振富扮演杨子荣。张振富虽然会唱几段京剧,但是京剧表演对他来说,还是隔行如隔山。为了演好这出戏,他挺着已经20多岁的硬身骨,半路出家练抻筋压腿,不知吃了多少苦。他就教于京剧大师袁世海、钱浩良,声乐教授沈湘,认真钻研京剧的“四功五法”,即“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苦练踢腿、打旋子、飞脚、蹉步、马踏子、摔叉等动作和高音区发声法。直到大家在一起排练时,看到他的亮相,发现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而且是那么高大的身躯竟然能一连打30个飞脚。不得不为其惊叹。彩排时,团里请来有关部门领导和不少京剧界名家。演员们的表演博得阵阵掌声,张振富的成功表演更是引起了行家们的赞赏和关注。战友文工团也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京剧团。随后,又排演了现代京剧《红灯记》选场,他饰演李玉和,同样获得了成功。长期的艺术表演,为张振富奠定了深厚、扎实的功底。在多年的探索中,他汲取了中国戏曲艺术精华,博采民族、美声和通俗唱法各家之长,逐步形成自己音域宽广醇厚、音质纯净清晰、音色甜美圆润、感情炽烈纯朴、表演潇洒自然的艺术风格。

1966年,为纪念毛主席73岁寿辰,战友文工团着手编排大型歌舞《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决定调张振富和歌舞团的耿莲凤表演男女生二重唱,创作班子专门为他们谱写了重唱歌曲《毛主席,我们永远忠于您》。张振富、耿莲凤怀着对毛主席的无限崇敬心情,全身心地投入,深情地演唱。由于声音和谐、形象出众,一炮打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播放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随后,创作班子又专门为他们写了不少新歌,结果首首成功,为战友文工团带来了荣誉。1972年,张振富被调到战友歌舞团。团里决定由他和耿莲凤合作排演二重唱。他的愿望本想成为独唱演员,但组织交给的任务和他认真严谨的态度决定他必须放弃个人愿望,于是把全部青春年华和身心奉献给了二重唱。张振富音色甜美、圆润,耿莲凤声音清脆、洪亮, 他们在声、情、形、味四个方面努力尝试,达到和谐完美的程度,将珠联璧合的演唱艺术推向高峰,为中国男女声二重唱在声音的和谐上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他和耿莲凤合作20年,所演唱的《祖国一片新面貌》、《毛主席派人来》、《逛新城》等,经久不衰。身穿藏袍,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成为他们的特定形象。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把他们的声音传送全国,仅电台录制他们唱的歌曲就有近500首。各类报刊媒体刊登大量的评论文章,称他们是“歌坛并蒂莲”。“唱民族之声,抒民族之情”“挟气吞山河之气魄,挟行云流水指舒卷,有如琼浆,有如春雨,回荡流淌。”“表演自如流畅,声音和谐统一,是国内最好的一对搭档。”港澳同胞称他们是“中国的一对绝唱”。战友歌舞团的“二马一贾二重唱”(马国光、马玉涛、贾士骏、张振富、耿莲凤)风靡全国,为塑造军队文艺团体的艺术形象创造了不朽的功绩,为全国声乐表演艺术的辉煌时期增添了异彩。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他和耿莲凤又演唱了《十月的胜利》、《藏族人民纵情歌唱》等歌曲。在悼念周恩来总理的晚会上,他们演唱了《怀念周总理》:“你是天上的巨星,你是长青的劲松,敬爱的周总理我们永远怀念你,世世代代把你赞颂......。”歌声深情动人,催人泪下。张振富介绍自己的表演体会说:“要把自己的情、自己的爱,融入每个字、每个音符,把自己的魂贯穿于作品的始终,把自己的向往融入作品的意境。”他在新歌处理笔记中写道:“唱歌不是只唱对歌词、唱对音符,而是要唱出歌曲以外的丰富内涵和作品的深层意境,唱出信心,自己首先激动起来,美起来,帅起来。”

作为一名歌唱家,不仅要有天赋的歌喉,还需要有丰富的生活体验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小时游泳、捉蟹、逮蟋蟀,刘园法鼓、阎街少林、北仓狮子会等民间花会和那浓郁的民间文化、风俗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他喜爱文学、书法、绘画,爱好乒乓球、篮球。他欣赏邓亚萍、王涛等篮球健将和美国NBA篮球巨星乔丹。他关心政治、经济,台湾统一、亚洲金融危机、企业经营管理等等,讲起来头头是道。他还是一个生活上的多面手。1990年北京电台又录制了他的独唱歌曲《北京在我心中》。他在探索既适合年轻人的特点,又将民族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融会贯通的新唱法。他说:“作品要有时代性,演唱要有时代感。”

张振富演出认真严肃,一丝不苟,从不糊弄群众。无论是在大型剧场,还是在偏僻山村;无论是为万人表演,还是为路遇的单兵巡逻站岗的战士歌唱,都一样地全心投入,饱含深情。他的足迹踏遍风雪高原、茫茫戈壁、万里海疆,无论是人迹罕至的边防哨卡、摄氏60度高温的南海西沙,还是抗洪救灾的堤坝。他曾两次赴老山前线为战士们演出。第一次到老山前线,穿越敌人炮火封锁线时,心里很是紧张。当看到墓碑林立、硝烟弥漫的壮烈场面时,心中热流激荡,毅然爬到封锁线的冠林山下的一个据点,为准备冲锋的战士们唱歌。夜幕降临时,下起蒙蒙细雨,战士们点起烛光,张振富抓紧时间,为战士们演唱《十五的月亮》,正唱到“你守在婴儿的摇篮边”时,突然,一声巨响,一颗炮弹在距他们100米处爆炸。碎石、树木腾空而起。战士们护着张振富高大的身躯钻进掩体中。冒着隆隆炮声,张振富继续为战士唱歌。狭小的掩体只能钻进几个人,他们就让执勤的战士轮流进来听。

张振富言行一致。对农民、对工人、对战士,都是一样满怀激情地演唱。对朋友、对邻居,都是坦诚相待。谁家的电线断了、马桶坏了、热水器出了故障,都乐于去找他,他总是热心、诚恳地帮助人。对老人、对长辈孝敬。每隔一段时间,他就把90多岁高龄的母亲接到北京住些日子。他带母亲去照相,给母亲端水洗脸、洗脚,晚上母亲入睡后,才离开。每当单独外出演出时,他总是把妻子需要吃的、用的提前准备好,把需要办的事一一写在纸上。张振富成了名人,却从没有忘记他的老师和同学。每次回天津探亲或演出,都要挤出时间看望大家,给大家唱歌,跟大家合影留念。上小学时,由于他家庭困难,班主任蔡老师曾替他交过学费,他牢记于心,不忘恩师。只要有回家探亲的机会,他都要到蔡老师家去看望。1977年春节,张振富到蔡老师家看望老师。在蔡老师家人的邀请下,张振富深情地演唱了一首《怀念周总理》。他的嗓音那么洪亮,声音灌满了整个房间。随后,又唱了一首电影《沸腾的群山》插曲:“一挂挂爬犁,奔驰在茫茫的雪原……”。他的歌声把大家带到一望无垠的林海雪原,如同身临其境。宽广辽阔的大地、欢乐祥和的气氛,一下子充满了整个房间。在母校举行校庆活动的晚会上,他听说蔡老师一家也来看节目,特意把他们请到后台,跟他们合影留念。他说:“蔡老师像我的妈妈。”

1999年5月22日,在建国50周年优秀作品音乐会上,他带着病,忍受着头晕恶心的痛苦,参加了这场难忘的演出。演出结束后,他受到了江泽民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崇拜心目中真正的英雄保尔科察金、吴运铎、焦裕禄。他说,我会勇敢地接受挑战,决不能趴下。除了几个最近的好友外,他们一致对外封锁着张振富的病情。目的是更多地为人民高歌。只要一唱歌,一排练、一演出,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忘我的境界。直到有一天,张振富感到自己浑身乏力,实在难受,他意识到了病情的严重性。

张振富一生有两个最大的愿望,一是成为一名歌唱家、二是开办一所音乐艺术学校,培养更多的音乐家、歌唱家。身患癌症后,办学的愿望就更加强烈了。在吉林省四平地区领导的邀请下,经过考察,选好地址,购置设备,定名“响铃艺术学校”,张振富任校长、宋丽华任副校长,筹建一年多。招收了近百名学生。他亲自制定教学大纲,给学生们上课,到食堂检查学生伙食,到宿舍看望学生们的住宿条件。  他还抽出时间学开车、学电脑,是一个精力旺盛的人、不知疲劳的人、一个责任感极强的人、一个为事业忘我的人。

2000年1月17日17时25分告别人世。身患癌症的张振富真正实现了他的诺言:“生命不息,歌唱不止。”张振富家乡的代表,中共北辰区委、区教育局、四十七中学、北仓镇政府、刘园村委会都派人参加了追悼会。北京军区首长、部队战士、艺术团体及有关单位代表等一千多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来宾个个满含热泪,在会场前排队签名。扩音器里放着他和耿莲凤演唱的歌曲,这时听来,格外令人心酸,更激起人们对他的怀念。他身盖党旗,静静地躺在鲜花、青松之中,面目安详,接受大家的一一告别。多少文艺界名人、朋友都为他的去世感到震惊。多少次接触、多少次同台演出,竟然看不出他是身患绝症的病人。

张振富带着对一生的无怨无悔走了。他将自己的心、自己的情、自己的爱、自己的歌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留给了生养他的土地,留给了每一位怀念他的战友和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