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蒙尘祭英灵

作者:李启华         发布时间:2015/7/26 9:20:30         人气:1515次

                        抹去蒙尘祭英灵

                              ---悼念抗日志士李既明

                                 李启华

                    

我的父亲李既明是个抗日志士,和千千万万个曾与日寇浴血奋战过的国民党基层官兵一样,早就被湮没在历史长河中。今日河清史现,又盛逢抗战胜利70周年,就以此文作心香,祭奠并颂扬他的奋斗事迹。  

李既明1915年农历9月7日生于陕西省原长安县五权乡南强村。1959阳历9月5日病逝。 他虽只活了44岁,却亲自参加过共产党游击队、共产党地下工作、抗击日寇和建国初期土改、肃反、政权建设、发展经济等工作,在革命、救国、建国中奋进;在追求、历险、和重负中走完他暂短却光辉传奇的一生。他是忠诚的共产党员,是百姓敬仰的好干部。

1931年 李既明考取了西安省立第一中学。在学校里他接受了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教育,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1932年夏季,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加了党领导的一系列学生革命活动。1933年初,共产党省委派18岁的李既明到至户边区游击队(即秦北游击队)担任政治员。

1999年出版的长安县志第468页记叙了这一历史事实:

“1933年5月,王石英(长安南张村人)、李既明(长安南强村人)同宋裕光(户县人)等在户县组织100多人的秦北游击队(后改名渭北游击队)……设立党的联络点和联络员,发展组织,开展抗粮分粮斗争。”

由于叛徒出卖,游击队遭到惨重破坏,他逃脱了叛徒的诱捕,和王石英一起去追赶长征途中的红26军,没赶上。后辗转到北京,找到隐蔽在京的共产党陕西省委书记贾拓夫,参加了地下工作,担任北京几个学校间的秘密交通工作。

1935年组织通过内线,利用同乡关系,安排李既明潜伏到国民党关麟徵(陕西户县人)部25师军械处当传令兵,他借着穿军衣的便利条件“为党组织送文件,联络监狱同志,发动监犯抗暴绝食斗争”还多次“在军营隐藏地下党同志。”(见李既明政审档案)

1936年“西安事变”和1937年“泸沟桥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战全面爆发,李既明未接到党组织让他转移的命令,就继续潜伏。

从1937年9月到1941年他一直随国民党关麟徵的52军25师、195师在“正面战场”与日寇浴血奋战。 52军是个英雄的军团,他们的军歌充分表达了他们抗日卫国的英雄气概:

“中华男儿血,应当洒在边疆上。飞机我不睬,大炮我不慌。我抱正义来抵抗!枪口对好,子弹进膛。冲!冲出山海关,雪我国耻在沈阳。    中华男儿汉,义勇本无双。为国流血不怕亡。凯旋作国士,战死为国殇。”

李既明在该军团先后参加了“漕河战役。”“漳河战役”、以及河南信阳、江西瑞昌、湖南岳阳、平江、江西瑞昌的一系列大小战役,其中最有名的是徐州会战--台儿庄战役和第一次长沙战役。 

                              台儿庄战场

这就是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时胡锦涛总书记讲的“国民党组织的 ”“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的一系列大仗中的两场。

台儿庄战役时22岁的李既明是25师师部的一个传令兵、下级军械员,因在火线机智勇敢又有文化受到器重。“第一次长沙会战”前夕,24岁的李既明被调到52军195师1130团,在前线被任命为1130团少校军需主任。

在第一次长沙会战中,52军的任务是在湘东北的岳阳到长沙一线阻击日寇(见会战图)。195师师长覃异之是国民党军队中有名的“千里驹”“赵子龙”,其指挥风格稳、狠、快。该师在庭湖洞东岸,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福临铺、石门痕等地,层层阻击,给了日寇致命打击。战斗极其惨烈。作为军需,李既明必须冒着敌机轰炸,冲过毒气带,把武器弹药粮食送往前线。他曾回忆过当时的情景说:“太惨烈了!敌人装备先进,我们只有国恨,只有肉体和热血。白天日本飞机轰炸扫射,还常常施放的毒气弹,我们无法行动,只能晚上靠士兵和百姓肩挑背扛船运。一个多月间一直行进在水网区,衣服没干过,脚被泡得发白溃烂……牺牲的人无法计数。”

1940年冬195师到广西宜山整休,他以探亲名义请假回西安,想找到共产党组织,送他去延安参加党领导的抗日部队。由于种种原因未能遂愿,却遭到他在游击队时打击过的地方反动势力的追捕。

1941-1942年他先后隐藏到黄埔军校西安七分校和国民党西安十九补训处,一面等待党组织召唤,一面参加该校为抗日前线短期培训营连军官的工作。

1943年-1945年被征调到宁夏中卫国民党34师,任少校军需附员,卫生队长。这里是西北抗日前沿,该师任务是防御和阻击日军从内蒙南下大后方。

1945年6月34师开赴河南西坪西峡口阻击日寇,还未接战,日本就投降了。

抗战八年间李既明一直转战在江河南北,虽远离党组织,却能在国民党军队中奋勇抗敌,自觉执行着共产党人卫国救民的使命。

解放后李既明又回到党的怀抱,他先后担任过长安县农会秘书、五星区区长、土改工作队区队长、县供销社未央油厂厂长、县供销社业务指导股第一任股长、斗门供销社主任等。

1958年夏,因工作成绩突出,作为陕西省代表赴京出席全国商业系统群英会,并作大会发言。

1959年9月李既明因积郁积劳患肺癌病逝,终年44岁。

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李既明因在前线临危受命,被任命为国民党52军195师1130团“少校军需主任”,而被当做“历史反革命”审查。他没有活到中央为胡风平反的那一天。他的“罪名’也就被封存到档案里了。

解放前,从17岁到34岁,李既明经历了那个错综复杂的历史阶段。一个单纯热情的17岁的知识青年,在进步与反动,救国与亡国的大是大非面前,选择参加共产革命,参加党的游击队和地下斗争。工作的特殊性,使他一度与党失去联系,却始终坚守革命信念,仍坚持抗战救国,坚持寻找党组织。解放后百废待兴时,他又为建国富民呕心沥血十年,直至英年早逝。他像一颗陨星,为国家为民族为党为民燃尽了自己,刹那间在征程上陨落了,但那条划破夜空的光耀却永留在人间。

这里记载他的轶事三则,以显现他的高风亮节。


一   革命的忠孝观

抗战胜利后,李既明为李家制定了的新家训,为子孙后代提出了高标准的行为规范。家训是一幅对联:

     上联是:外御侮内抗暴扶弱共济方为忠

     下联是:老有终幼有养互助友爱方为孝

      横批是:忠孝传家

家训中,他将共产社会理想与儒家的大同、忠孝思想结合,将保卫国家民族,解救百姓于水火,共济共荣作为“忠”的内涵,给了“忠”全新的定义。也提出了“大孝”的观念。把传统的“孝”提到新的高度。

他用一生实践了他的忠孝理念,这里只记载李既明处理忠孝关系的一个实例。

李既明对培养他的六叔至孝,即使在战火纷飞的前线也不忘孝顺感恩,但在土改时李既明却伤了他六叔的心。当时李既明是土改工作队的队长,依据政策李家可划富裕中农,最多划为富农,因为当时全家共有16口人,人均土地不多。可李既明却让他六叔自报地主,说家里男丁都在外工作读书,家里长期雇佣一个长工,农忙时还雇短工,有剥削。他六叔很生气,说家业是他和全家人下苦挣下的;那个所谓的长工是本家的一个苦孩子,是自己发善心接到家里来养大的,吃穿和家里人一样,还给他娶了媳妇,能叫“剥削”吗?

李既明反复说服无效,坚持给自家订了地主成分。工作队有人劝李既明说,你家在政策线偏下,可上可下,老人也不容易……意思是让他不必坚持。李既明说:“土改工作刚开展,本来就阻碍重重。如果有一点徇私,咋能服众?工作如何深入?我必须从我家取得经验,也堵住营私之风!”他又给叔父说:“儿不听您的话,是儿不孝。但土改是国家是大事,我是干这个大事的,必须坚持政策,为国尽忠。忠孝不能两全时,孝必须服从忠,这是“大孝”。您老以后就明白了。”

后来他六叔气的得了病,李既明把他送进西安最好的医院治疗,使之转危为安。老人经此一劫,见了世面,一切都释然了。他对侄子说:“大(叔叔之意)一直相信你,为了你求学、搞地下党牺牲家业也不是第一次。你也说得对,国事大于家事。我服从国家吃了亏,却换来了别人尊敬。”


二“我不吃亏谁吃亏”

在我家,有一个粗瓷碗。碗口是不成方圆的凹凸状;碗肚下坐,碗底厚而偏离中心,盛上汤水,汤水会从倾斜的一边外流。这么个又丑又残的东西记录着李既明的一段轶事,昭告着他的高尚品德。

1954年前后,李既明作为县供销社业务指导股股长,他一方面指导大家做好计划经济下的供、销工作,另一方面又指导供销社自办小企业,自主生产商品,开源节流,使资金良性流通,还因地制宜地组织和扶持乡村私人特色作坊,把他们产品纳入供销社的供销计划,搞活了农村经济。于是,长安县供销社围绕农村生活生产所需,开办了烧窑厂、砖瓦厂、糕点厂、编织厂、榨油厂、烧炭厂等,并收购山里的药材、皮张、干果等。一时之间,供销两旺。供销社不久也改为商业局。

那只碗就是那时买回家的。

父亲到刚开办的窑场检查生产情况,厂领导人诉苦说残次品多,钱赔了不少。父亲了解情况后 调整了不切实际的任务指标,同时安排技术培训,使窑场生产尽快进入正轨。

他把次品拉回机关,减价让职工购买。还开玩笑说:“咱们的窑厂能烧工艺品,你们看,没有一个重样的,可当饭碗,也能当花盆。”他带头挑了七八个最次的粗碗。大家你俩他仨,次品卖光了,回收了材料费。

父亲把那几个丑碗带回家,妈妈婶婶都哭笑不得。他说了原由,当家的六叔爷说他傻吃亏,父亲说:“我是管这事的人,我不吃亏谁吃亏。”

中秋节快到了,父亲提前告知说他会买月饼回来。晚饭后,他笑嘻嘻地提着一个大布包回来了,我们七八个孩子欢呼着围上去。他说:“这次让你们吃个够!”他先打开一包,我们都傻眼了,这哪是月饼呀,是夹着块块儿的末儿。父亲说“别着急,有圆月饼!”他又打开另一包,确实是圆的,硬硬的,黑黑的,一咬还有焦糊味。六叔爷摇摇头说:“又是吃亏买来的!不用说这又是他糕点厂的残次品。” 说对了。只是这个残次品可以吃。在我们的记忆中这是最解馋的一次中秋节。

像这样高高兴兴“吃亏”的事父亲经常做。无私为公,律己从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坚持了这样的人生操守。


三  忧党忧国忧民

1958年夏,作为陕西商业界先进代表之一,李既明到北京参加全国商业战线群英会并发言介绍经验。这是他离京23年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京。他到北师大看我,提出要领我重游当年他在地下党时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们虔诚的拜谒了天安门、燕京大学红楼、崇仁中学、xx监狱旧址、宣武门……我以为他会结合实例对我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但在一处处故地,他都默默地走,仔细地寻找,轻轻地叹息,对我提问也不详细回答。我在经历了文革浩劫后才明白父亲那时苦涩的心境:二十年前出生入死的革命者,今日却戴着“历史反革命”帽子重游革命故地,他能说些什么呢?

我们还一起在天安门下观看了正在施工的人民大会堂和历史博物馆工地。当时父亲忧虑地说:“国家还没缓过气,百姓还很穷,不应大兴土木啊!大跃进的步子太大了百姓要吃亏的,历史的教训不能忘啊!”我不了解父亲的心境,觉得就应该用这样大气魄的十大建筑来庆祝建国十周年。直到1960年开始的三年困难时期我才明白,历史不幸让父亲言中了。父亲重游故地,回忆往昔的斗争生活,眼见今日已执政的党,大兴土木,担心党会犯错误。加之他常年在农村、在贫困山区开展工作,强烈的对照让他说了真话。忧党忧国忧民,心系百姓,心系党的前途,是父亲一生的心结,也是留给我们最深刻的遗嘱。

告慰父亲:您强国富民的理想,在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党中央领导下正在实现着,您英勇抗战的历史也被政府承认了,蒙尘抹去,河清史明,您在天堂安息吧!

                                            女儿 李启华

                                                  2015-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