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节时……

作者:李启华         发布时间:2015/2/17 12:10:21         人气:1390次

                  又是一年春节时……

                       李启华

2015农历乙未羊年的春节又到了,每到这时,关于年节的回忆,总不由自主地涌入心头:有小时候过大年欢乐的情景,有漂泊异地到年节时的乡愁,更有年老后对年节传统的留恋和对年文化被异化的心痛。


  一   童年的春节

今年,我又在远离故乡的异地过春节,回忆的意识流又穿越时空,流回到70年前。

那年抗战胜利,父亲从前线归乡,家人团聚,年节的准备比以往更早,更隆重。那年我六、七岁,欢乐地期盼着春节到来。

过了腊八节,过年的准备工作就开始了,先是大扫除,从屋里到屋外,从人居到畜舍,从庭院到门廊,除尘、刷墙、擦洗、清淤、铺垫……半月后,处处焕然一新。大门外,平日堆积的土肥和杂草清除了,只剩下拴马桩、上马石冷清清地立在那儿。二门楼上“耕读传家”的砖雕,用油墨描过,更清晰醒目。中院,积淀的绿苔被铲去了,铺了一层白色细沙,洁净得耀眼,刷墙的青泥的淡淡的清香,飘散在空气中。院中间妈妈们捶布的扁圆的铸顶石也被洗得青光发亮,躺在它上面的紫色枣木棒槌的顶端,贴上了圆圆的红色吉祥符。内院,妈妈婶娘们的卧室,姑姑们的闺房都换上新门帘,糊上新窗纸,贴上新窗花,挂上新年画,铺上新被褥。

最让我们小姐妹兄弟们惊喜的是,旁院的两棵椿树下的柴堆搬走了,高高的架起一付秋千。这两棵椿树,是爱孩子的三爷爷为架秋千专门种植的,它们相距两米多宽,被修剪成有同样高低相对着的树杈,用以横搭绑秋千吊绳的上梁。椿树随着我们长大,秋千的吊绳也越来越长,我们也越荡越高。整个春节、春季,这里将是欢声笑语最多的地方。

过了小年,人人沐浴,男人剪发剃须,女人净面修眉,但新衣服要到除夕祭祀时才能穿戴。

早被爷爷请回家的门神、灶王、龙王、土地、仓神、厩神、猪神等神祗,一一归位,大门二门及神位两边都贴上了表达对未来的愿景和对众神的祈求的对联,诸如“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子孙勤俭知礼仪,年景和顺仓廪实”“风调雨顺龙抬头,骡马成群六畜旺”……家里处处喜庆红火。

和别人家不同的是我们李家过年还有三项重要的传统活动。

第一项是上家训课,就是重读家训,反思自省。

除夕清晨,祖宗牌位和家训对联已高挂在中堂的屏风上,供桌上摆满了丰盛的供品。李家的子孙穿戴整洁,按长幼集聚在供桌前,父亲燃烛点香,高烛闪烁,檀香袅袅,我们向祖宗叩头行礼,齐声背诵家训内容。父亲又一次讲解,之后让我们低头自省,自省不能马虎,他课后要一一询问的,奖惩都很严格。

家训是一幅对联,是父亲在抗战时为我家制定的。

上联是:外御侮内抗暴扶弱共济方为忠

下联是:老有终幼有养互助友爱方为孝

横批是:忠孝传家

家训中,父亲用革命的观念给了“忠”全新的定义。要求子孙后代以保卫国家民族,解救百姓于水火为行为规范。

父亲吸取儒家的大同、齐家、修身思想,结合共产社会理想,把传统的“孝”“悌”提到新的高度,提出“大孝”的观念。

父亲用一生实践了他的忠孝理念:他17岁投笔参加共产革命,对国家对民族尽忠,御外侮,抗日赴难;抗内暴,与反动政府斗,参加游击队打土豪分财物,济弱扶贫。解放后,在长安县政府工作,对群众,对同志,对亲人,无论老少贫贱,都尊敬、关怀、救济,尽孝行悌。在认识他的亲人、同事中,留下许多佳话。

后来,随着时代和家族的变迁,这一仪式被简化了,但每年我们兄弟姐妹们各家都会在年节聚会时,纪念父亲,重温家训,并向自己长大了的子孙传授这一家训。而且也年年自省,自觉地遵照家训去做。

李家第二项传统活动是驱邪消灾。

傍晚,庄重的驱邪仪式开始了。其时,祖父用大铁夹子夹着一个倒满了凉醋的犁铧头,祖母从灶间用铁勺舀出一个已烧透红了的铁球,放在盛满醋的犁铧头中,红铁球立时把醋激滚开了,浓浓的醋酸味和热气立即喷起。祖父夹着它到家里所有的犄角旮旯走一遍,意为驱除藏在家里阴暗地方的邪毒和霉运。家里到处弥漫着醋酸味,酸味散去,旧年的一切不顺和灾难也就散去了。

第三项传统活动是请神迎祖。

祖父对祖宗天地的敬奉十分虔诚,和他的祖先一样,他把家族的安危,子孙的繁衍,家业的兴旺,寄托给神灵和祖宗的保佑。除了平日的敬奉,最虔诚的祭祀膜拜莫过于每年的春节大典了。

在五十多平米宽窄的二门外的院中,早已用新鲜的松柏树枝架成了高、宽各约二、三米的篝火堆。天察黑,全家老少十几口人都穿上早就缝制好的新衣静静地围到树堆周围。祖父仰望太空默祷后,庄重地用火把点燃柴堆,刹那间浓烟滚滚,含油的松柏树枝被烧得劈叭爆响,突然,火舌窜出两三米高,火光照得宅院通亮,清香的热气裹着木灰直冲天际,在暗夜中成了一条通天大道。祖父喊道:“众神下凡啦!祖宗回家啦!”家人纷纷叩头,都应和着说:“敬迎众神!恭请先人!”鞭炮齐鸣,祖父手捧一大把燃烧着的飘着檀香味的长香,把祖宗和神灵引导到厅里的祖宗牌位前和各神位前。家人按辈分排列跪拜……

仪式神圣,庄严,使人震撼,祖父像他的一代代祖先们一样,想让子孙们在那种热烈的近乎魔幻的气氛中把敬天地神灵光宗耀祖的思想铭刻在心中,并传承下去。这种精神信仰,也是一种文化,深刻地影响着我们家的后人。尽管从我们的父辈开始的三代人,大都接受着现代科学的,甚至革命思想的教育,但对祖宗的高尚品德的崇敬,对似乎有神灵支配的强大的自然力的敬畏,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使我们也愿意接受和传承这信仰,这崇拜。

接着就是放鞭炮、吃年夜饭、守岁、拜年、领压岁钱、荡秋千,看社火,走亲戚……在这些年节活动中,拜年留给我的记忆最深。

拜年是行跪拜礼,这是隆重的行孝悌的仪式,很庄重的。孩子们不苛求,而儿子媳妇们行礼规矩就多了,尤其是女眷们。她们平日也要晨昏向长辈磕头问安,但都是穿劳作时的短衫宽裤,而今天都必须穿上礼服:长衣宽袖的绣花夹袄和没过脚面的百褶裙,带首饰,插头花,穿绣花鞋。行礼时,要中规中矩。先双臂稍外张,再缓缓回手于腹前,再提裙迈脚双腿先后跪下,稍理衣裙后双手扶地,翻掌,伏身叩首,直腰,再叩首,如是者三,再直腰迈脚起立,再臂手合十鞠躬。行礼的同时要说祝福的敬语。这是一套动作,一步都不能马虎。我最爱看姑姑们拜年,她们年轻灵巧,张臂合十,提裙理衣,弯腰叩首,迈脚起身,头花微颤,首饰叮铃,轻盈袅娜,像在舞蹈。春节拜年是很辛苦的,长辈老人都各自在自己居室,晚辈要一一前往跪拜,除了自家,叔伯长辈也要前去一一跪拜。即使平辈的长者也要行礼,常常用一个上午穿梭似的进东家出西家才能拜完。

在我们那个“耕读传家”的大家族看来,春节既是迎新春祈福团圆的节日,也是进行忠义孝悌家训教育和践行的好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节的热闹在我记忆里逐渐淡去,留下的只剩下这些有形的家教活动,而其内涵早已潜移默化深入到心底。后来,这成了我乡愁的重要部分。


  二 年味浓烈济南城

2009年的春节,我是在济南山东大学女儿家过的。

济南似乎是年味最浓的城市。贴对联,挂彩灯,放鞭炮,逛灯会,看社火,磕头压岁话吉祥,登门送礼互拜年,以及诸多的年节禁忌,这些在一般城市已逐渐淡化了习俗,在济南却自然地保留着,奉行着。

尤其是放鞭炮,那是济南人年节情绪最畅快淋漓地宣泄。那场景,那声音,那色彩,那气势,那济南的人们,擂人,震人,吓人。

那年,很多城市禁放鞭炮焰火,济南却是个例外。节前,当我从江苏乘火车到济南,刚一进站就被噼啪的鞭炮声吓了一跳。出租车司机淡淡一笑说,这是小孩子放的零星小炮,晚上你再看吧!

我期待出租车师傅说的“晚上”。

傍晚,太阳刚落山,晚饭前,宿舍区不少人家就放小鞭炮了。清脆的噼啪声,似乎是年夜的序曲。

饭后,我站在高层隔窗观看。见院内,几乎家家搬出了一挂挂鞭炮,一盒盒雷炮,一桶桶礼花炮。像约定好了似的,第一轮是分散的,交叉的燃放,你放鞭,我点雷,他放闪着银光的低矮的一丛丛烟火。砰-啪,吱儿-砰-啪-吱儿的响声此起彼伏。接着,几处楼前,喷射出五彩的礼花,刹那间,在高空绽放,覆盖了整个楼区。人们的激情被点燃了,尽情地撒欢了。你看,花坛内的曲径处是爷爷领着小孙子女们在摇星星吱花;小学生们把长长的鞭炮辫子挂在树上,或展展地放在小路上点燃,鞭炮就像龙一样在树上在地上一边噼啪噼啪噼噼啪啪叫着,一边摆头摇尾;中心路上小青年们扔放大雷子,砰-咚,砰-啪,震耳欲聋,过路的人们捂耳远躲;草坪上,各个楼前,父亲们像打擂比赛似的放礼花,砰—砰---砰,这丛金菊刚绽放,那堆麦穗又铺天盖地落下,这边小降落伞载着天外来客闪着红光刚从天而降,那边天女又把五彩鲜花洒向人间……不久,高空上,薄雾朦胧,百花齐放,万星闪烁,美轮美奂。

继而,近处,远处,更远处,都响起鞭炮声,声声相应和,在楼群间共鸣轰响,光闪一片。看不清图案,辨不清音源,只有一片噼-啪,噼-啪,噼噼啪啪和不间断的砰-咚,砰-咚的雷炮声在空气中回响。呛人的烟雾笼罩了整个济南上空……

美的感受消失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正身处战火纷飞的前沿阵地,你听,机枪扫射的噼噼啪啪声连成一片,手榴弹大炮爆炸的砰咚砰咚声,震得地动山摇,随声而起浓浓的烟雾和烟雾中远近的强烈闪光,使我下意识地闪出“解放济南的战役打响了!”的意念……

第二天,满院铺了厚厚的一层彩色纸屑,清洁工在打扫。报载,全城的纸屑按几百吨计。这使2009年济南的春节除夕夜带着些许“土豪”任性的味道。

中国传统的年文化丰富、多彩,精深、博大,但多年前社会变革中对传统文化的否定、破坏,近期商业化和外来文化对它的冲击,中国的年文化被矮化了,异化了,似乎只有春节回乡团聚,会餐、放鞭炮、看春晚联欢会了。今年重视环保,为防雾霾,连鞭炮也禁放了;春晚节目也不是人人欣赏,那就就只剩下吃团圆饭了,有的人家增添了娱乐的打牌的项目,也有人进而以聚赌打发可贵的年假。

好在今年国家又重视了年文化的教育宣传,南北各地又逐渐恢复带着民族特色的年节活动。我期盼传统年文化的回归,先暂且在回忆中找回我的春节。

                                  2015-2-15(农历甲午年腊月27日)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