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购幸遇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2/15 13:12:18         人气:933次

                         采购幸遇

                           傅少波

1979年冬,公社修建影剧院指定农机厂派一人参加筹建工作。因砖瓦车间已经撤消,我成了厂里干杂工零事的机动人,厂里便派了我去。当时,修建影剧院对公社来说是一件大事,筹建组组长特地由公社党委的一位副书记兼任。

开始一段时间,安排我给各大队来装石运砖的拖拉机发放加油票。哪个大队的拖拉机装运一车,我就发给一张加油票。这事好办。我从来也没做过这么轻松的工作。可是好景不长,冬去春来砖石装运完成后,安排我的工作是外出采购木材。我想,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强人所难了。从学校出来13年,我一直干着苦活粗活,采购买卖的事从没沾过边,完全是门外汉。更为难的是,十多年的背运经历已将我抑郁成一个不愿与人联系、不善交往、喜欢独处的人。这样的性格能适应采购工作吗?晚上回家时,我反思了自己不能较好地适应社会的不良习性,在日记中写道:“人生何堪独离群?当为能言善交人。腊梅生来长孤寂,远离众芳错自矜。今承木材采购事,不谙交际总忧心。七十二行皆人做,纵使难为不缩身。”

第一次出发的任务便是去采购又长又大的木材。由于影剧院观众厅两边墙的跨度有18米,没有足够长的大条木就做不成稳固的跨墙屋梁。据了解,这样的木材只有去远离三都集镇120多里远的杨家坪林场才能买到。听说那个地方可是个名副其实的深山沟呀。当我经县城转车到达林场场部的时候,已是下午近四点。场部的人却告诉我:“这么长的条木你直接去黄金洞工区买吧。”距场部30多里的黄金洞工区无车可乘,我必须在天黑前赶到工区。不然,在这一路无有人烟的山沟里走路看不见可就糟了。好在一路都是较为平宽的山间小车道,经过将近3个小时连走带跑的急行军,终于在夜幕降下时达到了黄金洞工区。

简陋的工区办公室里,幸好一位工作人员不知何故尚未下班。得知我的来意,他说:“对不起,堆木场目前没有你需要的木材。如果能等的话,我们就安排人去远处深山里把大条木搬运出来。两个月后你再来工区装运。”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两个月后影剧院修建工程岂不要停工待料一个多月?这时,一位年轻人走进办公室,昏暗中朝我打量后问我:“你是三都农机厂的吧?”我说:“是呀。”他说:“你怎么不认得我了?我在你们农机厂呆过一段时间呢。” 哦,我想起来了,他是五、六年前县里派下来的路线教育工作队驻农机厂工作组的成员之一,大家都叫他小陆。记得他还找我聊过天。当时的感觉是比较谈得来。原来他是这个林场的职工,家就在黄金洞工区。那次参加路教工作队是县里临时性抽调去的。小陆非常热情,拉着我非去他家吃饭住宿不可。我说这次没完成采购任务运气真不好。他说:“走,走,等会我帮你想办法。”晚饭后,他带上手电,领着我一家一家地上门去找那些负责搬运木材的职工。他告诉他们:“这是我的三都朋友,单位上搞基建急需大条木。请你们千万帮个忙,尽快把远处山里的那些大条木搬运出来。”我也主动提出,可以适当给他们加付一些赶急辛苦费。经过这样一番登门求情,他们看在小陆的面子上,都答应半个月后我来装运就是。回到三都,组长听了我的汇报后称赞说:“好,好,你干得不错,运气也好,在深山里头也碰上了好朋友。不然工地停工一个多月损失可就大了。”

半个月后的装运木材之行又遇到了一番有惊无险的小曲折。考虑到要装运的木材长而又大,公社特地派了一部带着四轮拖斗的拖拉机,筹建组安排木工做了一个扎实稳固的装木大架子镶卡在拖斗里。到黄金洞装车时,木架仅可装放6根条木,因为这些条木实在长而又大,每根都在一个立方米以上,装上木架整个拖拉机就像长长斜桥下面压着的一头小水牛。在返回的路上,彭桥木材检查站的拦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只听到一名检测人员大声喝叫:“下车!检查放行证!”我把放行证交给司机去交涉。一会,又听到这位检查人员大叫:“卸车!卸车!这个大木架放行证上没写,不能放行!”没了木架这些木材就会装不上、运不走的。再说我们也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卸车装车呀。我一直坐在车头后座没动,总觉得这个叫喊的声音好熟。忽地想起便跳下车叫了一声:“王进富!”那人转头一望,三步并作两步朝我迎来:“哎呀!傅少波,怎么是你呀?”原来,这位刚才的大显威风者就是我13年前在公社知青林场时同居岩洞的“难友”。他把我拉到办公室,又是冲茶又是递烟,请我们一定在他这里吃饭。我说谢啦不啦,还有好远的路,工地急等材料,并问他这件事到底怎么办。他想也没想:“老朋友来了没说的,你们走!”就这样,我和司机一路谈笑又驶上回程。

在影剧院舞台前顶钢混大梁浇注之前,我又踏上了进山采购模板的行程。这一次去的目的地黄坳公社连心大队约有80里,也是一处人生地不熟的深山沟。原以为好运不会常有,这次別想再遇“贵人相助”了。没想到乘车60里、步行20里、进入山源深处的小山村里又遇到了两个格外热情的朋友。一个叫瞿信金,一个叫余昌金。他们都是我半年前参加全县小水电培训班的学友。信金硬是要我上他家食宿,好酒好肉款待我。他夫妻二人另房去睡,将他们漂亮舒适的新床铺让给我。昌金则说:“买木板的事就交给我办。我会安排人将木板挑到可以通车的路边。过几天你派车来装运就行了。”几天后运回的板子全是平平直直一尺多寬的上等货,木工们和领导看了无不称好。这次采购任务的如意完成,顺利得连我自己也难以置信。

筹建组一年的采购工作令我感慨不已。我深深地为自己过去孤处远交的不良习性而自责,倍感“出外靠朋友”这句俗话言之凿凿。我不由在日记中写道:“深山处处良友助,采购次次展坦途。定将孤处劣性弃,多友方得多相扶。”我的采购工作也赢得了公社领导的良好印象。这种印象也成为后来选调我去公社广播站工作的重要原因。

                                                     2008-10-16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