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波---种瓜吟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2/7 10:36:38         人气:886次

                        种瓜吟

                         傅少波

人生之路顺利与否,往往与可以主宰你命运的当权者对你的态度直接相关。回想年轻时1977年我在公社农机厂砖瓦车间时,虽然挑起了关键技术岗位的担子,为厂里赢得了丰厚的利润,虽然年年为厂里舞文弄墨写工作方案、作年终总结、撰经验介绍,解决了厂里文字工作的不少难题,虽然曾创作出一些文艺作品,在全社全县的舞台上、书刊上为农机厂唱了赞歌,可就是得不到厂长的喜欢。这到底原因何在?想来想去不外乎两点:一是我不属厂长的同村、同姓、同族人,看看厂里的好工种、好岗位和着意培养的人,就可发现“同”字者为多。二是我没有对厂长十分亲近和忠心的表现。想想那些常去他家早上汇报、晚套近乎的人都被视为亲信而重用,便可明白。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我也没啥。不料,当砖瓦车间撤消后,他竟然要我去马家源山沟里种西瓜,给我带来了一段至今想起仍辛酸的日子。

种瓜的地方离集镇十多里,是一处两边百米岩山的狭长地段。我在这个前不扒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搭了一个草棚。白天整地,夜晚就睡在草棚里。晴天劳作,雨天就在草棚里看看书、写写心情,打发时光。这期间写得较多的是对种瓜境遇的记叙和感受。我把这些三言两语式的顺口溜都称为“种瓜吟”。时过三十多年,如今翻阅这些“种瓜吟”仍颇为感慨。

《进山种瓜》(1977年5月11日):“本是烧窑汉,今为种瓜郎。种瓜何用在?难我事一桩。奉迎得宠喜,远之遭风霜。进山事无奈,家计不堪荒。”生产和修理农机的公社农机厂并不需要什么西瓜。安排我去山里种瓜很显然是有意为难我这个不会奉承、不善迎合的人,让我离家不能照顾身残体弱的父母,无法照料家庭。妻子带着四个幼小的孩子,小女还只是几个月的婴儿,在家将承受多大的困难呀!然而,为了生计,我无能拒绝,只有带着抱怨和无奈的心情离家进山。

《怨鸟》(1977年5月19日):“小鸟真荒唐,害人丧天良。专把瓜苗啄,气煞种瓜郎。”小鸟呀,你为何这样落井下石,丧失良心,对遭困之人非但不予同情和帮助,反而无端为害啊!

《赶鸟》(1977年5月21日):“竹筒呱呱响,小鸟逃得慌。早晚响不息,瓜苗长茁壮。”终于找到了一个赶鸟的办法。我用一截竹夹筒,不停的抖动着发出呱呱的响亮之声,小鸟闻之即逃。在一早一晚鸟儿大批出动啄苗的时侯操作,特别管用。

《难中吟》(1977年5月11日):“两月往返岩镇间,挑柴回家带米还。十里山沟常孤住,瓜棚夜眠伴石山。”马家源山沟里因有一些大岩洞,人们称这里为“岩里”。两个多月来,我多次往返于岩里和集镇两地之间。去集镇家里时,每次都要挑上一担丫柴,以解家里无钱买柴之忧,更想看看家里怎么样了。从家里返回岩里时,总要带上十来天填肚的米粮。我一个人住在远离人群的山沟瓜棚里,唯有两边的岩山为伴。有时发现山边留下的含有小动物毛发的老虎屎,不禁心惊肉跳,心中祈祷着:“老虎呀,你夜晚千万别光顾我的瓜棚啊!”

《山洪冲毁部分瓜苗》(1977年6月18日):“一夜天河把闸开,山涧洪水滚滚来。痛望瓜苗连根去,苦汉偏遭无情灾。”瓜苗已有两尺来长,十分健壮,有望好收成。不料一夜暴雨形成的山洪将四亩瓜地冲毁了三亩,剩下的一亩也严重受损,令人痛心不已。

《抄录<眼科要诀>》(1977年7月3日):“姨父眼科有要诀,借来阅后宜抄写。权将架铺当书桌,瓜棚录方一页页。”瓜地的肥料都施好了,盖地的茅草也铺垫好了,守着这劫后余生的一亩瓜地无他事可做,便将姨父处借来的《眼科要诀》细细翻看。这可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呀,牛皮的封面,筋牢的线装,漂亮工整的毛笔蝇头小楷抄写在毛边纸页上,系统的中医眼科论述和治疗各种眼病的药方令我这个眼病老患者目光一新。我掀开垫被,以铺板当桌子,认认真真地抄了几天,硬是将全书抄录完,为今后自疗眼病准备了一个好“师傅”。

《暴风雨夜》(1977年7月12日):“哗哗暴雨风呼呼,刮熄马灯浇湿铺。黑里雨停榻上听,瓜地小虫叫唧咕。”暴风雨之夜守卧瓜棚难受难熬难入睡呀!

《瓜棚夜忧》(1977年7月15日):“昔时摇钱树下根,今日流水沟中萍。摇钱树倒根难保,流水沟萍何处停?”夜眠瓜棚,常忧不止。想到砖瓦车间每年为农机厂创利数万元,人们都将砖瓦车间视为农机厂“以窑养机”的“摇钱树”,而如今砖瓦车间撤消了,我们几个车间骨干(摇钱树的根)却如沟中浮萍一般无有着落,今天被遣去种田,明天被叫去种瓜,后天还不知会去干什么?更难受的是报酬微薄,没有保障。这样下去家庭生活将如何维持?

还有几段“种瓜吟”且不一一列举。这年8月,我用大板车将所剩一亩地收获的西瓜一车一车地拉到五十里外的县城去叫卖,卖得一百多元。半年的磨难只得到这么一点可怜的收入!

1978年,厂里安排我带领一群家属工去开辟一处“农丰茶园”,按出勤日一天一元二角发给工资,家庭生活境况才有了好转。种瓜的日子过去了。但它让我留下了一些难忘的“种瓜吟”,体验了一段人生的辛酸。

                                                           2008-10-7 重阳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