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产队里的日子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2/1 9:48:00         人气:788次

                      在生产队里的日子

                            傅少波

生产队是人民公社时期农村集体生产的最底层单位。现如今的村民小组便是那时的生产队换名而来。只不过如今的村民小组实行的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而那时的生产队,社员们只能参加队里的集体生产和统一分配。

1968年7月,我告别了公社知青林场,来到春光大队第三生产队安家落户,开始了一个真正农民的生活,直到两年半后的再次转迁。

这是一段体验贫寒生活的日子。说它贫寒,是因为队里虽说“按劳分配”,却长年没钱进。要想进钱,非等到年终分配不可。可年终分配时,一个劳动日的分值只有三、五毛钱,队里把口粮款一扣,不是所剩无几,就是超支倒欠。大多社员一年到头只能“混把嘴”,只有少数家里劳力多、出勤多、人口少的社员才能分到一点钱。既然来了生产队,别人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要做到。平时除了每月抽出三、四天去砍柴,从来没有因为劳累而歇过一天工。这样,我的出勤天也就比较多,年终分配时不致落到超支的地步。1969年,年终分配扣除全家口粮款后,我分得现金27.53元。劳动一年得到的这点少得可怜的收入,哪里能维持全家人日常基本生活的需要呢?这样的分配还算是好年成。第二年,公社书记荣在仕弄来一批种子不纯的水稻矮秆品种,指令各队种植,结果长出来的谷穗成了上中下成熟不一的“三层楼”,产量大减。这一年社员们只分到半年口粮。我家吃的,不是萝卜粥咽萝卜,就是菜多米少的菜汤饭。就连洗过薯淀粉的薯渣也不舍得给猪吃,全都晒干磨成粉制成薯渣粑当饭吃。那时农民的生活到底有多苦,我也算尝到了一点味道。

这是一段经受艰苦磨炼的日子。吃苦不只是表现在生活方面,更表现在参加生产劳动方面。在生产队两年半的时间里,大多日子除了几个小时的睡眠便是没完没了的劳动。天刚蒙蒙亮就得起床去做事,傍晚夜幕降临才回家。社员们称此为“两头黑”。队里不出早工或是收工稍早一点,便一头扎进家里的菜地;因为那些老社员传教我“有菜半年粮,无菜半年糠”,种好菜就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生活开支的不足,正所谓“队里分的不够,自家菜地来凑”。“春抓日,夏抓时,百般宜早不宜迟”。每逢“双抢”大忙季节,凌晨4点多钟队里催工员的哨声便响起来,我搓搓不愿睁开的眼睛就赶忙去田里割禾。一个早工须得割完并打出一担谷子,再挑到队里仓库的晒坪上方可回家吃早饭。夜晚还得做夜工扯秧苗到半夜。那些天里即使随便倒在地下,也能呼呼大睡。长年在水田里干活令我吃了不少苦头。初春做秧田、搞春耕时,早上赤脚下水冷得刺骨,硬是咬牙挺着任其麻木。早稻插秧时,寒风冷雨不止,我馱蓑衣戴斗笠弓腿弯腰栽插不停,虽然穿了棉袄束了腰巾,还是冷得直哆嗦。收工回家时,母亲见我颤抖不已,赶紧煎了一碗紫苏米酒给我趋寒。盛夏烈日当空,打禾脱粒,捧起割倒在田里泥水中的穗把,使劲往丰桶中的打栅上“砰砰”甩打。不一会,全身从头到脚便洒满了泥水,衣服透湿。尽管湿得难受,也得坚持到收工后才能回家换衣。生产队社员年年如此苦磨苦炼的现实,让我彻底明白了那时许多农村青年为何总是向往城市,想尽办法脱离农村。

这也是一段在贫寒和艰苦中获益人生的日子。对那时经受贫寒、历练艰苦我至今也未感可怜和后悔,因为这段经历给我带来了不少有益于人生的东西。我学会了御牛耕田、栽插耘锄、整地扒沟、种菜施肥等这些农民特有的劳动本领。即便今天让我去干这些活儿也将轻车熟路。我学到了“种田之人莫懵懂,桐子开花便浸种”、“禾耘三次粒粒炼,豆锄三次个个圆”、“千犁万耙,比不上早栽一夜”、“麻三豆四菜五麦六”、“麦见阎王黍见天,油麻豆子掩半边”、“田要田边,地要地角”、“九熟十收,十熟九丢”等许多农业知识。这些知识在我后来担任镇广播站编采员编写“农家参谋”节目时派上了大用场。这段日子让我养成了勤劳俭朴的好习惯。那些老农伯叔传教我好多谚语,如“勤是成家宝,俭是活命金”、“耕田种地莫偷闲,放下锄头拿扁担”、“成家好比针挑土,败家就像水推沙”、“吃莫讲龙肝凤髓,只要不饿着就行;穿莫讲绫罗绸缎,只要不冷着就行;配妻莫讲美貌,只要玲珑乖巧,会活命就行”、 “男做不歇网,女当不漏篓”等等。这些朴实可贵的人生短语至今仍铭记心头,尽力践行,对我平安行走人生路获益非浅。更重要的是,贫苦让我磨炼出能吃苦、不怕苦的意志,使我此后的数十年中从未在任何艰苦面前退缩过。

两年半后的1971年2月,我再次转迁到公社农机厂的砖瓦窑,从此告别了生产队的日子。然而,这段深深刻印在人生经历中的日子,即使随着时间推移而年愈长日愈久,仍令我难忘难却,常常萦绕回味。

                                                   写于2008-6-7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