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纷飞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1/29 9:00:10         人气:883次

                       雪花纷飞

                       傅少波

这几天的天气格外寒冷。雪花飘飘洒洒下个不停。楼顶上的盖雪快半尺了;不远处的田野一遍白茫茫,已看不到哪是田块哪是道路。我与老伴都穿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毛衣和鸭绒袄,带着孙儿孙女缩在房里围着木炭火盆不敢外出。毕竟一年不同一年,刚过花甲就这么怕冷,前些年可不是这样。坐在暖烘烘的火盆边,可得感谢国家的退休好政策。

刚刚退休就遇上了这不多见的大雪。假若这场雪下在去年,我就不能如现在这般自自在在地坐在家里的火盆边了。我们单位称为“三都镇文化广播电视站”, 文化、广播、电视三项工作一齐抓。遇上大雪,文化和广播方面倒没什么问题,电视方面可就有事了。记得那年下大雪,我和站里的同事们都守护在楼顶的出口棚里,每当大锅状的三架卫星电视接收天线盖上了雪,便赶快架梯垫凳爬上“锅”去刮开和扒下积雪。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集镇千百家有线电视用户看到清晰的电视影像。那时虽然天冷,但想到我们为用户们尽到了服务的责任,心里便热呼呼的。正如当时在日记中所记:“天线大锅飞雪铺,同事众护架梯除。严寒受冻电视人,银屏清亮千百户。”

我喜欢在日记里用几句顺口溜记下自己所经历的事,以便往后闲时翻翻而引起对从前的回忆。这几天飞雪不止,闲坐火盆边翻看日记,发现其中还有一次雪天的两篇记录。如今看来,当年还真有那么一股干劲。

一篇是:“大雪纷飞电亦停,印机不转事不成。只因承应水泥厂,手扳飞轮求誉名。”那是一九  八六年一月间的事,正是领导上安排我兼任镇印刷厂厂长期间。县水泥厂来我厂订印一批比较精致的产品名片,我们虽从未印刷过这种要求较高的印品,但为了扩展市场,提高知名度,还是决定接受下来,并承若按期送货。不料制好印版后刚刚开始付印就天降大雪,供电部门的主线路遭大雪损坏,印刷机无法运转。我焦急得坐立不安。为了按时交货,不失信誉,我硬是用双手一圈一圈地扳动园盘印机的大飞轮,让一位师傅坐在机前操作送换印纸,连续苦干几天,终于在约定的交货期之前完成了任务。

另一篇是:“寒冬腊月絮飘飘,踏雪印捆肩上挑。约定送货期将至,纵使天恶也送交。”这是接着上篇两天后的事,大雪仍下个不停,雪封公路,车辆不通。三都集镇至县水泥厂虽有十余里路,我和另一位职工仍冒着大雪挑着印品送到了县水泥厂。看见我俩全身披雪、额头却冒着汗气的模样,厂供销科长十分感动地说:“谢谢!谢谢!你们这样讲信用, 实在难得!”他拉着我俩非要去食堂不可,招待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客饭。

如今退休了, 单位上对我就像每个家庭对待老人一样,楼顶“大锅”里的盖雪不用去扒了,吃苦的工作和一般的工作都不用去做了,让我得以自由自在、冬暖夏凉地在家安享晚年。但我想,年岁虽然大了,过去那种不怕冷不怕苦的心劲还是不能完全丢掉,坐在暖烘烘的火盆边也要想想那些在雪花纷飞里工作的年轻人,必要的时候还是应当去帮帮他们。

                                         2008-2-1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