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水机站清河沙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1/16 21:51:52         人气:1062次

                        抽水机站清河沙

                             傅少波

1968年7月,我终于辞别了公社知识青年林场,来到春光大队第三生产队安家落户。

想起1966年刚到林场时,一位公社领导来到地处山沟、居于岩洞的林场察看并住了一夜,不久,林场便在公社的支持下开始实施“迁出山沟岩洞,建设千亩果园”的迁建计划。知青们都对不久将来“千亩果园景色美,姑娘小伙采果忙”的美好前景心向往之。不料,文化大革命的炮火让知青们的期望化为泡影。公社的“当权派”都被“炮打火烧”、“靠边站”。林场管理瘫痪,生产长时间停顿。知青们无有收入,大多加入了“串连”、“造反”的大潮,在公社和县城之间跑来跑去。我家有残废的父亲,多病的母亲和念书的小妹,他们全靠我的劳动收入维持生活。我哪里有条件和大伙一样去做上下奔走的“文革”积极分子?只有东寻西找地四处做零工。为篾器社搬竹子,到窑场挑瓦泥,去港口肩坑木,上山里砍柴,什么样的苦活我都干过。可这些零活并非天天都有干,没有干的时候只能在家吃白饭、干着急。长此下去,不是办法。最后与父亲商量,干脆离开林场去生产队种田罢了,这样便能天天有活干了。

第一天劳动,队长分派我去大队抽水机站清河沙。抽水机站建在集镇南头的河岸边,全大队80%的稻田要靠抽水机站抽河水灌溉。春耕和“双抢”季节,站上的抽水机便日夜响个不停。每当需要抽水的时节开始,各生产队都得安排劳力去抽水机站做好清河沙的准备工作,将长约20米的引水渠中淤积的泥沙铲除干净,以便河水顺利地流入抽水机吸水龙头的水坑里。

我干活素来只知卖力,不会偷奸。见我烈日下汗流浃背,仍然一个劲地挥锹铲沙,旁边姓邹的抽水机师傅亲热地对我说:“不要太猛了,留点力气才能坚持久些。”干了好一阵,邹师傅招呼大家都歇一歇。大伙纷纷以锹把或扁担为垫,就地而坐。邹师傅掏出香烟问我:“小傅,抽烟吗?”我说不会。他自个点燃了香烟抽起来。看他那黑黝黝脸上不深的皱纹,大约四十上下年纪。他问我:“别人都想着如何离开生产队,钻进社办单位,你怎么反而从公社林场下到生产队里来呢?”我便将自己离场来队的缘故一一相告这位好心的师傅。他点了点头:“是的,安家度命的人不能像那些不懂世事的后生那样天天去外面胡混。来生产队虽然苦点,只要你天天舍己做事,不愁没饭吃。俗话说‘勤耕不饿苦根人’嘛!”接着他又问我:“你怎么那样大胆,去年漫江大水竟敢划游过河?”问起我的强项,心中不由沾沾自喜。我不以为然地说:“游一条小河算什么?我还横渡过长江天堑呢。”于是,我便有声有色地将1966年在武汉学校时如何参加集体渡江活动,如何看到毛主席在快艇上向大家招手、喊“人民万岁”的情景细细道来。邹师傅和大伙个个听得津津有味,都夸我真不简单,真有福份。

清除完引水渠里的泥沙,还得清理吸水龙头处的大水坑,要将水坑中阻碍龙头吸水的泥沙和石块打捞起来。水坑像一口大井,水比较深,水面上漂浮着一层黑乎乎的机器油膜,下水清捞的人要会潜水。我自告奋勇地担当了下水清捞工作,一次次地闭着气潜入坑底将石块和泥沙捞进上面吊下来的竹箕中。清捞完了爬上坑时,脸上身上到处沾粘着黑色的油膜。邹师傅连忙递给我一块肥皂,说:“快去河水里洗干净!”那催促的口气就像父母关心自己的孩子。

清河沙的事干完了,邹师傅领着大伙上岸给抽水机的进水管灌好引水后,便进入机房发动机子试机。柴油机响起来了,大水泵转起来了,连接河水的引水渠里的水流起来了,大水坑中的水被吸水龙头吸起了一个深深的漩涡,岸上的出水管也如龙张大口一般横向吐射出粗壮的水柱,进入三面光的水泥渠道中。望着渠道里顺畅地流向各生产队稻田的河水,我们这些来自各生产队清河沙的人无不高兴,大家一天的辛劳没有白费呀。邹师傅满脸笑容地给那些抽烟者各送上一枝香烟。他说:“今天要大家辛苦了,任务完成得很好,大家都高兴。我提议,小傅是个读书人,叫他把今天的事写上几句。”我二话没说,当即找来纸笔写了八句:

父残母弱妹未大,知青林场难供家。

辞场落户生产队,铁心务农度冬夏。

七月双抢骄阳烈,首日劳动清河沙。

引渠淤沙铲挖尽,水龙张口吐哗哗。

                       2008-4-23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