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下捕鱼学句式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1/13 10:59:33         人气:783次

                        记下捕鱼学句式

                              傅少波

我非常崇敬宋代民族英雄文天祥,并特别喜欢他那首感召世代的《过零丁洋》。诗中不但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名句,还吟出了“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的绝佳句式。这种借景物之名抒情和叙事的巧妙笔法,令人读后久久不忘,刻印心中。连我这个只能写点顺口溜式小诗的人也想鹦鹉学舌地去仿效一下,只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事情可写。后来一次捕鱼的经历让我试着练习了一回。

1969年8月初,生产队的“双抢”大忙季节刚结束,邻队的谢祥宾等两位朋友见我水性不错,邀我同往远河捕鱼。那时,生产队里的收入实在是少的可怜,只能维持家里有饭吃。平日里我总是腰袋空空,身无分文。我想,如与他们同去捕鱼,就可得到一点副业收入了。于是,我便欣然接受了他们的邀请。

在人们都进入了梦乡的一个半夜里,我们三人驾着小船,顺修河而下,悄悄地离开了三都集镇,开始了捕鱼之旅。那时去干队里以外的个人副业是不能声张的,不然就会引出麻烦来。离集镇约两里的地方便是滩陡底浅水流急的金嘎滩了,小船如箭一般冲下滩头。我想到,在这样黑乎乎的夜晚,若不是谢祥宾这么熟知修河滩头水路的高手驾船,说不定小船会被滩水中的河石撞翻呢。

以船为家的捕鱼生活是相当辛苦的。一日三餐都在船尾的小炉灶上弄饭,晚上三个人就挤在狭窄的小船舱里睡眠。下水捕鱼时,从早到晚全身脱得光光的,只留下一条遮羞的三角裤。捕鱼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种叫“捉澜”,就是在水流缓慢、水底较深之处,牵拉着长长的鱼网把鱼围圈起来,并逐步缩小网圈进行捕捞;另一种叫“扫滩”,就是在水流急速的水滩上,两人分别在两边牵拉着鱼网奔跑着顺流横扫下去,使滩水里的鱼都粘束到网目中;还有一种叫“张叉”,就是发现滩水里的鱼又多又大时,先在滩尾横打一排木桩,挂上鱼网,再从滩头开始以“扫滩”的办法将鱼赶下摊尾,使两网相合,鱼全都夹在其中。“捉澜”需要水性好,人在深水里不会下沉,并能拉网操作。“扫滩”拉网奔跑十分劳累,脚下滩水中全是滑溜溜的鹅卵石,跑起来好不艰难。

捕鱼虽苦,却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口福——餐餐吃鱼。鱼的味道确实鲜美,特别是鱼汤,喝起来决不亚于鸡汤。即使连续九天尽是吃鱼咽饭,却一点也不觉厌腻。现在看来,那段时间可真是一种“高蛋白、低脂肪”的高档营养享受了。其实捕鱼有苦也有乐。在修河武宁县境内一处叫老虎滩的水滩上,我们以“张叉”的方式一下就捕获了上百斤鲜鱼。三个人都为这次老虎滩的胜利兴奋不已。还有一次也在武宁县境内一处叫琵琶洞旁边的河湾里,我们以“捉澜”的方式将好大一群珍贵的边鱼围住移到了浅水中。由于边鱼的样子略呈菱形,捉在手中有点难以握住。尽管围在小网圈里的鱼多得连连撞脚,人往水里坐下,屁股也能压着两条鱼,可就是抓到手中便溜跑,真是好玩有趣之极。我们都乐得你一句我一句地对鱼叫唤着:“看你往哪里跑?”那种高兴的劲头就像演奏着一支欢快的琵琶曲。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在离家远河捕鱼的第九天,谢祥宾的父亲沿着河岸走了几十里终于找到了我们。老人家要儿子赶快回去,说生产队里有急事。无奈,我们只好调转船头逆水划行返家。归途中我们分了帐,每人分得五十多元。如果以稻谷的价格折算,那时的五十元相当于如今的四百元,可为家里排解不少愁忧。

回到家的当天晚上,我再次翻开文天祥的《过零丁洋》细细品味,然后用八句短诗记下了这次远河捕鱼之旅。其中第五、六两句便是左思右想照着文天祥借景物之名抒情叙事的句式写成:“夜辞江镇下金嘎,远河捕鱼且离家。煎鱼煮汤口无厌,扫滩捉澜身少纱。老虎滩头降老虎,琵琶洞旁弹琵琶。只惜谢老沿江觅,逆水归舟桨难划。”写出来后虽然自知无法与文天祥的妙笔相比,但总算是学习路上的幼儿学步吧。

                                             2008-5-19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