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柴磨练了我不怕苦的精神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1/10 15:46:17         人气:993次

                 砍柴磨练了我不怕苦的精神

                           傅少波

现如今家里的炊事燃料实在方便。集镇上的不少家庭,电、气、煤三管齐下,各有用场:煮饭用电饭煲,炒菜用液化气灶、烧热水用煤球炉。在我们这些经受过劳苦、年岁大的人看来,用电、气、煤不但省事方便,还免去了当年砍柴的辛苦。社会前进了,经济发展了,大伙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年轻一代再尝不到老辈人那种苦头了。

“腊月顶冷风,急步深山中。归来虽一担,体软腹早空。”这是我1968年1月21日进山砍柴回来后写的《砍柴》小诗,是砍柴辛苦的真实写照。那时家里很穷,经常去砍柴。集镇上既没煤,也没气,只有部分家庭才有每晚只能亮三四个小时的15瓦小灯泡。不少人家的炊事燃料要靠去山里砍柴来解决。我年轻时各种苦头都吃过,但至今仍感到砍柴是最苦的活儿之一。砍柴有“三要”。一要赶早。天还没亮就要起床弄饭。吃完饭天刚蒙蒙亮便出发。因为砍一趟柴来回一般需八九个小时。体力弱、挑柴回来时歇得多的人,甚至需要十多个小时。动身晚了,回来时天黑了便看不清路。二要耐劳。来回三四十里路,去时倒还轻快,但要以“急步”赶路。登上山顶后,放下柴夹、扁担,带上柴刀,从山顶另一边茅杈荆棘丛生的陡坡上爬下去,四处寻找干柴。找得差不多了,便将东一处西一处的散柴聚拢捆为几捆,然后一趟一趟地背负柴捆艰难地爬送到山顶。在山顶上再将柴全都砍断为半米左右的柴段,整齐地装入柴夹,方可挑起回家。挑担下山也不易,正所谓“上山气喘喘,下山脚骨软”。最累的还在后面的归途。挑着一百多斤的重担行走二十里左右,哪个不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挑得远了,时间长了便越走越艰难,越走越腿软。三要忍饥。从天亮前吃完早饭至下午回到家中之前,连续干十来个小时的重活却吃不上饭。饥饿的感觉越走越厉害,最后饿得肚皮几乎贴上内背。每当此时,我总是拼力挺住,将罗布腰巾勒得紧紧的,似乎这样才可缓解体力的衰竭、减轻饥饿的煎熬。此情在我当年的日记中曾有记载:“砍柴归途重担挑,举步艰难腹饥熬。且将腰巾紧紧勒,硬汉从来不弯腰。”

砍柴虽然很劳苦,但为了生计不得不为之。由于不畏劳苦,那些年的春节之前,我家的屋檐下总是堆满了一次次去山里砍回的柴。母亲和妻子不再为“没柴弄饭炒菜煮猪潲”而担心。再说,砍柴磨练了我不怕苦的精神。人在世上没有这种精神是不行的。有道是“意志坚强历苦来,莫把吃苦当无益”。在后来生活和工作的经历中,这种精神帮助我战胜了不少困难,让我获益匪浅。另外,砍柴虽苦,我却有意地苦中求趣,苦中寻乐。一次,我在砍柴的山中发现一处已成废墟的寺庙,兴趣顿生,便特地进去寻找破墙残壁间的对联和题诗,从中品味昔日文人墨客的诗情联意,欣赏其中的精词佳句。有一回砍柴登上一座名叫“梭罗尖”的高山顶,放眼四方,田园景色尽收眼底,长河远山美不胜收,顿觉气象万千心旷神怡。回家后便写了一首《登梭罗尖》:“扁担柴夹扛在肩,砍樵卯登梭箩尖。云团雾气脚底绕,步步飘飘上九天。百里园田铺景画,四方村落镶星点。长河悠悠弯白带,远山重重展绵延。我似仙家云中立,万千气象眼下边。”

                                              2008-2-22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