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粗暴和后怕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1/6 15:31:26         人气:843次

                       无知、粗暴和后怕

                               傅少波

退休在家的闲暇日子里,随意翻阅那些尘封的旧资料。翻着翻着,一个信封掉落地下。拾起一看,是北京平安里3号解放军报社寄给我的一封信。抽出信纸,略作浏览。顿时,近半个世纪前的一段经历赫然浮现眼前,令我深感那时我们学校的学生小青年是多么的无知、冲动和简单粗暴,也不禁为自己的冒失之举而惊骇和后怕。

那是1966年的7月间,惊天动地的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当时我是武汉市马房山中学高三年级的学生。同学们满怀“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的火一般的热情,纷纷把一些有损于毛主席和违背毛泽东思想的言论或文章搜寻出来,进行狠狠的批判。无论是谁说的和写的,都毫不留情。记得我们的政治课老师曾经有一次讲课时,话说得过快过急,错将“扛毛泽东思想红旗”说成“砍毛泽东思想红旗”。同学们就贴出大字报将这件事揭发出来,激烈批判,并将他的头发剃了一个十字架,把他押上舞台揪斗。还记得,我曾经看过郭沫若写的历史话剧剧本《武则天》,将武则天描写成了为老百姓的利益殚精竭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辛苦操劳的好皇帝,并不惜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与她手下的官僚们争斗,严厉惩处那些欺压剥削老百姓的权贵和地主。我当时想,政治课本上明明写着,封建社会的皇帝是地主阶级的总代表,怎么可能为了农民的利益而去打击地主阶级呢?于是,我便写了一篇几千字的批判文章《〈武则天〉在为谁唱赞歌》,寄给了《中国青年报》。如今想起这些事,真叫人哭笑不得:我的同学们——这些中学小青年为何这般不明事理、这般不问青红皂白、这般容易冲动和简单粗暴?而我,真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有何理论水平、有多少历史知识?竟然写文章去批判国内外鼎鼎大名的文豪和权威!

更有甚者,我正如“初生牛犊不怕虎”所说的那样,在7月下旬寄出批判稿件给《中国青年报》之后,接着又给《解放军报》写了一封信,对林彪在《毛主席语录》正文前面题词“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中的“听”字提出质疑和责问:听字本来是口字旁加一个斤字,题字中却是加一个斥字,这岂不成了口斥毛主席的话吗?若有意这样写,其居心便显而易见了!约半个月之后,我收到了解放军报社的回信,信中写道:

林彪副主席的题词“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其中的“听”字,在林彪副主席题词的原稿上是写成“口斥”字的。根据习惯,在书写这个字的草体时,这样写是完全可以的。后来,为了与简化字的“听”字一致,经请示领导后,将“听”字旁的一点去掉。(见附后的原件图片)

过了一段时间后,果然看到在新版的《毛主席语录》里林彪题词“听”字中多余的一点已经不见了。当时我心里还为自己发现的这个“大问题”得到了解决而沾沾自喜。

如今回忆起这件事,且不说报社关于听字草体书写习惯的解释似乎很勉强,因为我从未见过别人这么写,《常用字字帖》中听字的草体也不是这么写的;也不说林彪这么一个深谋远虑的大人物,即使想推倒毛主席,怎么会在那时人人每天都要翻阅的《毛主席语录》中玩这种显而易见的小儿科文字游戏呢?单说我这样胆大妄为的冒失之举,今天想起便叫人产生胆战心惊的后怕。林彪乃党中央的副主席,尤其是在我给《解放军报》寄出质疑信后的十来天便定为毛主席的接班人,可谓“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如果他见了此信,一个念头便可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让我全家人遭受数不尽苦难。幸亏呀,可能他根本就未见到此信,也许报社编辑同志的心里也认为林彪书写的听字是错误的,而我这个写信的人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中学生,只不过是对这个书写的错字提出质疑,并非反领袖的反革命行为,没有必要上交给林彪过目,这便让我逃过了此次天劫。

中学时代的我和我的同学们之所以发生如此冲动、轻率、简单粗暴和令人后怕的冒失之举,思想上是那时所受教育的影响,客观环境上是当时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大气候所造成,同时也因为那时年纪小,年轻气盛,不懂社会,不明世事,学了一星半点知识就不知天高地厚而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之势。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红楼梦》中的这句话拿到现代来,我理解是教人应当学会深刻透彻地认识社会,学会正确妥善地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想来,这句经典之语,就个人来说,应当作为我们反思那时那事深刻教训的总结,应当牢记在心和教育后代。

                                      2014年11月4日

    附:解放军报社回信的原件图片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