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值得欣慰的回忆

作者:傅少波         发布时间:2014/11/4 13:10:24         人气:897次

                     一次值得欣慰的回忆

                            傅 少 波

退休前,我在乡镇广播站做报道工作二十多年,一要负责本站自办节目稿件的采访、写作和编排,二要负责向上级新闻单位投寄本地新闻稿件。搞新闻报道要做到脑勤、腿勤、笔勤。对此,我觉得只要本人不怕吃苦,努力去干,一般来说还比较容易做到。而在采写新闻稿件时,坚持实事求是,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做到这一点却是不容易的。有时即使你自己想按实事求是的要求去做,但来自“长官意志”方面的干预往往使你难以做到。回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件事,至今仍为自己没有屈从“长官意志”搞虚假报道而感到欣慰。

那是1987年春耕时节,乡党委、乡政府实施“稳定粮食生产,确保早稻面积”的种植计划,要求上年利用稻田种植苎麻的农户“挖麻还田”。可是,一些占田种麻的农户由于不了解当时全国苎麻市场已趋饱和的形势而不愿挖麻,许多农户甚至还在盲目扩大占田种麻的面积。在乡村干部的一再劝阻下,“挖麻还田”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乡党委书记交待我将这件事写一篇报道稿,并要我写好交给他审阅后再向上级新闻单位寄发。

我立即到各村去调查采访,第二天就将写好的稿子交给他审阅。第三天,他交还我一篇已重新改写的稿子。我一看,与原稿出入很大。一是在背景的叙述中,原稿的“近两年太阳升乡粮食生产增长缓慢”被改为“近两年太阳升乡粮食减产”; 二是原稿的“全乡共挖麻还田70亩,阻止盲目计划扩大占田种麻2000多亩”被改为“全乡共挖麻还田2000多亩”。 于是我坦诚地指出了改稿的不实之处,并毫不隐瞒地表示:“这样报道不真实。”他不以为意地说:“不要紧的。你把它工整一点抄写好,用你和文书两个人的名字署名发出去。就这么办。”我知道他与文书的关系很好。每天早上刚起床,文书便为他端来洗脸水。他是掌握了我们“生杀”大权的党委书记,一句话便可让我卷起铺盖回家。我是不是也要像文书那样唯他是从呢?想到搞假报必将遭到众人指责的后果,我断然拒绝了他:“重新抄写好,可以。署文书的名,我没意见。这篇稿没有实事求是,我的名字不能署。”

后来,这篇稿子以文书的署名登上了《修水报》的头版头条。书记自然高兴,可那些“挖麻还田”工作的知情者看了却摇头:“以小吹大,虚报功劳!”尤其是那些已调走的上一届乡党政负责同志看了其中抹煞以前工作成绩的语句无不生气。据说这位文书为此而专门去找了过去的老领导陪礼道歉,解释缘由。好在无人向报社提意见要求更正,否则后果将更糟糕。

我呢,本来等待着书记对我这个不听话的小小报道员进行惩罚,可他一直没有难为我,只是从此不再吩咐我采写什么了。

事情已过去二十年了,但至今想起仍庆幸自己曾经经受住了一次新闻道德的考验。

                                                   2008-1-27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