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国民饭店”旧闻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10/9 8:58:35         人气:1837次

                          天津“国民饭店”旧闻

   位于天津市和平区赤峰道58号的国民饭店,以经营川菜、粤菜、潮汕菜及广东早茶为主,曾经是天津上流社会人士住宿和聚会的场所,也是天津经营餐旅业的高级豪华饭店之一。

   国民饭店与渤海大楼隔街相望,法式建筑风格,造型端庄,美观坚固,拥有宽阔的庭院。它的建筑座北朝南,自成院落,东临和平路,南沿赤峰道,西接辽宁路,北靠哈尔滨道,由瑞士乐利工程司设计兴建而成,占地5188.6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047平方米,是天津市老牌饭店中唯一可以进出汽车的庭院式饭店。建成时拥有客房160间,为砖木钢筋混凝土内框架结构三层法式楼房。顶部为平屋顶并建有中间突出的女儿墙,檐部出挑。首层的外立面为混水墙面,作仿石效果,突出庄重和典雅,局部设有拱券窗,二层以上外立面为清水砖墙,装饰有壁柱,方窗以山花装饰。大楼南立面采用对称构图,做横向古典式和纵横三段式分隔,大楼正门居中,中部凹进。院落宽敞并设有对称的两座半球形盔顶凉亭,院落正门设有塔斯干柱式支撑的门楼,门楼券顶设有放射型凹槽分块并镶嵌有锁石,楼前两侧栽种松柏树和花草,庭院幽雅美观,门楼顶部正中装饰有古典雕花和“1923”字样,下为“国民饭店”四个大字。

   上个世纪20年代初。随着天津工商业的繁荣,国内外的商界人士、著名学者,华侨来津日多,市内由于没有国人开设的适当旅社接待,因此不得不住到外国人开设的旅馆。

   1922年,潘子欣与天津美丰洋行买办兼三北轮船公司华北总经理李正卿,租瑞士人鲁伯那的地皮兴建同外国旅馆同等水平现代化高等旅馆——国民饭店,并提出十五年后无偿将建筑物交还土地原主。这种投资方式和理念为当时国内所仅见。李正卿向劝业银行借到5万元盖楼房,潘子欣投资2万元,购置饭店设备,并于1923年落成开业。饭店建成后,潘又以55000元从李手里接兑过来,由潘子欣独自经营。他自任董事长,经理是戴士奎。

   据文史资料记载,国民饭店的主人潘子欣(1876~1951)在天津近代史上是个非常奇特的人物,被北方人称为潘七爷。潘子欣名志憘,字和仲,号子欣,生于清朝光绪二年(1876)九月二十六日。江苏苏州人。出身于官宦之家,为清代高官潘世恩、潘祖荫后裔。潘子欣之父潘澍一生未做官,在苏州管理家务,伺奉老母,有子女七个。潘子欣最小,所以日后人称“潘七爷”。

   1881年,潘子欣5岁时,父亲去世,由母亲沈氏抚养管教,母亲是浙江名家之女,对子女管教甚严。1888年子欣12岁,母亲去世。他的大伯伟如公爱侄胜于爱子,当时正值大伯赴贵州接任巡抚,子欣随往贵州。伟如公任满,告老回到苏州,潘子欣随之回到苏州。1893年潘子欣17岁完婚,自立门户,独立生活。

   1904年,潘子欣赴日本留学,结识秋瑾,受其影响,回国从事民族革命运动。秋瑾遇害后,潘子欣再渡扶桑,并把夫人王英和女儿带到日本读书。他前后留学日本达五年之久,曾延聘名师学习日语,又在高职学习了三年,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

   1908年潘子欣学成回国。潘子欣认为“欲强国必先富国,富国则以实业为先”。1910年初潘子欣迁居天津。天津是中国北方工商业重镇,有日、法、英、美、德、意、奥、比、俄九国租界,洋行林立,水陆交通便利,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新兴工商业城市。潘子欣素有实业报国之志,迁津不久就把苏州产业全部出售,在天津后广交朋友,1917年与天津著名实业家范旭东、周作民、陈调甫等一起创办塘沽永利碱厂,周作民为董事长,范旭东为总经理,聘侯德榜为工程师。1926年8月“永利”“红三角”纯碱获美国费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最高荣誉金质奖章。1929年又与著名实业家陈调甫一起集资创办永明油漆厂,生产“飞艇牌”、“仙鹤牌”、“灯塔牌”油漆,产品优良,畅销国内外。他还投资矿业、火柴等,成为天津一位活跃的有实力的实业家。

   潘子欣久居天津,很有声望,地位特殊,一生结交清代皇室、北洋军阀、反动特务、敌特汉奸、地痞流氓,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对当地人士有一定的魅力。天津各帮派都要买“七爷”面子,人称“天津杜月笙”,素有“南杜北潘”之说,但他与杜有所不同,他不入帮,也不收徒弟。上海“三大亨”——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经常托他办理北方的各种事务,上海青帮中的人出了问题,通过潘子欣,均能在天津落脚。上海“三大亨”对潘子欣很尊重。潘子欣每隔几年总是要去上海游玩一二十天,“三大亨”总是认真做好接待工作。

   1936年9月,潘子欣迁往上海法租界格罗希路(延庆路)居住。由于他在天津从事工商业30余年,在上海工商业界知名度很高。他迁上海之时,时局已很紧张,上海重要人物已迁往香港、重庆。他来沪受到上海各帮派成员欢迎与尊重,纷纷来看望。他在上海的新朋友多为知识分子,其中有不少爱国人士。他与中共三四位地下工作者来往甚密,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上海沦陷后,封锁甚严,苏北抗日根据地,不得不“偷运”粮药,潘子欣寓所成为中共地下人员秘密接头地,直到抗战胜利。在解放战争期间,他多方营救被捕的中共地下工作者。解放后,我党统一战线的卓越领导人、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亲自登门拜访潘子欣,上海军管会也多方给予照顾他。

   1950年,潘子欣的旧病肺结核复发,急需“盘尼西林”针剂,当时此药全靠进口,不但价格昂贵,而且市上无货,上海军管会想方设法将药送来。1951年1月,潘子欣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75岁。中共中央华东局统战部长、上海市委副书记潘汉年送了花圈,上海市市长陈毅派秘书前来吊唁。

   说起国民饭店,它还与中国近代史著名历史事件与人物,息息相关……

   1926年2月9日,中国共产党在国民饭店召开了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三次代表大会,地点设在国民饭店的二楼,会议由罗章龙主持,58名代表参会。大会通过了《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报告决议案》等28项决议草案。

   1931年8月25日,末代皇帝溥仪的妃子文绣就是由住所出走到国民饭店的37号房间并提出与溥仪离婚的。从而创下千百年来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与皇帝离婚的妃子。

   1933年初,国民革命军第22路军总指挥兼第30师师长吉鸿昌将军与南汉宸等在津成立“反法西斯大同盟”,并将联络站设于国民饭店。

   1933年11月9日深夜,爱国将领吉鸿昌在国民饭店的第45号房间会晤李宗仁代表时被刺伤并逮捕,于是,蒋中正下令将吉鸿昌于北平就地正法。临刑前,吉鸿昌从容走上刑场,写下了浩然正气的就义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1936年至1937年期间,中共天津市委秘密机关和联络站“知识书店”也设于此,吴砚农、叶笃庄、林枫等曾在此从事工作。

   如今,当年历史的风尘与人物,早已烟消云散,只有那座国民饭店还矗立在赤峰道旁,在时光中前行。当前,国内外有名的大饭店比比皆是,可是经得住时间检验,不因光阴淘洗而褪色,不因年华老去而暗淡的,却如凤毛麟角,国民饭店即为其中之一。在流逝的时光渐行渐远之后,这样一座历久而弥新、传统又时尚的饭店,却能在云飞浪卷的波涛中,折射出一幅幅中国近代历史的画卷,既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的洗礼,也为自身增添了艳丽色彩,使近百年的国民饭店更显深沉、雍容与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