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

作者:李凤山         发布时间:2014/7/28 16:32:46         人气:1023次

                         乡村纪事

                          李凤山

     

挥挥手,你终于转身去了,走得很慢,很沉重。

从转身走去,到你的背影从地平线上消逝,你足足走了三个小时,走了三天,走了整整三年。

薄暮苍茫。

天地苍茫。


   二

挥着手,你朝我跑来。

漫天风雪里,你的身后,跟着四个抬着病人的老乡。

听说前面大雪断路,坚冰封河,你急得哭了。

为着软床上痛苦呻吟的病人。

为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离开医学院的附属医院,你是我来到贫困山区遇到的头一个同仁。

你欲送走的病人,成了我来山村卫生院收治的头一个病人。


   三

   举起手,你轻轻地敲响我的房门。

   其实,门并未关。

   你迟疑着,说:“病人要出院了,谢谢你救了他。”

   医生救治病人是职责所在,谢是谈不上的,你自己不也是医生吗?

   你说:“我是想当医生,当个好医生,可惜我不是,我只是农村高考落榜的一个蠢丫头。”

   你的话语中隐隐地透着自卑。

   沉默了好一会,你才用低得勉强能够听见的声音问我,能不能收下你这个学生。

   还没等我回答,你便捂着脸转身跑出去了。

   用得着回答吗?


    四

   举起手。

   ‘哗’的一声,齐刷刷举着二十三支手。

   我这个医学院的讲师,在偏僻的农村卫生院,收了二十三个学生,二十三个中考高考落榜的农村青年,二十三个不合格的乡村医生。

   你是这次办班的发起人,是二十三个学生中的一个。

   把大学五年的课程,浓缩了再浓缩,在短短三个内教完。

   对我是个难题。

   对你和你的伙伴们更是难题。

   课堂上,我一遍遍地问:懂吗?

   病床前,我一遍遍地教:会吗?

   你只是笑。

   你们只是笑。

   结业考试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好。

   虽说没有高分,却都超过了及格线。

是你的一声号令,二十三个同学一齐给我鞠了个90度的躬,然后,迈开大步上路去了。

把你们送到路口,我曾经向你们允诺,在救死扶伤的道路上,我愿和你们同行。


   五

挥起拳头,你把我的房门擂得山响。

房门一开,你便一头扑进我的怀里。

时值初夏的深夜,我不知该怎样劝你,只是无奈,只有无奈地听你痛哭,听你诉说。

你说,妈妈给了你两条路。

一条是升学。

一条是嫁人。

升学是无望的,随便出嫁,不如去死。

我当然不让你死。

你说:“不死也行,你要娶我。”婚嫁是人生的一件大事,你了解我吗?你爱我吗?你知道我爱你吗?

    除了摇头点头之外,你只是不停地抽泣。直到哭不出声了,你才哑着嗓子对我说:“你是好人,我知道你是好人。”

   正因为我是好人,我才不让你死。

   正因为我是好人,我才不能娶你。

   我要扶助你走第一条路,尽管这条路并不易走。


   六

   挥挥手,你返转身去了,揣着那张沉甸甸的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行前,你又在我的房里哭了半宿。

   我真的不理解你了。这么大的姑娘,碰到难事哭,碰到喜事也哭。

   抹抹眼泪,你又笑了,你说:“好好在家等我,毕业之后我一定回到你的身边来”。

   过去我没有答应你,我把你当成小妹妹。

   此刻我很想答应你,三个月又三个月的相处,我认识到你的纯朴,你的聪颖,你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但是,我不能答应你。

 我只能沉默,只能一声不响地摇摇头。

 你太年轻,人生的路还长。

 我为你祝福。


   七

挥挥手,你终于转身去了,走得很慢,很沉重。

注视着你的身影渐渐地从地平线上消逝,我情不自禁地笑了。

笑得并不潇洒。

笑得很无奈。

但是,笑得真诚。

蓦然,我看到,在你的身影消逝的地方,升起一轮金黄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