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丁丁”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6/18 15:24:22         人气:893次

                        怀念“丁丁”

                           王铁侠

前年,我家8岁的京叭狗“丁丁”得了一场重病,几经打针、输液,病体挣扎了一个星期,终于默默地离开了我们,它不拉不尿也不吐,干干净净地走了,让人十分怜爱。刚来时“丁丁”年仅一岁,全身雪白的长毛,四只小短腿时隐时现,翘在屁股上的尾巴蓬蓬松松像盛开的白菊花,一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玲珑剔透,熠熠放光,凹鼻阔口,一副俊朗机灵的模样很是讨人喜欢。

    那年初冬,我们乔迁新居不久。一天深夜四点多钟,我俩睡得正香,忽听卧在床下的“丁丁”跑到客厅里狂吠,耳边也同时传来楼下有匆忙离去的脚步声。狗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十分响亮震耳。我急忙披衣起床察看,只见客厅的塑钢窗被人推开一扇,凛冽的寒风正“嗖嗖”地往里灌着,“丁丁”正对着窗户吠叫。制止住狗叫,我过去察看,只见外面窗台上不仅有个烟头,还印有清晰的手印。原来有窃贼攀登着一楼的防护网上来撬开我家二楼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塑钢窗,想钻进来盗窃,不成想,被警觉的“丁丁”发现,几声犬吠吓跑蟊贼。(窃贼一个星期后在依棉社区落网)

   聪明的“丁丁”与生俱来有特异功能。稍加调教,学会口吐人言。每当它有求主人时,就会立起身子,先打几个响鼻,张嘴叫出“妈妈”的母音。声音浑厚,清晰可辨,令人欣喜,成为我俩向他人炫耀的骄傲,成为不胫而走的奇闻,成为媒体竞相报道的“宠物明星”。(《保定市广播电视》、《老年日报》曾报道过)

   “丁丁”善解人意,并有自觉性。自学会到厕所里拉屎撒尿后,每当要方便时,带着主人到厕所,翘着腿,抬起头,瞅着主人似在炫示,然后晃动着菊花似地尾巴向主人“邀功请赏”。每当主人下班归来,它都准时守候在家门口迎接,围着主人兴奋地撒开四蹄腾空跳跃,欢快的情绪迅速感染着主人,冲淡了满身的疲惫和烦恼。

当我与老伴儿意见分歧,发生争吵时,“丁丁”善于察言观色,不停地大声吼叫,以示抗议,(我俩小声吵也不行)搅得我们无法再吵下去。如果我俩“战争升级”,演绎武力摩擦时,“丁丁”总站在老伴儿一方,咆哮着立起身来,晃动着两只耳朵,腾起两只前爪扑到我的身上推我,用头顶开我,但决不会用嘴咬我。见它如此忠心护主,也深怕它的叫声扰邻,我俩也只好“息战收兵”。

“丁丁”是个顽强的“男子汉”。去年夏天出外遛弯时遭遇恶犬袭击,肋下受伤被撕破皮肉,回家后口吐污血,老伴儿为它打针时不叫不咬,十分顽强地逃过这一劫。

       丁丁病重时,尽管我们把它平时最爱吃红薯、火腿肠都摆放在它眼前,“丁丁”也不闻不吃,满眼哀伤,无精打采。痛苦地熬过七天后,静静地离开了我们…… 我与老伴儿含泪将“丁丁”葬在屋后的花池里,上面栽上一株郁郁葱葱的吊兰,让鲜花簇拥着可爱的“丁丁”,长眠地下。我们与它日夜隔窗相守,好像“丁丁”不曾离去,依旧陪伴在我俩身旁。

每当我与老伴儿看着“丁丁”相片上那娇美乖巧的模样,念叨起它那精灵的悟性;回忆它陪伴我们走过七年历程的情趣以及对我们那份深情厚意,就好像呼之欲出地呈现在眼前。痛惜之情难以释怀,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人与动物之间是可以有情感交流的,何况“丁丁”7年来和我们朝夕相处,驱走寂寞,为我们带来那么多快乐,这份感情将永远珍藏在我们心底,寄托着对它的无尽思念。

                    附:丁丁生前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