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磨难 爱久弥坚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6/16 8:46:04         人气:1036次

                      历经磨难 爱久弥坚

                              王铁侠

    我与老伴儿相识在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那时我在河北省蔚县百货商场是个的站柜台的售货员,薪金不多,在那个重视家庭成分的特殊年代,热心的“红娘”介绍好几个对象都吹了,伴随着年龄日益增大,婚姻问题困扰着我寝食难安。老伴那时是县造纸厂办公室政工员。在进商场购物时,对相貌堂堂的我暗中心仪,她通过侧面了解,又经中间人搭桥,两个孤独的心在异乡激烈地碰撞在一起,日久生情,擦出爱情的火花。那时一辆毛驴车就能装满我俩全部家当,但老伴坚信凭自己勤劳的双手“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婚后,我俩住进低矮的一间旧平房。狭小拥挤四处漏风,既当卧室又做厨房。夏不避热,冬难挡寒。儿子出生后,双方的父母远在天津和保定,也帮不上忙,缺油少电的日子苦不堪言。面对生活的 困窘夫妻相携相伴,无怨无悔。后来,凭着我的木工手艺,打造出新式木器家具。又添置了家用电器。生活刚有转机,一连串的不幸接踵而至。老母患脑溢血偏瘫多年,最终撒手而去。1981年调回保定后,我在工厂设备维修时屡出工伤。先是断去二指,后又摔得腿断臂折成为七级伤残。手术后,我躺在病床上度日如年。儿子远在外地不能朝夕相守,护理工作就落在老伴柔弱的肩上。她每天为我请医取药,擦身洗脚,忙前忙后不厌其烦。输液时,她怕跑针,一刻也不离开我的身旁,困了就用冷水擦把脸提提神。我久卧病床心情烦躁,有时无端发脾气,冲她大吼大叫,她从不介意,不但和颜悦色劝慰我,而且想方设法做出可口的饭菜调剂我的胃口。手术后一连七天我解不下大便,她不嫌脏臭,戴上橡皮手套,伸进肛门,一点一点地抠出来。亲生儿女也比不上这知冷疼热的老伴啊!近四十年的风雨人生路上,我俩喜相庆,病相扶,寂寞相伴,此时我深切感受到老伴在我生活中的份量。正如人们常说的“少年夫妻老来伴”,她就是我生命中不可替代的另一半。没有她,我的生命就将失去色彩和幸福。

  岁月悠悠情依旧,夫妻携手到白头。经过大半生的磨难,彼此的心贴得更近了,我更爱我的老伴,我们要相濡以沫携手共度晚年。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