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透者悲欢离合的《对花枪》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5/11 9:05:31         人气:1029次

                      浸透者悲欢离合的《对花枪》

                                       王铁侠

  京剧《对花枪》是一出唱功繁重的老旦戏,既有慷慨激昂的“南梆子”,又有含蓄深沉的“反二黄”及起伏跌宕的“西皮唱腔”。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戏曲学院的高材生——郑子茹凭借此剧一举成名,唱红大江南北。青年演员袁慧琴步其后尘在全国青年京剧演员大赛上仰仗此剧一举夺魁。 尤其是那长达108句历时22分钟的核心唱段__《反二黄》“我的家祖居南阳地”,旋律荡气回肠,唱腔高亢明朗。缓时如小桥流水,疾时似珠滚玉盘,唱舞并重,带给观众视觉、听觉上全方位的感受。这段唱集中地展现姜桂枝深沉的回忆、热切地盼望、激情地渲泄,配以丰富多彩的伴奏音乐和烘云托月般的幕后伴唱,人物惟妙惟肖的表演,将女主人公悲喜交集的心理、大起大落的情绪渲染到极致,给人以强烈的心灵和情感震撼,听起来悦耳动听,脍炙人口,至今传唱不衰。

   在大段舒缓的《反二黄》的前奏中,裹挟着沉稳的“慢长锤”,姜桂枝望着儿孙带着自己的亲笔信到瓦岗寨认亲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胸中百感交集,心驰神往,不禁回忆起坎坷的往事。“我的家祖居南阳地,离城十里姜家集。老爹爹练就好武艺,祖传的花枪甚出奇。姜桂芝生来无有兄弟,我母只有一个闺女。我自幼随父把花枪练,爹娘疼爱我,我们一家三人命相依。”这段旋律多变的《慢板》是作为姜桂枝讲述家境的铺垫,心情平静,侃侃而言,虽有小弯,但唱得平铺直叙。唯突出的“练”字,一出口长达八拍的拖腔,由弱渐强,气势如虹,有着先声夺人的效果,引发出第一个高潮。接下来,由月琴弹拨乐过渡到《原板》“ 四十年前有一天,清晨起,大雪飘飘铺满地。遇一个年少人 他病倒在庙里。”叙事般的倾述,唱得犹如行云流水。“飘”字好似奇峰突起,动人心弦。《二六板》“ 我父搀他起,向前问仔细。他说道:家住淄川叫罗艺,进京赶考,却不幸中途染病,倒在俺姜家集。 老爹爹背他回了家, 娘为他换寒衣。”唱得自然亲切,再配合演员的形体动作,蕴含着姜桂枝对罗艺丝丝缕缕的眷恋。转《 流水板》 “治好了他的病,收他做徒弟, 罗艺练花枪,由我来教习。”一个“习”字唱得委婉曲折,情融融意绵绵,弥漫着温馨的韵味。“花枪枪路共六趟, 一百单八枪枪奇。‘巧女认针’他学会,‘白蛇吐信’未学齐。练花枪脉脉含情常私语;练花枪彼此爱慕会心意。” 这一段《原板》展现姜罗二人练花枪时两情相悦的美妙意境,唱得起伏有致,顿挫分明,旋律时缓时急,再配以演员耍水袖的动作和喜悦的笑容,极尽情致缠绵。《流水板》“有一天爹娘叫我在那堂前坐,向我把那婚姻的事儿提。臊得我,臊得我脸儿红、头儿低,恨不得把头藏进那水缸里。羞答答,羞答答心儿跳,不言语,甜滋滋的微笑表心意。爹娘知我心,此情告罗艺。欢喜得罗艺见我就把那笑脸迎,满脸笑嘻嘻。那一年,那一年我十九,罗艺年方二十一。(伴唱) 请宾客,摆宴席,吹吹打打满堂喜。(姜桂芝唱)点花烛……(伴唱)点花烛,拜天地 ,花枪结良缘,作了好夫妻。(姜桂芝唱)花枪结良缘, 作了好(转《原板》)夫妻。”这段唱掩去了京胡,突出了清脆悦耳的月琴,唱腔起伏跳跃,旋律欢快活泼,起承转合自然流畅、主、伴唱衔接巧妙紧凑而不露痕迹。“妻”字大拖腔百转千回,激情奔涌,充分运用齿音与鼻腔的共鸣,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姜桂枝在当年谈婚论嫁时的娇羞的表情和甜美的心境。再配以俏媚婉转的伴唱及欢快的锣鼓敲打乐,烘托出热烈的喜庆氛围。在高亢激昂 、顿挫有力的音乐伴奏下,进入《慢板》“ 好男儿立志在疆场之上,怎能够虚度这大好时光。罗艺他还要进京赴考场,凭花枪他也要中个状元郎。为妻我怎能够把他来阻挡? 是我身怀有孕舍不得远离我的夫郎。送别时,他叮咛我有孕之身多保重,生男生女都要使他们成栋梁;送别时,我叮咛他远离家乡,心心相印,一定要常把那书信来往。流泪眼观流泪眼,送别亲人痛断肠。”此段第一句唱得十分舒展悠扬,“上”字大拖腔一波三折,尽显缠绵悱恻。而京胡伴奏则在高音区缓急有序,大有疏能走马,密能遮风之势,与演员的演唱相映生辉,成为第二个高潮。接下来大段《慢板》曲调深沉平稳,夹带着伤感,蕴含新婚夫妻离别难舍之情。“痛断肠”唱得悲切哀婉,在低音区委婉细腻地流淌。进入节奏稍快的《原板》“自别后,兵荒马乱灾祸降,我一家人逃离南阳,来到这龙口村上。颠沛流离异乡地,从此音讯两茫茫。(伴唱)耿耿秋夜长,孤灯小寒窗。漫漫愁不断,默默盼夫郎。(姜桂芝唱) 盼夫郎。”此段节奏稍快,为下面紧拉慢唱的《摇板》做好铺垫。姜桂枝一句“盼夫郎”高亢激昂,从“夫”字开始,声腔势如奔马,“夫”字拖长达20节拍,“郎”字16拍,由弱渐强,呈喇叭形展开,一气呵成。表现姜氏盼夫的思绪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地喷涌而出,成为第三个轰动剧场的高潮。《快二六板》“ 盼去了多少春去秋来柳叶黄,为想我夫病倒在床;盼夫郎,盼得我朝思暮也想,天天依门望;盼夫郎,盼得我两眼泪哭干,时时把你挂心肠;盼夫郎,盼得我两鬓白如霜。日日盼、夜夜盼,盼大了我儿娶妻房。生了个孙孙小罗焕,他的武艺比他的爷爷还要强。我儿一桩心事腹内藏:常提他为什么无有爹来只有娘?一句话问得我两泪汪汪,一句话勾起了我数十年的往事,我好心伤! 你走后石沉大海无处访,你怎知家中的妻儿老小盼你望断了肠!四十年我与儿孙相依为命苦度时光。四十年日日夜夜陪伴我只有我夫郎那杆旧花枪。”这段唱连续运用四个“盼夫郎”的排比句 ,环环相扣,层层递进,既倾述姜桂枝四十年苦涩生涯和艰辛岁月,又展现她四十年盼夫心切、望眼欲穿的内心情怀。唱得如泣如诉,感人肺腑。最后一句,姜桂枝带着哭音,娓娓唱出“旧花枪”时,手拄花枪,脸靠枪樱,面露忧伤,唱作合一,催人泪下,极具艺术震撼力。幕后《伴唱》更是声情并茂,“ 流尽了辛酸泪,熬尽苦时光。一别数十年,深情总难忘。何时重相见,同诉这凄凉。何时重相见,同诉这凄凉。”道出了姜桂枝四十年来情思难耐、寂寞谁慰的孤苦滋味,造就了漫漫岁月,悠悠往事,五味杂陈,涌上心怀的意境。伴随一阵从轻到重、由缓至急的打击乐,伴奏音乐变得明朗欢快,姜氏擦去泪水,转悲为喜。“春雷一声划破长空震天响, 一桩喜事驱散乌云从天降: 喜今日得知儿父在那瓦岗寨上;喜今日方知我夫就在我身旁,喜今日拨开云雾我的心花放;喜今日四十年愁云一扫光!”一连四个“喜今日”的排比句,淋漓尽致地展现姜桂枝得悉夫君就在身旁,即刻就要团圆的喜出望外心情,唱腔高昂明亮、旋律欢畅紧凑,将女主人公的喜悦展现得淋漓尽致,与上一段低沉哀伤的曲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后一段《快板》“ 将身稳坐大厅上,待等那松儿送信归来,我带领儿孙一同往,骨肉团圆痛叙衷肠,阖家欢乐喜洋洋,阖家欢乐喜洋洋!”“洋”字大拖腔,以充沛饱满的气息在高音区盘旋,落在高音时,又拖长节拍,姜氏豪爽果敢的性格特征和襟怀磊落的英雄本色展露无遗。以俏拔激奋的气势,饱满凝重的情调抒发胸臆,疾徐有致,起伏得当,更显荡气回肠而不拖泥带水,足见演员深厚的功底,从而成为最后的精彩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