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三乐 其乐融融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5/5 8:44:37         人气:941次

                       家有三乐  其乐融融

                            王铁侠

夫妻答联乐

春节期间,报刊上的征联活动引发我浓厚的兴趣。“是真是假,猜猜看”,我颇费心思地对出“若有若无,细细品”。犹觉欠妥,看似简单实则深奥的楹联令我辍笔,久思无词。那天晚上,老伴炒了几个下酒菜,陪我喝了两杯酒。饭后老伴斜倚沙发,红晕涌上两腮。她睁开朦胧醉眼,见我拿着纸和笔坐在一旁冥思苦想,好奇地问:“秀才老公,琢磨什么呢?”“报纸上有奖对联,还挺难对的!”我答。“什么对联?念给我听听。”见老伴来了兴致,我急忙念了一遍。老伴略作沉吟,忽然兴奋地说:“这有何难,笔墨伺候。”只见她在纸上一番龙飞风舞,疾速草就:亦梦亦幻,说说听。“不错,比我对得好!”“还有吗?”老伴受到夸赞脸更红了,精神也来了。“第二个是一笑恋茶园”。老伴稍加思索一挥而就:十曲忆乡音。妙!我高兴得不禁拍手叫绝!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对联,竟让老伴不费吹灰之力脱口而出,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打趣道:“高,实在是高!昔日李白斗酒诗百篇,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朝老伴借酒发挥,才思敏捷,出口成对。佩服,佩服!”老伴更加洋洋得意:“这叫寻常看不见,偶而露峥嵘!”


 唱戏乐

退休后,没有工作的羁绊。我每日黎明即起,骑车到绿树成荫,的公园里吊嗓练声。身居社区,以戏会友,结交不少老戏迷。我们每周三晚上齐聚社区“老年之家”排练节目;白天按时守约地汇集在宽敞的地下车库放声高唱。在悠扬悦耳的京胡,月琴等乐器的伴奏下 ,十几个老戏迷轮番登场各展风采。你“甘露寺”唱得酣畅淋漓,起伏跌宕;她“捧印”一段唱得委婉凝重,声情并茂,更激动人心的是身旁的观众那喝彩与掌声不绝于耳,令人陶醉。让我细腻地领略国粹艺术美的享受和无与伦比的幸福。我们去年还自编自演一段《新世纪社区大变化》的京剧表演唱,以戏曲形式,载歌载舞地颂扬党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丰功伟绩,讴歌跨进新世纪,所在社区那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唱出新时代老人的心声,唱出对党对家乡的无比挚爱。这个节目在市人民广场周末晚会上一举夺得优秀演唱奖。


 夫妻对弈乐

老伴儿退休后迷上象棋,每天晚饭后,关闭喧闹的电视机,拉着我盘腿坐在床上摆开战场。说起老伴儿棋艺实在不敢恭维,几番交手就被我杀得“落花流水”,很让我索然无趣。所以每次老伴儿“挑战叫阵”,我都高挂“免战牌”,推三阻四地不愿上阵。看她那认真执著的劲头,又不忍扫她的兴,只好“屈尊俯就”。

谁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终有一天,经过一番“交锋对垒”,我大吃一惊,老伴儿棋艺大有长进。原来她白天利用闲暇时间在生活区内观察高手们下棋,虚心向人家请教,学会不少怪招,绝招回来对付我。老伴儿善使“马”惯用“卧槽将”,稍不注意那“马”“刺溜刺溜”地蹿到城下,弄得我措手不及,“老将”不愿动也得挪挪窝。每逢此时老伴儿得意忘形,脸上笑靥如花:“怎么样?方知庐山真面目了吧!”如果我略施小计“诱敌深入”,老伴儿中了我的埋伏,被杀得“丢车失马”顾此失彼时,也会窘态百出,满脸通红地悔棋重走。她棋输嘴不输:“我是没好好地跟你下,让着你呢!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