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然正气的《磐石湾》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5/3 16:59:10         人气:1217次

                       凛然正气的《磐石湾》

                                    王铁侠

京剧现代戏《磐石湾》是上海京剧院在1976年继创演《智取威虎山》后隆重推出的又一部经典之作。她取材于评戏《南海长城》。那时正值那场“文化大革命”前的六十年代初,流派荟萃的中国评剧院以庞大的阵容,汇聚当代优秀的评戏名角马泰、魏荣元、席宝昆、喜彩莲等成功地上演了《南海长城》而轰动一时。十年后,上海京剧院在《南海长城》版本上进行移植、改编,充实了剧情,丰富了唱腔,以人设腔,以情定腔,以腔言情,以腔达意。剧情更加起伏跌宕,思想意境深刻,意义宏远而催人上进,让人们观之快意酣畅,心情激越而又回味无穷,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尽管该剧诞生较晚,但因其立意新颖,声情并茂,文武兼备加上众多演员功底精湛,此剧由谢晋执导拍成电影,一公演即取得社会上的轰动效应,成为戏曲界璀璨夺目的艺术奇芭,是不可多得的戏曲珍品。

   此剧历史背景为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疯狂叫嚣要“反攻大陆”,不断派遣小股匪帮、敌特分子潜入我沿海地区,化装袭扰,刺探军情。在党中央“全民皆兵、严阵以待”的号召下,沿海各地军民同仇敌忾,齐心协力,奋起神威与来犯之敌进行不懈的斗争,终于擒获顽匪,构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剧中的陆长海(评戏中为欧英才由马泰扮演)由谭派文武老生李崇善担纲主演。他嗓音条件好,高亢明亮,韵味醇厚,行腔走韵深得谭派之精髓。他以精湛的唱功,娴熟的演技,不着痕迹地刻划英雄人物的内心世界,人与角色浑然天成,神采飞扬,魅力四射。当时他出演陆长海时年仅三十五岁,正值年富力强。时至今日,年逾古稀仍活跃在京剧舞台上。前不久的“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他神完气足地演唱这个核心唱段“负伤痛冲破了千层巨澜”,足见其宝刀不老,功力过人。

     首先在惊涛骇浪声中裹挟着一组铿锵有力的“长锤”,引出“二黄导板”“负伤痛冲破了千层巨澜”。这个十字句借鉴了传统戏《逍遥津》中那句“父子们在宫中伤心泪恨”的主旋律,摒弃内中的悲愤腔调,赋予昂扬新意,展现英雄虽身负伤痛,斗志不减。交响乐伴奏气势恢宏,渲染着陆长海为追歼顽匪而舍生忘死的革命情怀。“负伤痛”一出口就先声夺人,气宇轩昂。“冲破了”不仅唱得坚定沉着,而且悠长婉转,为后面的“千层巨澜”做足铺垫。“千层”两字唱得干净凝练,不拖泥带水。“巨澜”的拖腔昂扬向上节节攀高,显示出英雄坚定不移的信念。再加上海浪呼啸,浪击礁石的音响效果,烘云托月般地勾勒出英雄所处的特定环境。紧接“二黄回龙”“跳悬崖、追穷寇,斗激流、闯险滩,仇恨烈火燃胸间。”唱得层层递进,环环相扣,跳跃起伏,顿挫有力,展现陆长海满怀国恨家仇,不畏艰难险阻 纵身跳崖,追歼残匪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一段节奏鲜明、旋律紧凑的“过门”后,乐曲大起大落,悠扬舒展,清新雅致。进入“慢三眼”——“谁说我雁离群孤身辗转”,前八个字唱得平铺直叙,突出一个“辗”字,如异峰突起,起伏跌宕,“转”字落音则简洁凝练。“天南海北,亿万军民,如在身边”如同揭示英雄内心世界的咏叹调,直抒胸臆,淋漓尽致地唱出他虽身困孤岛,但身后屹立着亿万军民做坚强后盾,决非势孤力单。“北”字耍着板唱,出口即停。“边”字唱得情深意切,自然流畅,起伏跳跃有致,舒缓张弛有序。“原板”“虽然是狼牙礁远离海岸”中的“礁”字不但拖长而且唱得一波三折,别有韵味,强调了英雄所处的不利环境。“中南海的明灯照亮了祖国每寸河山”的“山”字小腔委婉细腻,表现得大巧若拙,酣畅淋漓。唱腔外松内紧,朴实大方。“为来日玉宇澄清阳光灿烂,今日里须把那妖魔鬼怪尽扫全歼!” 后一句唱得气势豪壮,荡气回肠,表达了英雄为建设明天美好的新生活,发扬“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把残匪一网打尽的决心。所以“烂”字和“歼”字唱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尤其是“扫”字竟拖长10拍之多,与后面嘎然而止的“歼”字形成鲜明对比,平添无穷意境。“踏险礁,搜残匪四下察看”突出一个“看”字,唱得轻快俏皮,显示英雄胆大心细观察动静的心态。此时音乐伴奏中隐现快艇的引擎声,引起他高度警惕“海面上似有船,看起来情况有变,敌人来增援。”陆长海面对大批的增援匪特,尽管力量悬殊,心不慌,胆不怯,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一方面利用矛盾瓦解敌人,动摇军心,变劣势为优势;一方面想方设法报警传信,召唤战友围歼敌人。展现他有胆有谋,举重若轻,以党和全国人民为后盾,正义在胸,长缨在手,擒缚顽匪就在今朝的信心,所以才引出紧打慢唱的“摇板”“共产党员——自有那钢筋铁胆”,展现谭 派自然舒朗而又刚键的声腔魅力。“纵然是敌众我寡,千难万险,我也要下定决心灭残匪,胜利凯旋!”唱得字字如刀,句句似铁,展示出陆长海凛然正气斗残匪,孤胆英雄降群魔的豪情壮志。“胜利”二字欲扬先抑,“凯旋”的大拖腔酣畅洒脱,尤其中间的拖腔悠长高亢,在高音区延展,不仅增强艺术感染力,而且唤起观众心理共鸣,从而将全段唱腔推向高潮。

    这段高亢激越的成套唱腔由于旋律和腔调起伏跳跃跨度大,比较吃功夫,历经三十余年传承,至今无人企及。《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平原作战》《杜鹃山》历经复排,新一代中青年演员力挑大梁,薪火相传,演出效果反响不错,而《磐石湾》迄今未能恢复上演,成为我们这些老戏迷心中久久挥之不去的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