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洒“怪树林”----西北游散记之二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4/4/30 9:57:25         人气:1351次

                          泪洒 “怪树林”

                             ——西北自驾游游散记之二

                               姚天华

我曾见过不少树林,但是从来没有一个象“怪树林”这样让我为之心酸、为之动容。

在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达来呼市镇西南约28公里处,有一片东西宽、南北长,面积超过2000亩的枯死的胡杨林。据说这里百多年前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后因养育居延绿洲的黑河水被上游过度使用,从而导致下游断水。随着居延海的日益干枯,胡杨顽强的生命再也战胜不了沙漠,大片相继枯死的胡杨林尸横遍地,苍凉凄惨,古怪悲愤,透出一股恐怖狰狞,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气氛,被人们称作“怪树林”。

“怪树林”在当地有一个悲壮的传说:说是很久以前,驻守在黑城的黑将军,率军从城中突围后,且战且退,最后退进了当时还是林海茫茫、浓荫密布的“怪树林”里。然而西边的滔滔弱水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于是,经过一场恶战,最后和敌人同归于尽。烟消云散后,由于胡杨本身具有耐腐蚀的特点,让它以最原始的风貌呈现在戈壁沙漠中,形成了这片远近闻名的“胡杨墓地”,在这里陪伴着黑将军和众将士的英灵。

去年深秋的一个下午,我和几个爱好摄影的朋友驱车来到了这片充满诡异悲凉的“怪树林”。

走进“怪树林”,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枯死的胡杨陈尸遍野,神头鬼脸,形态各异,令人惊叹。它们有的遒劲挺拔,傲然屹立;有的树身扭曲,盘根错节;有的枝条腾挪,奋力挣扎;有的病树歪斜,毫无生机;有的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有的形单影只,孑孑而立。一株株枯枝老干,伤痕累累,体无完肤,东倒西歪,奇形怪相,杈丫张舞 ,怒不可遏。远远望去,这里就象是刚进行过一场激烈厮杀的古战场。

秋末的黄昏总是来得很快。我们在林中的一个沙丘旁正拍得上瘾,不知不觉中太阳已落到了山后。这时天空慢慢暗了下来,云彩也失去了形状,变得混沌沌的一片模糊。随着暮色的降临,一阵阵秋风把地上的枯叶吹得瑟瑟作声,呜呜咽咽的,好像在悲哀地哭泣。骆驼草在沙地上象蛇一样地蠕蠕游动,一团团枯黄的干草被风吹得不停滚动,好象预知大祸将至,急于逃命似的。这时,连树的模样也变得愈发古怪瘆人、鬼气森森,令人胆颤心惊。无数棵死去的胡杨,摇着枯枝,像隐藏在黑暗中的哨兵,一个个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忿怒伫立着,警觉地监视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一举一动,仿佛只要稍有不轨,便要将我们拽入怀中,一口吞掉似的。加上冷风习习,使我的心紧缩成一团,怀着一种茫然的恐惧,不由自主地向自己的同伴靠拢过去。

林边一棵粗壮高大的老树虽然从中间折了,但还没有完全断开,树梢着地,呈“A”字型支撑在地上,象是这片枯树林的一个天然的拱门。在它的两旁,各有一棵一米多高的笔直的枯干,看上去,活像两个忠诚的卫士在守卫着这座军营。一截被霹雳整齐地削去了树冠,树皮完全脱落的树干,裸露着筋骨,从地下探出半个身子,孤零零地斜躺在一个沙丘旁。灰白的枯干犹如一根水泥电线杆,摸上去既光滑又坚硬。一根树皮张着裂口,周围落满残枝,从中间折断的老干,枝头垂地,象驼背一样躬在地上,枝头仅存的两枝杈丫象犄角一样向上斜伸着,看上去就象一头被激怒的巨大怪兽,岿然蟠伏在暮色中,正端着架势要与对手作殊死一搏。一株外形酷似大象的枯树,枝头主干仿佛象的鼻子一样,由粗渐细地弯曲着伸得老长,身下的一枝粗树杈,好象一头正在吃奶的小象,样子十分生动、可爱。在一堆缠满老藤的枯死的树根旁,一枝浑身布满疤痕的老干从中间劈了开来,阴森森地张着大口,极为对称地向两侧横卧着,各自树梢的枝杈在空中攀伸交错,相向低垂,竭力地向对方这边伸展,好像是一对年迈的夫妻欲再度牵手,合为一体。更让人称奇的是树林深处一段两米多高,被火烧得树皮发黑的半截粗树干。只见它身子笔直,昂首挺胸,傲然屹立。被火烧过的树皮炸裂开来,象披在身上的一片片铠甲。顶部一个椭圆形的大疤结,像一张扭曲了的悲痛愤怒的人脸。在它右侧的肩部,一枝树皮脱落露着白骨的弯曲枝杈,像胳膊一样叉在腰间,看上去活脱脱一个身披铠甲,仗剑长啸,杀气腾腾的独臂将军。蓦地,我想到了那位传说中的黑将军,莫非是他变作了眼前的这尊雕像,在以这种奇特的方式守护着自己这群宁死不屈,全部阵亡的士兵……。

站在满目荒凉、冷落萧条的“怪树林”前,望着眼前大片的断枝残干,我的心像是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拳,沉浸在一种莫名的颤栗中,痛苦与悲愤窒息了我的咽喉,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敢问苍天:面对这些饱尝艰辛,历经磨难,宁死也要昂首向天,用生命书写最后悲歌的大漠精灵,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吗?天理何在?!我敢问大地:这些终年与冷酷无情、黄沙漫漫的荒漠为伴,不慕虚荣,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难道就没有它们的容身之地吗?这让人情何以堪?!

“怪树林”,我知道,你是以这种奇形怪状的姿态,在向人们诉说你那三千年的辛酸苦难、前世今生。

“怪树林”,你是大漠中一道独特的风景,你是一种不灭的精神,你是一首永恒的挽歌。

                                                  2012年5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