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李和曾的《逍遥津》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4/1 9:17:11         人气:971次

                      浅谈李和曾的《逍遥津》

   京剧《逍遥津》又叫《白逼宫》,取材于《三国演义》,是高派老生的代表作之一。它讲的是:汉献帝刘协因曹操权髙势重,恣意专行,挟天子以令诸侯,逐与伏后计议,派心腹内侍穆顺给伏后的父亲伏完密送血诏,嘱约刘备、孙权为外应,择日除曹。不料曹操从穆顺的发髻中搜出血诏,带剑入宫逼主,当着汉献帝的面,命华歆将伏后活活乱棒打死并毒死伏后的两个儿子,诛杀伏完和穆顺全家。剧中有一段久负盛名的二黄成套唱腔“父子们在宫苑伤心落泪”,高派亲传弟子李和曾仔细揣摩人物的心理状态和身处的环境,唱腔别具新意,唱得既悲怆奔放又激愤异常。其中长达11句的“欺寡人”排比句,几乎每句精雕细刻,不落俗套,充分发挥高派擅演悲剧的特长,堪称京剧老生声腔艺术之典范。

首先汉献帝在幕内高声叫板“伏后!”“御妻!”声调高亢,凄楚哀伤,撼人心魄。人物未出场亮相,就已先声夺人,将观众带入伤感悲愤的境界。铿锵有力的音乐前奏引出《二黄导板》“父子们在宫苑伤心落泪”这段“灰堆”辙,李和曾一张嘴就是高派“楼上楼”的唱法,一个“哇”字挺拔激昂,节拍自由地在高音区延展,几经婉转落在“子们呀”又缓缓拉开,一波三折。李和曾以充沛的气力唱得满宫满调,动人心弦。“在宫苑”三字带着哭腔唱得悲怆委婉又顿挫有力,伴随板鼓疾风骤雨般地敲打至“伤心落泪”时声调翻高,节奏紧促,唱得起伏跌宕,大气磅礴,将汉献帝满腔悲愤和怨恨倾吐的淋漓尽致。只此一句就用时2分半钟,唱腔在音乐和板鼓密切烘托下,时而如云绕雾间,时而似雨打芭蕉,时而若怒涛汹涌稍纵即平,时而仿溃堤决口浪底翻沙。高腔气势恢宏,低音迂回委婉,韵味深邃,丝毫没有感到沉繁冗长,反觉酣畅淋漓,荡气回肠,产生轰动剧场的爆棚效果。汉献帝披头散发携俩皇儿出场后“接唱《回龙》“想起了朝中事好不伤悲!”按惯例《回龙》尾腔一般甩出,以高亢委婉的拖腔赢得观众叫好连连。而在这里却反其道而行之。“伤“字出口轻启,由弱渐强,缓缓展开,拐弯后落在“悲”字上。而“悲”字又不是唱出,而是运用嘴皮子功夫“喷出”,“喷口” 极为有力,适时收腔,似可振聋发聩,真有心肺气炸的感觉。转《原板》“那曹孟德”利用装饰音唱出对曹操的刻骨仇恨,“与伏后哇”中的“哇”字虚词的滑音有如异峰突起,唱得激昂洒脱,别具韵味,包含着汉献帝对向外密送血诏事态发展的懊恼和失望。“害得她魂灵儿就不能相随”中“不”字重音下顿,“相”字出口拖长8拍,“随”字低音婉转,归韵到“呀”拖腔疾缓有致,刚柔相济,李和曾把人物此时此刻的心态拿捏得十分精准。接下来“二皇儿年岁小”的“小”字在汉献帝对身旁二皇子左顾右看中低音拖腔长达10拍之久,尾腔旋律变缓,声调压抑,用一个下行见低的拖腔,细若游丝,夹带着抽泣百转千回,余音绕梁,最后尺寸撤下来,在板鼓重重敲击下,音调高挑,又把节奏催上去,烘托出一位懦弱的帝王怜子之情和万般无奈的心理困境,做到曲情与词意的吻合,极具艺术感染力。在“我恨哪奸贼,把孤的呀——”,上半句唱得斩钉截铁,波澜起伏,下半句运用“滑音”凸显挺拔激越,洗练凝重,为后面做足铺垫。转入《慢板》“压根咬碎”唱得不同凡响,“根”字运用鼻音和头腔共鸣唱得深重有力。而“咬”字则一唱三叹,李和曾充分运用高低自如的好嗓子和充沛的气力以及扎实的功底,唱得别具一格,展示汉献帝对曹操的刻骨仇恨。进入后面的排比句唱得时而舒缓平静,似行云流水;时而起伏跳跃,如惊涛拍岸。每个“欺寡人”都唱得出口即收,不拖泥带水,表现出汉献帝对曹操发自肺腑的血泪控诉,也恰如其分地揭示其隐藏心底的无奈与概叹。至《垛板》“扬子江驾小舟,风飘浪打,浪打风飘就不能够回呀归呀!”,结构紧凑,抑扬顿挫。“不”字重音凸起,“回呀归呀”中的两个虚词唱得既夸张又奔放,音域跳跃明显,激愤再起。只一瞬间,转入《散板》“残兵败队”,“兵”字鼻音浓重,“队”字的拖腔起伏跌宕,让人从中听出汉献帝源自内心绝望的呻吟。而“又听得宫门外喧哗如雷”的“如”字一个“上滑音”又彰显出他内心的惊恐与不安。

李和曾不愧为高庆奎的得意高足,他在掌握高派艺术的基础上又兼修麒派,兼收并蓄,融会贯通。既有高派声音好、唱腔亮的风格特色,又借鉴麒派苍劲洒脱的艺术特点,凭借自己有一条得天独厚的好嗓子,每次神完气足地演唱此段,入木三分地表达出汉献帝既惧怕曹操的淫威与狠毒而心惊胆战,又难抑满腔悲愤的双重感情,台下观众一句一个叫好,一句一阵掌声,达到引人共鸣、令人同情、感人落泪的剧场效果。这就是表演艺术家与经典唱段相映生辉的永恒艺术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