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气凛然的《探阴山》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3/29 8:09:36         人气:1106次

                            正气凛然的《探阴山》

                                     王铁侠

京剧《探阴山》(又名铡判官)是一出净角唱功戏,它取材于《三侠五义》。此剧虽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但历经百年的精雕细刻,充分运用舞台布景和艺术手段,塑造了一个铁面无私、刚直不阿的包公那光辉感人形象,表达出历代百姓崇尚惩恶扬善、赞颂清官的淳朴心理,彰显基层民众那鞭挞丑恶、弘扬正气、惩治贪官的美好愿望。剧中二黄成套唱腔和颇具新意反二黄、及西皮唱腔,情酣意饱,荡气逥肠,颇具强烈艺术感染力。再加上起伏跌宕的旋律、声情并茂地演唱,把包拯那嫉恶如仇、秉公执法的正直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将一身凛然正气的“包龙图”血肉丰满地立于舞台之上,从而成为脍炙人口、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

    《 探阴山》讲的是:宋朝,少女柳金蝉元宵夜出外观灯,与家人失散,被无赖李保诱至喜鹊桥,逼奸不从,被缢而死。李保劫捋首饰移尸桥边,被书生颜查散发现;李保嫁祸于颜,糊涂知县江万里不察,误将颜绞死。颜死而尸不倒。颜母含冤告状于开封府,包拯乃下阴曹,令判官张洪代查生死簿,而簿上注明柳被颜所缢,包不信,游五殿、探阴山,访问柳鬼魂,更于仗义直言的油流鬼口中,得知判官张洪乃是李保娘舅,竟徇私枉法,将刊有李保害死柳金婵这页生死簿撕下捻成纸捻,做装钉绳用。然后篡改生死簿,将李保害死柳金婵改为颜害死柳并将这页加钉于生死簿内。包拯详查案情,揪出了包庇李保的判官张洪,铡了判官,惩治恶人,奇冤得到昭雪,颜柳二人送返阳间,患难相交,终成佳偶。

舞台上,夜色浓重,烟雾弥漫,如真似幻地展现地府的阴森。在激越凝重的前奏中,包拯在幕内唱《二黄导板》“辅大宋,锦华夷,赤心肝胆。”这“三三四”形式的十字句虽有小弯,但朴实无华。于沉稳中见舒展,在流畅中透溢着昂扬。表现出包拯忠心报国的坚定信念。出场后的包拯身披黑纱,在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护卫下,威严亮相。《回龙》“为黎民(哪)”唱得斩钉截铁,短促有力,显示包拯一心为民申冤做主的决心。“无一日心不愁烦。”“愁”字一出口就拖长8拍,演员运用净角特有的虎音配合胸腔共鸣唱得神完气足,经小弯过渡到“烦”字,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展现包拯忧国忧民的心境。演员从一登场就获碰头彩,一段裘味浓郁的唱腔引观众渐入佳境,此后句句精彩,掌声连连。至高潮处,场内呼声如雷贯耳。演员每到此处激情地发挥,往往赢得台下观众掌声如潮。接下来的《原板》“都只为(那)柳金蝉屈死得可惨,错判了颜查散年幼儿男,我且到望乡台亲自察看”。“柳”和“金”一字一板,顿挫有力。“蝉”字又是长达8拍的高音拖腔,气势如虹,令观众喝彩不绝。“我且到望乡台亲自查看”,行腔润调稳重低回,欲扬先抑,在低音区延展,为后面的高潮做足铺垫。包拯登上望乡台举目四望,一声惊讶。《垛板》“又只见,小鬼卒、(大鬼判,押定了屈死的亡魂,项带铁链,悲惨惨,惨悲悲,阴风绕,)吹得我透骨寒。”这一句唱采用插入一连串垛句的手法,层层递进,环环相扣,淋漓尽致地展示冥间地府阴森凄惨的景象。一句“惨悲悲呀!”高亢激昂,刚健舒朗,天籁之腔犹如穿云裂石般的龙吟虎啸,有着撼人心魄的感觉。“吹得我透骨寒”则唱得委婉细腻,刚柔相济,拖腔千回百转,音调时轻时重,烘托出包拯处境的艰险困苦,成为这一大段的核心高潮。《原板》“正南方一阵明一阵黑暗, 望开封那就是自己的家园。 牙床上睡定了无私铁面, 王朝马汉睡卧在两边。 可怜他初为官定远小县, 可怜他审乌盆又被人参; 可怜他铡驸马险些遭难, 可怜他为查散下阴曹游过了五殿(一殿一殿)哪得安然。”这段唱一连运用 四个排比句,展现包拯从官的坎坷经历。前四句唱的平铺直叙,如同小桥流水,自然流畅。凸显的是四个排比句。前两个唱腔平淡无奇,从“可怜他铡驸马险些遭难”旋律变缓,声调压抑,用了一个下行渐低的腔,把尺寸撤下来。从“可怜他为查散下阴曹游过了五殿(一殿一殿)哪得安然。” 起节奏加快,音调上扬,尤其当红名净孟广禄独树一帜地又添加(一殿一殿)唱词,再把速度催上去,尺寸拿捏得十分精准。张弛有致,又脆又帅的节奏,使唱腔有了动人心弦的变化。高调大嗓的“安”字拖腔又是8拍,一气呵成,通过唱腔的节奏劲头,迟疾顿挫,将老包刚正不阿的凛然正气,又情动于衷的百转柔肠一笔勾出,感慨、振奋等多种感情 一齐涌上心头。人物的感情已经浓烈到了极点,从而使观众在耳熟能详的声腔中咂摸出新的意境来,颇有嚼头,达到轰动剧场的高潮。接下来“一阵阵(那)阴风起甚是悲惨, 那就是受罪处名叫阴山。 柳金蝉一定在那厢受难, 包拯今要入虎穴龙潭。 叫王朝和马汉忙催前趱。”“阴”和“起”字走鼻腔共鸣,“阴”拖长4拍,“起”字尾音铿锵有力,起伏有致,“甚是悲惨”又恢复到原来节奏。最后一句(散板) 山洼内因何有这一鬼孤单——。“有”字在高音区拖长,声宏气足,将净角那黄钟大吕、醇厚绵长的雄浑气度展现到极致,从而再次博得满堂彩。

这段唱京剧大师裘盛戎那细腻传神、韵味饱满的演唱特色及洒脱秀密于一体的工架表演,方荣翔先生巧俏相连、刚柔相济的儒雅风格,各有千秋。如今中青年一代演员凭深厚的功底,也有不同凡响。天津青年京剧团当红铜锤花脸演员孟广禄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嗓音高亢、气力充沛、行腔委婉、韵味醇厚,颇具方荣翔之神韵。他曾凭此段唱在1987年的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上脱颖而出,荣获“最佳演员奖”。 有人评价说,孟广禄的先天条件无论是身材或是嗓音都不是十分出色,是他的执著和勤奋成就了他的名声。我每欣赏此段唱时,感叹他的激情投入,给人一种久违的荡气迥肠的感觉,让我百听不厌;同时他的人格魅力、敬业精神,更让我钦佩,有所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