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志士血洒大经路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3/26 11:02:53         人气:2285次

                         辛亥志士血洒大经路

                                 李海涵

    一位历史学家说过:“近代中国看天津,天津百年看河北,河北百年看中山路”。(河北是指天津市河北区)

   1901年,满清的重臣李鸿章临死前向清政府推荐袁世凯继任他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职务。1902年8月15日,新任直隶总督袁世凯从八国联军“都统衙门”手下接管了天津。转年,他就在直隶总督衙门北面的铁路线上修建了火车站,这就是今天的北站。据说,该车站原是清末准备为慈禧太后来津阅兵下火车换乘“銮舆”而设的停车站。此外,袁世凯建车站的初衷也是为了方便他来往于京津保之间,因为老龙头车站前的地段在租界的包围之中,在外交上须得事先照会。当时,袁世凯官至“当朝一品”,出门八抬大轿,前有仪仗,鸣锣开道,这样威风地通过租界,会受到俄、意、奥租界的限制,对他的活动很不方便。为此,袁世凯便在京山,津浦两大干线的交会处修建了这个车站。与此同时,袁世凯还将设在金钢桥北原准备为慈禧太后来津阅兵“驻跸”而建的“行宫”(今金钢花园、第二医院旧址)改建为直隶总督衙门。1903年,袁世凯又自北站至直隶总督衙门之间开辟了一条几华里的大街,取名为“大经路”。天津解放后,更名为“中山路”。

   大经路是一条反帝、反封建、反抗外来侵略的路。天津人民在这里曾为辛亥革命做出过重大的贡献。1911年10月10日,武昌新军打响了起义的第一枪,义旗一举,全国各地纷纷响应。此时,拥有50多万人口的北方重镇天津,仍在清政府的反动控制之下。天津的形势如何,举足轻重。在这里,崛兴的革命力量为支援南方斗争,扩大革命声势,向清王朝展开一场犁庭扫穴的斗争!

   辛亥革命时期,由革命党人发动的“天津起义”就是在大经路举事的。

   1912年1月初,北方革命协会会长胡鄂公从天津经秦皇岛乘船南下,10日抵上海后,曾与沪军都督陈其美会晤。陈告诉胡:孙中山正在积极规划北伐,希望北方采取武装行动加以配合。胡到达南京后,偕陆军总长黄兴到总统府谒见孙中山,孙明确表示:“北方革命运动,固重于目前一切也。”并当场命黄兴从陆军部拨给北方经费二十万元。很明显,孙中山是寄希望于北方的武装起义的。胡鄂公北返天津后,于1月27日在法租界老西开召开了北方革命协会各团体代表紧急会议。在这次会议上,胡鄂公传达了去南京谒见孙中山的情况,然后讨论建立北方革命军总司令部及发动武装起义问题。会议推举了胡鄂公为北方革命军总司令;至于起义的时间,最后议定:“事关军事秘密,应由北方总司令部决定。”

  当日下午,北方革命协会在法租界吉祥里十四号召开会议,具体研究了天津起义及京、保、通各地响应的步骤,确定于1月29日夜12时举事。计划分为九路军,以进攻位于大经路的直隶总督衙门为主要目标,同时攻占巡警道署、督练公所及电报电话等通讯机关、桥梁、铁路道口等,一部分清军及巡警经过策动在起义后可以响应;在攻占督署之后,立即宣布成立津军都督府。对北方革命军总司令部及津军都督府的各部部长人选,也分别作了安排。

   1月29日,预定的起义日期来到。根据事先的部署,由同情中国革命的一个姓谷村的日本人及担任翻译的王一民两个人负责燃放信号炮。这一天的晚上,他俩在执行任务前痛饮一番,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出发,潜伏于督署附近的一家木厂内,等待时间的到来。至10点钟时,邻院的时钟误打了12下,谷村看了看自己的夜光表,却看错了长短针,忙说:“时间到了!”立即燃放了信号弹。在点火时,王一民竟将谷村当场炸死。由于过早地发出了起义信号,各路队伍一时措手不及,有的聚集不齐,有的被迫仓促行动,因而原部署全被打乱。第一路司令姜赐卿纠集各路队伍一百二十余人,集中力量攻打督署,却遇到清军的强烈抵抗并被包围。在战斗中,第七路司令林少甫、第九路司令韩佐治相继战死。姜赐卿也受重伤,攻占督署的举动宣告失败。其他各路军亦均失利,殉难多人。天津起义就这样失败了。这是天津革命党人抛头颅、洒热血,最后一次向清王朝统治的猛烈冲击。

   在辛亥革命时期,天津是北方革命的一个重要据点及发源地,辛亥风雷滚滚,革命活动甚为活跃。一些革命团体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除共和会、铁血会外,还有光复团、急进会、女子暗杀团、北方革命总团、北方共和团等等,各派政治力量更猛烈地冲击着清王朝的反动统治。天津暗杀团团长薛成华(直隶省无极县人),原系保定盲哑学堂教员,后来加入共和会,积极从事革命活动。面对清王朝残酷镇压革命的血淋淋的现实,薛成华决心铤而走险,组织暗杀活动。

  1912年1月16日,也就是革命党人彭家珍在北京炸死敌视革命的清朝权贵、宗社党首领良弼的同一天,薛成华和暗杀团的团员尹渔村、樊少轩、周希文、张在田等人准备在位于大经路东北端的天津新车站(今天津北站)刺杀北洋巡防大臣、直隶镇守使、天津镇总兵张怀芝。薛成华在组织这次暗杀之前,已报定必死的决心,在枕边留了一首绝命诗:“男儿死尔果何悲,断体焚身任所为;寄语同志须努力,功成早建荡夷碑!”就在这一天的上午,薛成华等5名志士,暗藏手枪和炸弹潜伏在站台的人群中。上午11点许,张怀芝走出车厢,薛成华立即冲上前去,奋不顾身地扔出了一枚炸弹,炸中车厢,炸伤了一名卫兵。张怀芝也被震昏在地。在硝烟弥漫中,薛成华又投出了一枚炸弹,他的助手尹渔村等人也连续开枪射击,但都没有置张怀芝于死地。当时,军警火速赶到,包围了薛成华,尹渔村、樊少轩等人趁乱撤走。薛成华拔枪抵抗,击伤两名军警后被捕,当晚即被凌迟处死。薛成华牺牲时年仅19岁,正如他的同志们在挽联所赞誉的那样:“让盲者见光明,教哑子能语言,舍己为人,一方慈悲善士;炸民贼于下车,痛神奸之窃国,粉身取义,千载革命英雄。”给了薛成华高度评价。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它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开启了中国走向现代的一个重要的历史时代。天津是中国北方重要的城市之一,在中国近代化的历程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辛亥革命期间,天津作为中国北部政治运动的中心,其蓬勃发展的革命运动给予清王朝以致命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