脍炙人口的《坐宫对唱》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3/24 9:18:41         人气:1371次

                     脍炙人口的《坐宫对唱》

                              王铁侠

     

《坐宫》是一折唱功颇为吃重的生旦“对戏”,它几乎囊括西皮所有的板式,千变万化,将“言前”辙运用到极致;它的特色既要求生、旦两个演员不仅要有高低自如的好嗓子,音调同在一个高度,而且要配合默契。由于此折是全剧的戏核,较之后面几场戏,高潮迭起,先声夺人,再加上剧中夫妻逗趣,京白对韵白,耐人寻味。在45分钟的演唱中,结构严谨,情节顺畅,旋律鲜明。因此是生、旦唱腔成就较高的传统戏之一。二百年来多少“名角儿”唱红了这出戏,这出戏又捧红了多少“名角儿”,尤其最后的那段夫妻对唱是极富艺术魅力的高潮,每次重大节日京剧晚会上,这段唱不可或缺,倍受观众欢迎。因此几代人传唱,历久不衰。

《坐宫》讲的是杨四郎闻知佘太君来到雁门关,探母心切,不能成行,心中郁闷,被铁镜公主看破,几经探问,夫妻互述衷肠,贤惠的公主答应帮助他盗令出关探母。

当杨四郎以激越悲怆的大段“西皮”成套唱腔向公主哭诉一番,坦露实情,思母心切,深深打动公主的心。辽宋虽为宿敌,杨家与辽皇室更有血海深仇,但杨家将的忠勇无双,却是连他们的仇敌都心存敬意的。因此,公主得知真相后,非但没有怨恨责备,反觉怠慢杨四郎。“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 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 他思家乡想骨肉就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 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 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这八句“西皮流水”唱得情真意切,十分流畅,尤其“海量放宽”四字旋律变慢,唱得婉约温柔,脉脉含情,平添了铁镜公主贤德仁厚,宽宏大量,让人怦然心动。伴随杨四郎高叫一声“公主啊!”转入那段经典的“西皮快板对唱”,“ 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 贤公主又何必礼仪太歉。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 实难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铁镜公主 :“ 讲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 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 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杨延辉 :“非是我这几日愁眉难展, 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 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贤公主若容我母子相见, 到来生变犬马结草衔还。”  铁镜公主: “ 你那里休得要巧言狡辩, 你要拜高堂母是我不阻拦。” 杨延辉 :“ 公主虽然不阻拦, 无有令箭也难过关” 铁镜公主: “ 有心赐你金鈚箭, 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杨延辉 :“ 公主赐我的金鈚箭, 见母一面即刻还。” 铁镜公主 :“ 宋营离此路途远, 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杨延辉 : “宋营离此路途远, 快马加鞭一夜还。” 铁镜公主 : “适才叫咱盟誓愿, 你对苍天就表一番。”这28句“快板”时而亚赛重锤击鼓,声声震耳;时而又像珍珠落玉盘,清脆玲珑。从节奏上环环相扣,层层递进,于曲调中抑扬顿挫,一气呵成,声声传递着人物内心激荡的情绪。尤其在“有什么心腹事你尽管明言。”字如珠玑,刚柔相济,增添了美的艺术享受;“你对苍天就表一番”唱的铿锵有力,顿挫有序,将公主矛盾的心理渲染到极致。公主表示愿助四郎一臂之力,但"怕你一夜不回还";四郎则急切地保证信守诺言,以至跪下盟誓。唱腔优美动听,旋律起伏跌宕,既有情趣,又具高潮。功底深厚的名角(像李维康、耿其昌等)唱这大段“快板”时,以精湛的唇齿之功,娴熟的演技,唱得句头压句尾,衔接紧密而天衣无缝,人与角色浑然天成,魅力四射,令观众喝彩声震耳欲聋,大呼过瘾!四郎盟誓后,铁镜公主 在 “西皮流水板”“ 一见驸马盟誓愿, 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到后宫乔改扮,盗来令箭你好出关!”中“乔改扮”三字旋律拉长放缓,唱腔在高音区延展,更显悠扬高亢。而“西皮摇板”“盗来令箭”则唱得胸有成竹,斩钉截铁,小过门伴奏也嘎然而止,缓缓引出重音“你”字,而“好出关呐!”的“好”字则轻声唱出,细若游丝,缓缓拖长成枣核形,音量逐渐放大,随后起伏有致,委婉动听地恢复到原速。短短四个字的声腔,淋漓尽致地展现铁镜公主极尽夫妻温柔缠绵之情,以情拖腔,以声达意,引得台下观众又是一片掌声。杨延辉送走公主后,在一阵激动人心的紧锣密鼓中,迎来了观众期待已久的“叫小番”__那段脍炙人口的“西皮快板”,“一见公主盗令箭, 不由本宫喜心间, 扭转头来叫小番!” 这是此折戏的最高潮,观众早憋足劲儿,翘首以待地等着听这一声响遏行云的“嘎调”,演员发挥出色则锦上添花;唱得不好,功亏一篑。一个“番”字穿云破雾,直冲霄汉,余音绕梁,韵味十足,给人以美不胜收的艺术享受。最后一句(西皮散板)“ 备爷的千里战马扣(厄)连环,爷好出关!”“环”字起伏跌宕,铿锵有力,将杨延辉过关探母的喜悦之情流露无遗,产生强烈的艺术效果。“好”字悠扬响亮,“关”字拖腔归韵,音断气连,韵味悠长,做到曲情与词意紧密吻合,极具艺术感染力。这段唱由于各流派演唱的风格与韵味迥异,往往收到异曲同工的艺术效果,欣赏其音像制品令我回味无穷,百听不厌;聆听剧场实况,更让我心潮澎湃,如醉如痴,这就是传世经典唱段永恒的艺术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