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唱京戏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3/22 9:24:09         人气:958次

                            我爱唱京戏

                                王铁侠

  我是个京戏迷,从少年时代起就被京戏那博大精深的艺术,优美动听的唱腔所感染,以至被迷得每日清早不管风吹雨打,坚持出去练功吊嗓子。

    几十年来,京戏伴随着我从津城海河边,唱到塞外边陲,如今又唱到古城风景如画的竞秀公园。唱戏时,聚气凝神,气从丹田起运用“舌齿唇鼻喉”五音和声腔共鸣,放开喉咙引吭高歌。既改善肺部呼吸,扩大肺活量,又加快全身血液的循环,达到气血通畅,通过吐故纳新的呼吸,排出体内有害废物,从而“清气上升,浊气下降”.还有那围观者的掌声,同行们的和彩声,感人肺腑。这美妙无比的意境,潇洒惬意的感受,就象品尝着玉液琼浆,心里有说不出的美,这种乐趣局外人是难以体味的。唱京戏还能健身养生,化纤厂一位工程师票友身患多年糖尿病,痴迷京剧后,不知不觉中竟把此病唱没了!

     退休后,没有工作的羁绊。身居社区,以戏会友,结交不少老戏迷。我们每周三晚上齐聚社区“老年之家”排练节目;白天按时守约地汇集在宽敞的地下车库放声高唱。在悠扬悦耳的京胡,月琴等乐器的伴奏下 ,十几个老戏迷轮番登场各展风采。你“甘露寺”唱得酣畅淋漓,起伏跌宕;她“捧印”一段唱得委婉凝重,声情并茂,更激动人心的是身旁的观众那喝彩与掌声不绝于耳,令人陶醉,让我细腻地领略国粹艺术美的享受和无与伦比的幸福。

1994年初夏,我参加了“保定市京评梆票友大赛”。北滨河公园里 黑压压一片观众,望着台下市局领导和评委,望着长枪短炮般的录相机,摄影机,心里好像打鼓“咚咚”响个不停。我想:“尽管今天强手如林,我也豁出去了,全力以赴地发挥,人生能有几次搏?就算是为振兴国粹而贡献一份力量吧!”稳定情绪后,耳旁响起唱腔伴奏乐,我唱起马派传统名剧《淮河营》里那段脍炙人口的“西皮流水板”。我努力展示马派那潇洒飘逸的风采,淋漓尽致去表现他那婉转俏丽的韵味,将“三人同把鬼门关上爬”那一波三折的大甩腔唱得迂回委婉,一气呵成。台下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沁人心脾的喝彩声不绝于耳。台下的戏迷们真热情啊!我胸间涌动着妙不可言的喜悦,鞠躬退场。后经过评委筛选,我荣获“优秀演唱奖”。更让我激动不已的是我在台上一展戏喉的风采,竟在后来的保定市电视台新闻时段反复播映多次。虽然光彩照人的演出画面只在电视屏幕上停留十几秒钟,但我却心满意足,欣喜非凡。我幸运地走进电视,美美地过了一把戏瘾!那情景,那滋味至今历久难忘,刻骨铭心。每每回想起这件事,我心潮激荡久久不能平静,胸间荡漾着甜蜜之感,人也仿佛年轻了许多,它毕竟在我晚年生活留下一抹亮丽的色彩。定居天津,去年五月,我有幸参加在古文化街举办的《天津第一届知青戏曲大赛》,不仅展现自己艺术风采、登台获奖,而且以戏会友结交更多票友,切磋交流,共同提高演唱水准。唱戏是我晚年不可或缺的爱好。如今我虽然年过花甲,但身强体健,精神矍铄,什么糖尿病,心血管病都对我远而避之,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深知,这得益于几十年如一日地迷恋京戏。为美化和丰富晚年生活,促进身体健康,京戏将伴随我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