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京剧唱腔的行腔韵调

作者:王铁侠         发布时间:2014/3/17 7:57:55         人气:957次

                     浅谈京剧唱腔的行腔韵调

                                   王铁侠

京剧艺术讲究“唱念做打”,把唱功摆在第一位,足见其重要性。许多戏迷票友很羡慕专业演员唱得字正腔圆,悦耳动听。是什么原因呢?除了天赋的嗓音条件外,这就涉及到梨园行所讲究的“字儿、味儿、劲儿、气儿”。

“字儿”就是发音吐字力求字的完整性和美化感,要唱出“字头、字腹、字尾”来,讲究“归韵正确,收尾到家”。所谓归韵就是通过不同的口型(即:开口呼、齐齿呼、合口呼与撮口呼,简称“四呼”)唱出字的音韵,把字的音形准确而完美地表达出来。《锁五龙》的“号令一声绑帐外”,““声”字即“sh—en”(上口),小弯短促,随即转入衬字(呐),尾随伴奏过门,缓缓唱出“绑帐外”。如同念汉语拼音,“外”字唱成“wu—ai”,按字行腔,腔随字走,字头、字腹、字尾清晰明朗,沉稳舒缓,很好地表现豪杰视死如归的心境。

“味儿”京剧声腔不仅运用“上口字”、“尖团字”,更注重装饰音、擞音、滑音、泣声,要求“舌齿唇鼻喉”五音俱全,配合头腔、胸腔和脑后音的声腔共鸣,让声音更加饱满打远。如“北、白”不能唱念成“bei 和bai”应为“be”,“个、哥”不能唱念成“ge”,应为“guo”,“泪(lei)”则为“lui”,等不一而足。发音以舌抵齿为尖字,以舌抵腭为团字,要求尖团分清,咬字归韵。滑音唱来颇有一定难度,为声腔的细腻俏丽增加美感,形成巧俏相连、回味无穷的意蕴。《上天台》里“王离了龙书案”的大段唱腔中用得较多。脑后音、头腔共鸣的运用马连良先生当属佼佼者,据说当年他教学时常以此为耀,教育弟子要练好脑后音。在《甘露寺》第一句“劝千岁杀字休出口”中运用得恰到好处,起到先声夺人的效果。

“劲儿”生旦净行的声腔讲究起伏跌宕,节奏缓急有致,不能从头到尾一股劲儿,形成无味的“一锅汤”。根据剧情铺陈和现场气氛,节奏该快则快,该慢则慢,声调高低有序,欲扬先抑,从而产生强烈对比的艺术意蕴。

“气儿”唱戏不光力求“丹田”用气,更注重行腔中适时“偷气”、“换气”,寻找“气口”。有人形象的比为“吸气如闻花香,呼气似蚕吐丝”,就是讲唱者吸气时犹如俯身近花深深吸上一大口花香,存储腹内。呼气则如春蚕做茧,缓缓吐丝,不能将气一泄而出。唱“慢板”气口好找,可以从容不迫地换气,节奏快的板式就要学会“偷气”,适时换气,否则就会打乱节奏或声嘶力竭而显气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