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袁氏宅邸”史话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2/7 16:35:09         人气:1591次

                    天津“袁氏宅邸”史话  

                               李海涵


   天津现存的各类历史风貌建筑,汇集了世界各国的建筑风格和艺术,是一座难得的建筑艺术宝库,它饱含着天津的人文历史,凝缩了中国近现代史的重要篇章,记载着天津城市的时代变迁,构筑了天津的城市特色和风格,既是城市文化的重要载体,更是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和城市资源。

   在金汤桥和北安桥之间的海河东岸,耸立着一座造型优美、参差错落的具有德国尼德兰式风格的建筑,它成为海河边的天津一景,令人心驰神往,给人以美的享受,是天津近代小洋楼建筑的经典之作。这幢别具特色的花园式建筑被称之为“袁氏宅邸”。1997年,被列为市级保护文物单位。

   走进“袁氏宅邸”,扑面而来的是历史的厚重和浓郁的沧桑感。它始建于1908年,占地1836平方米,建筑面积2217平方米,是袁世凯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后不久,以低价从奥租界购得,委托德国和英国建筑师设计建造的。1916年,做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凯,在一片唾骂声中忧郁而死。当时这幢小洋楼尚在建造中,直到1918年才竣工。建成后,袁世凯的家人入住,而袁世凯并没有真正住过这幢豪华宅邸。因此,对这幢小洋楼的准确称呼应是“袁氏宅邸”。

   说起“袁氏宅邸”还要从这幢建筑的督建人袁乃宽谈起……

   袁乃宽,字绍明,河南项城人,生于1868年。此人不仅与袁世凯有族亲关系,也是袁世凯政治上的亲信。1910年后,他历任天津知县、拱卫军军需总长、镶红旗蒙古副都统、筹备煤油矿主办。1915年,他积极为袁世凯称帝进行活动。袁世凯死后,1923年,又出任高凌蔚内阁的农商总长。1924年卸职后,他在“袁氏宅邸”里闭门深居作寓公。

   “袁氏宅邸”由主楼和次楼组成,主楼平面布局呈L形,三层砖木结构。入口处的4层八角形塔楼极其精美,透过每扇窗户均可见海河流水。传说如此设计以取吉祥,因为水在民俗观念中是财的象征,无论海河水涨水落,河水总能流向屋中,好运无尽。而高耸的红瓦陡坡屋顶上矗立着精巧玲珑的采光亭,系仿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圣玛利亚大教堂”穹顶式建造,其外形又比意式建筑增加了一道反向曲线,且简练活泼有力,更为生动,门廊方柱与圆柱相结合,做到了尽善尽美,而主楼东侧二楼上有拜占廷风格的小尖穹顶与塔楼相互映衬,形成德国建筑的独特风貌。小楼内部结构包含了许多中世纪遗风,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当年,住宅一层有大客厅、书房、餐厅等,二层为卧室。楼内的设计也独出心裁,特别设有隐身处和脱身处。隐身处的位置是在二楼右侧拐角处有一个小门,门内有钢筋混凝土楼梯,上可到楼顶、下可直通地下室。若关上小门则找不到上楼和通往地下室的楼梯。“脱身处”脱身处巧设在3楼的凉亭,从这里可达后花园余门,从此门可脱身逃跑。院内还建有后花园,园内有假山、游廊、钓鱼亭台和花窖等,在天津的历史风貌建筑中颇为难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位德国的建筑师在来津参观完“袁氏宅邸”后,惊讶地感叹“袁氏宅邸”的建筑风格在西方建筑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他的论著中,对“袁氏宅邸”作了更为形象的表述:……论其风格,它是中世纪“罗马风”的演变,掺进了日耳曼民族自己的建筑手法。集中古堡式平面布局,高耸塔楼,民间流传的陡式坡顶,坡面檐口处开设老虎窗。墙身拔地升起,高过屋顶。山墙呈阶梯形,每个阶梯放置球状雕饰,其出处始于尼德兰。因为西方古建筑往往是山画沿街成为主要入口,其装修重点自然以此为最。在山墙阶梯上顺势安放一个s形的牛腿,僵硬的直角变成了波浪。这种装饰属于西方流行的传统题材,有的细部含有巴洛克手法……。它确立了德国建筑风貌的独特历史地位。

   “袁氏宅邸”见证了海河的风雨沧桑,已经成为海河之畔独特的人文景观。在海河两岸综合开发改造工程的带动下,“袁氏宅邸”等一批名人故居经过精心修缮,一洗历史的浮尘,恢复了昔日的尊贵“本色”,为天津“世界建建筑艺术博物馆”增添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如今,“袁氏宅邸”改为“首府大酒楼”,成为奥式风情街区的一道亮丽风景。

   皓月当空,五彩斑斓的海河上,几艘游览船通体放光,逶迤穿梭;高楼林立的意、奥式风情区,千百盏千姿百态的灯笼迎风摇曳。看啊,“袁氏宅邸”如同诗般瑰丽,画般壮美,梦般甜蜜,酒般香醇。她像似镶嵌在海河岸边的一块熠熠生辉的宝石,风姿绰约、绚丽多彩;以质朴迷人般的风采,欢迎来自祖国各地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