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都督街”史话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1/23 9:08:53         人气:1721次

                         天津“都督街”史话 

                              李海涵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法国继英国之后和美国同时在天津设立租界,至1935年正式定型,其范围是:东至海河,西至西小埝(今新兴路),北至秋山街(今锦州道)和西大埝(今四平东道),与日租界相连,南至圣路易路(今营口道),与英租界为邻,面积共2836亩。

   目前,原法租界区域周边商业繁荣、交通便利,位于该区域内的风貌建筑保存完好,商贸、旅游开发潜力巨大。一是金融银行建筑多,其中有代表性的有:具有欧洲折衷主义风格的原东莱银行(今承德道与和平路交口处)、采取西洋古典建筑形式的原盐业银行(今赤峰道12号),原浙江兴业银行(今滨江道与和平路交口)、体现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原中法工商银行大楼等十余处。二是商业建筑多,重要的建筑有劝业场,交通饭店、惠中饭店等。三是娱乐建筑多,比如原法国俱乐部(今青年宫)、原光明社(今光明影院)、原明星影院(今滨江剧场)、原北洋大戏院(今延安影院)等。四是宗教、文化教育类建筑比较突出,如:西开教堂(滨江道西端)、天主教修女院(今承德道21号)等宗教建筑,原法汉学校(今21中学)、原圣约瑟中学(今11中学)等文化教育设施。

   在原法租界内,赤峰道是一条特色鲜明的老街。它东起张自忠路,西至南京路,中间与陕西路、山西路、河南路等13条道路相交,全长近2000米。赤峰道是随着法租界的扩张分段筑成的。1886年,建成的今解放北路至和平路段,名巴斯德路,又称八号路甲;张自忠路至解放北路段,名水师营路,又称八号路乙。巴斯德路是为纪念法国著名科学家巴斯德命名的,他是种牛痘发明者,为人类抗御传染病作出过杰出贡献。水师营路的名称,则源自驻扎该街的法国兵营。1897年,法国工部局又修建和平路至南京路段,名丰领事路,又称三十二号路。丰领事路以驻津法国领事“丰大业”的名字命名。在1860年发生的“天津教案”中,丰大业无端开枪,打死天津知县刘杰的随从高升,被愤怒的民众当场殴毙。1943年,占领法租界的日本当局,将三段路分别更名为兴亚三区八号路甲、兴亚三区八号路乙、兴亚三区三十二号路。1946年,国民党政府这三条路统一命名为“赤峰道”。因为过去这里居住的“下野督军”较多,所以人们称这条街道为“都督街”。

   说起这条“都督街”,还要从这些下野的北洋军阀谈起……。

  在过去,天津的老年人都知道,北洋政府军阀官僚的政治活动,前台是北京,后台却在天津。因为他们在上台之前,往往是先在天津的租界地里策划;下台之后,又往往腰缠万贯、拥妻抱妾,到天津的租界里作寓公,坐享富贵。有的还要重新策划,妄图东山再起。原因是,他们的真正后台是洋人。在租界里,洋人可以派巡捕为他们的“公馆”作警卫,保护他们的安全。在租界里,允许他们自备枪支,雇佣保镖为他们护院。他们还把搜刮来的大批金银财宝村如外国银行,有的不但不要利息,还要交付保管金。于是,洋人在政治上既可以调动操纵,在经济上还可以坐收渔利。

  在天津的法租界,有许多设计新颖的花园别墅,特别是赤峰道一带,楼台突兀、风格各异,有的雄浑刚劲,有的俊秀典雅,可谓千姿百态、琳琅满目的建筑艺术佳作,使法租界成为旧中国达官显贵的避风港和高级住宅区。到这里落户的下野军阀、文人墨客和前清遗老遗少,他们的身份、政治背景及幕前幕后的活动,都或多或少地折射出旧中国的一段历史。

  在这条“都督街”里,住有任过苏皖浙闽赣“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直鲁联军总司令”张宗昌,“浙江督军、淞沪护军使”卢永祥,“山东督军”郑士琦、田中玉,“福建督军”周荫人、李厚基,“广东水师提督”李准,“浙江督军”陈光远,“天津镇守使”赵雨珂、谢雨田,东北军的杨雨霆,“热河督统”汤玉麟等人。住在“都督街”附近的还有“湖北督军”王占元,袁世凯的“陆军总长”陆锦,“直鲁联军”总参谋长金寿良,“二十六路军总指挥”孙连仲等人。这些督军们的住房,多是红门绿窗,虽然是西式的楼房和围墙,但却喜欢涂饰以中式富丽堂皇的色彩。每家一幢,各有庭院,豪华作态,争雄斗胜。这里距天津市的繁华中心劝业场商业区近在咫尺,吃喝玩乐,事事方便。白天车水马龙,街道畅通,晚间灯火通明,座座楼房里散放出猜拳闹酒、跳舞、打麻将的狂欢笑声,深夜不停。“七七事变”后,这条“都督街”逐渐萧条,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占领了租界,寓公们失去了作靠山的洋人,灯红酒绿的宴乐生活遂烟消云散,这条街也就黯淡无光了。

  如今,赤峰道两侧的建筑,还基本保存着解放前的面貌,多为二或三层砖木结构楼房,法式建筑居多;偶尔也有一些五六层的办公楼或居民楼,是1976年震损后新建的,但总体的数量并不多。

  多年来,赤峰道以其独有的景观,酣酽的意蕴,在千百次的日出日落中,上演了无数次的历史活剧。这里没有悬念的阻隔,而是充满了历史的烟霭。昨天的记忆,充满了深沉与永恒。改革开放后,和平区政府对历经风雨、退却浮华、饱览了岁月沧桑的赤峰道进行了全面改造,使赤峰道以成为一条既有历史,又有文化,过去和未来在这里和谐相遇的天津品牌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