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德租界史话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12/18 8:56:43         人气:2300次

                            天津德租界史话

    租界是西方列强使用武力强迫清政府在中国的通商口岸内,对中国实行武力恫吓、政治控制和经济掠夺的基地,实行完全独立于中国的法律制度和行政管理系统之外的一套殖民统治,俨然成为“国中之国”的独有的社会现象。至20世纪初,在天津城厢东南的海河两岸,先后设有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日本、俄国、意大利、奥地利和比利时九国租界,成为全中国乃至世界上租界最多的城市。

   天津的租界是帝国主义扩大侵华势力的桥头堡,它既是天津半殖民地化的重要标识,也是帝国主义妄图瓜分中国的一个缩影;它见证了近代中国百年的历史风云,在那些各具欧陆风情的建筑中,静静地承载着历史,向人们诉说着沧桑的往事……

   清光绪21年(1895年)5月,德国驻华公使绅柯向清廷总理衙门提出照会,借口德国在中日甲午战争中“迫日还辽(东半岛)”有“功”,向清政府索取租界,要求享受与英、法等国同等特殊待遇。清政府饬令天津海关道同驻津德国领事商谈划定租界事宜。1895年10月30日,天津海关道盛宣怀、天津道李岷琛与德国领事司艮德签订了《天津条约港租界协定》,允许德国在天津永久设立租界,界址为:东临海河;北接美租界(今开封道东段);西至海大道(今大沽路);南自小刘庄之北沿小路(今琼州道)至海大道。占地1034亩。

   清光绪26年(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天津后,德国人乘机扩大租界。1901年7月20日,德国驻津领事秦莫漫与天津河间道张莲芬签订了《德国推广租界合同》。清光绪28年(1902年),在直隶总督袁世凯派天津海关道唐绍仪接收联军都统衙门时,德租界当局已将德军占据之地划入新界。即扩张后的德租界地界为:东临海河;北沿马场道与英租界接壤;南自小刘庄之北沿小路(今琼州道)至海大道(今大沽路);西起马场道沿李家花园(今人民公园)西墙,过西楼村到崇德堂砖窑处,总计占地2304亩。

   天津德租界建立后,租界当局便修筑了一条德租界的主干道路——“威廉街”(今解放南路),并与英租界维多利亚道(今解放北路)相连。随后,德租界当局以威廉街为中心,先后在周边修建了30多条道路,形成了四通八达的道路系统。并在海河下游小刘庄附近建造了“亨宝码头”,开设了轮船公司,并自备大型客货轮,开辟了从德国驶往天津及天津与大连、烟台、青岛间的航线。

   1900年,德国政府在天津设立了“领事代办处”,后升格为领事馆。1907年,德租界当局又在威廉街兴建了两层砖木结构,对称布局,设弧形车道,通到主入口,入口开拱门,顶部立三角形山墙,屋顶的阁楼空间很大,上开曲线形老虎窗;四处翼楼设计成外凸状,顶部为梯形,使屋顶隆起了几个突出的部分;两侧翼楼用木结构回廊连接,颇具立面构图变化丰富的建筑特色,面积约2200平方米新领事馆,于1911年竣工。尔后,德国驻津领事司艮德入住新领事馆办公。司艮德卸任后,由穆麟德继任德国驻津领事(后经李鸿章推荐为朝鲜国王顾问)。“庚子事变”之后,德租界当局在新领事馆对面的威廉街与纪念碑街(今解放南路与浦口道)的交口处,矗立了一座“卢兰德伯爵”戎装铜像纪念碑(即,为纪念因征服法国有功而被德皇封为边疆伯爵的卢兰德而建),铜像的脚下还有一只象征日耳曼民族的雄鹰。这铜像有3米多高,当时天津老百姓不知道这铜像究竟是谁,都管它叫“德国铜人儿”。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后,这座“德国铜人儿”随即被推倒。1945年,该楼为国民政府外交部平津特派员公署办公处。解放后由部队使用,地震后,拆除了坍塌的部分,重建了武警总队的办公楼。

   位于威廉街(今解放南路)和罗尔沙伊特街(今蚌埠道)交口处的“康科迪亚”俱乐部,又称为“德国球房”、“新德国总会”。由德国建筑设计师罗克格·考特和鲁斯·凯甘设计,德国汉堡阿尔托纳区F.H.施密特公司施工,总造价为白银15万两,于1905年5月破土动工。该建筑占地633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3562平方米,属于新罗马风式建筑风格。这座在造型和装饰上具有显著的日耳曼传统色彩的建筑是一幢3层砖木混合结构、带地下室的坡顶楼房,其屋顶装饰有牛舌瓦,外立面铺设瓦垄铁,另设有阁楼和“老虎窗”,使建筑外形凸显雄壮、刚毅。建筑入口处有石砌半圆连拱券廊并用成束的短柱子支撑,一层窗台至室外地坪以及门窗券皆用天然石料砌筑。楼内大厅和过道都以半圆券和椭圆形券承重,楼梯德立柱和栏杆均饰以精美的雕刻,门窗造型多采用拱形元素。1907年7月,“康科迪亚”大楼竣工,成为当时德租界最具标志性的建筑。这里设有餐厅、酒吧、台球室、纸牌室、图书室、剧场、保龄球场、网球场、露天旱冰场等多种功能设施,是德国人在天津的政治、社交、娱乐中心。在建成后的揭幕仪式上,德国侨民在大楼二层的礼堂里演出了普契尼的著名歌剧《图兰朵》。如今,这里是天津政协俱乐部。

   与此同时,德国人充分发挥了在城镇建设规划方面的天赋,在威廉街上陆续修建了德国工部局、领事馆、德军司令部、学校、洋行、报馆、俱乐部、电影院、医院等设施。早在天津开埠之前,德国商人就已经在天津经商,他们多分散居于城里及东门外一带。当德租界建立后,德国侨民陆续地迁入德租界居住。为此,德租界当局以英租界(五大道地区)为蓝本,在1895年划定的租界(即今河西区下瓦房一带的绍兴道、宁波道、奉化道、温州道、琼州道、闽侯路、福建路、台北路、台湾路等街区)内,采用德式建筑常用的孟莎式屋顶、大山墙、装饰性木架构和蘑菇石装饰等方法,建成了大量的德式别墅,将其逐渐发展成了外国人聚居的高级住宅区。并于1905年建立了德租界发电所,开始在主要街道上安装路灯,尤其是在威廉街中央树立了铁制灯杆,并装有两盏50瓦的白炽灯。德国工部局还于1908年建立了电灯公司,为德租界提供200千瓦的直流电,成为天津地区最早的自营电业公司。

   由于德租界的商业不发达,环境僻静,适宜休息。从而,使这里开发成为天津最好的住宅区之一。这里的住宅大多是哥特式和日耳曼式,建筑格局分别墅式和公寓式两种。而且很讲究庭园的绿化和建筑布局,气势宏大,施工质量很高。其中最有特点的就是福建路与温州道交口的“增延胡同”,为德国侨民公寓,故称“德国大院”。该建筑单体均为二层砖木结构楼房,带地下室,前后有院,室内木楼梯、木地板、木门窗,玻璃窗外加设百页窗。外檐一层为清水墙,上部为甩疙瘩砂浆饰面。大筒瓦坡屋面,前后挑檐,挑檐望板做成似中国钱币的圆形方孔造型,利于通风防潮。入口上部均设有瓦顶雨厦。该建筑组团平面呈周边式布置,中间为花坛绿地,建筑整齐排列于四周,组团内部较为封闭,仅有一条甬道与外部相通,形成较安静舒适的居住环境。院内高高的台阶、厚重的木制大门,屋顶飞檐上的花纹图案,无不诉说着当年德租界高级居住区的那份讲究与奢华。

   当年,“德国大院”是德国西门子公司等洋行的员工宿舍。说到德国洋行,因为晚清及北洋时期,中国在军事上模仿德国,武器从德国进口,机械、电器、五金、药品、化肥等等洋货大量通过天津海关进入中国,所以也给德国洋行在天津的发展创造了机会。德国商人曾在天津前后开设了36家洋行。于是,西门子洋行的电气设备,德孚洋行的颜料及化工产品和德国产的照相机、望远镜、胶卷、电影放映机、阿司匹林等商品都从“亨宝码头”卸船,流入了天津的市场。

   现在的解放南路上的“解放南园”,过去曾经叫做“德国花园”。花园后面是警察局,所以老百姓都将这个花园叫“大局子花园”。当时,花园的围墙是网状的,一进门迎面是一座凉亭,凉像是一间小屋。有一个入口,但没有门。底部是一米多高的洋灰墙,上面是方格子的玻璃窗,慢慢收拢成圆顶。凉亭里有一圈长椅,可以休息,下雨了还能避雨。亭子两侧各有一个葡萄架,凉亭的南边是一个小游乐场,有滑梯和转椅。花园里的树并不多,只有靠近现在海河中学的一面墙根儿有一排松树,成为当时一处非常好的休闲去处。

   1916年,德租界当局在威廉街上修建了“光陆影院”(即解放南路251号的“莫斯科影院”,文革初改名为“北京影院”),德租界被收回后,由俄国人投资,瑞典人设计并重建于1936年。这座具有典型的新古典主义欧陆风格影院的二楼为“圣安娜”舞厅,三楼顶上有300多平方米的屋顶平台,夏季可举办露天舞会,当时以放映美国影片为主,也是天津租界内上流人士交际活动的一个场所。现在这座建筑是近代天津遗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影院建筑之一。

   在德租界内,还曾有过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全国最早的公立中学、直隶省第一家女子中学等学校。1887年,英籍德人德璀琳在李鸿章的支持下创办了吞纳学院。这座学院又名博文书院,位于当时德租界警察总部后身(今海河中学一带)的一座德国日耳曼式风格的洋房里。1895年,在博文书院的基础上,天津海关道盛宣怀成立了天津北洋西学学堂,1896年北洋西学学堂更名为北洋大学堂,这便是中国近代的第一所大学。北洋大学堂被誉为“东方的康奈尔”,它的教学计划、讲授内容与方法、教科书、教员配备,成为后来各地兴办新式大学的模式。

   八国联军入侵天津后,北洋大学堂被占领改为八国联军司令部,遂迁至西沽。数年后,德国领事馆组织德商集资,又在这里兴建了“天津德华学堂”。这所学堂除中学外,还包括女子学堂和小学。1910年,德国领事馆又在北洋西学堂内建立了德国女子学堂。这是天津最早的女子中学,校长、职员均为德国人,主要招收租界内外籍子女和中国豪门贵族的小姐。天津解放后,这座承载了中国近代教育史的校园正式定名为“天津女一中”。文革初,又更名为“海河中学”。

   清末民初,政局多变,天津的德租界和其他租界一样就像磁石般地吸引着中国的官僚、政客、军阀、商人、买办和企业家、银行家们纷纷在这里购地造楼,营造“安乐窝”,以寻求“治外法权”的保护,使德租界成为旧中国达官显贵的避风港。到这里落户的下野军阀、文人墨客和主张复辟的满清亲贵、遗老遗少们,跑进天津租界,就如同到了外国,不仅人身安全,更可以恣意享乐,还可以策划阴谋,伺机重新上台。所以,便有了“北京是前台,天津是后台”的说法。如,黎元洪当年住在德租界威廉街,今河西区解放南路256号,原建筑已不复存在。张勋故居位于德租界6号路,今河西区浦口道6号。袁世凯长子袁克定故居位于德租界威尔逊路,现河西区解放南路电话局对面。北洋政府海军总长刘冠雄故居位于德租界6号路,今河西区马场道123~125号。北洋政府财政总长王郅隆故居位于浦口道22号图书大厦附近,是这一带最漂亮的别墅建筑。在解放南路与奉化道交口有一座砖木结构的二层德式小楼,日本谍报“一枝花”川岛芳子曾在上世纪30年代前后两次在该楼居住并进行间谍活动,现为天津环球磁卡公司办公室。

   在德租界内还有一座具有浓郁英国别墅风格的纽玛斯.波尔顿别墅,它坐落在台儿庄路51号,今称为“51号花园酒店”。该建筑始建于清光绪28年(1902年),主人是来华帮助创办中国最早的铁路公司——津沽铁路公司的财务首脑、英国人纽玛斯.波尔顿。1907年,京奉铁路管理局设在了天津,“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曾在这里办公。后经过大规模改建,成为“京奉铁路宾馆”。它占地160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2500平方米。二层砖木结构楼房,屋顶为四面陡坡组合式。清水红墙砖体,用浅色水泥为腰檐、窗口等处的抹面,用石料为下碱砌筑,外观丰富多彩,富于立体感。由台基、方柱、挑檐组成的门廊,壮丽典雅,突出了入口的形象。墙面上雕刻着璎珞等图象,生动独特,增加了建筑艺术的魅力。解放前,孙中山、蒋介石、张学良、李宗仁、孔祥熙等风云人物、社会名流都曾在此居住、休憩。解放后,这座花园别墅为天津铁路分局招待所,曾接待过党和国家领导人。文革期间,宾馆遭到严重破坏,一度改为办公用房。改革开放给这座饱含历史积淀的建筑带来了新生,由天津和台湾的企业家合资建成了51号花园酒店。

   1917年8月14日,中国政府宣布接收天津德租界,改为天津特别行政区一区(简称“特一区”)。德国战败后,德国政府声明承担《凡尔赛和约》中有关在华租界条款,中国政府正式将天津德租界收回。

   时光荏苒,岁月沧桑。如今,天津德式风情区成为海河综合开发改造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对原德租界部分区域重新规划,重点修缮11幢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科学、艺术、人文价值,反映时代特色和地域特色的建筑,形成了“近代中国看天津”旅游板块中最有活力、最具魅力、最有品位的文化旅游景区之一,使这片具有德式遗韵的历史风貌街区在向世人静静讲述天津昨天的同时,将以崭新的姿态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201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