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金钢花园史话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12/3 9:07:30         人气:2104次

                          天津金钢花园史话

                                  李海涵

    坐落于天津市河北区中山路西南端北侧的金钢公园,位于南运河与子牙河交汇处,是海河边上的一颗明珠,占地1.55万平方米,一个多世纪以来,这块小小的土地,见证了帝国主义列强及各时期反动政权蹂躏天津的罪行,记录了天津城市的巨大变化与人民革命斗争的英雄历史。

   这里曾是清代“洋务运动”的重要人物李鸿章督办北洋海防,筹办北洋水师,为北洋海军人员兴建的活动场所——海防公所。清代的官职沿袭明代的旧制,设总督为地方最高长官,综理军、民要政,封为正二品,辖一至三省。清雍正二年(1724年)清廷将直隶(河北省)巡抚改为总督,其总督衙署驻直隶省会保定(今保定市裕华路),该署从清雍正七年(1729年)建立,至清宣统三年(1911年)清亡止,共历182年的历史。清咸丰十年(1861年),清政府为办理“洋务”的需要,特设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兼管通商、海防、海关、订购军火、派遣留学生等工作;并管辖三口通商大臣(后改北洋通商大臣)和五口通商大臣(后改南洋通商大臣)。三口通商大臣即驻天津三岔河口北岸金华桥北岸的巡盐御史署。清同治九年(1870年)李鸿章任直隶总督,为办事方便,经清廷决议,北洋大臣乃由直隶总督李鸿章兼任,直署仍在保定,到天津则驻北洋大臣署,称总督行台。因此,习惯上则将北洋大臣行台称为直隶总督衙门。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后,因“洋务”事繁忙,清廷特定直隶总督在天津、保定两地办公之制:即冬令封河后,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在保定直隶总督署办公,其它大部分时间则在天津直隶总督行馆办公。

   光绪元年(1875年)李鸿章奉命督办北洋海防,筹办北洋水师,将其淮军由海光寺移驻河北窑洼,军部驻进大悲禅院,并将大悲禅院改称“得胜寺”。之后,修建海防公所,作为北洋海军人员活动的场所。1880年李鸿章创办了北洋海军,在天津设立了水师学堂,并建立了两个根据地:(山东)威海卫军港停泊战舰,(大连)旅顺军港修理船只,各设提督衙门,保卫渤海口。李鸿章聘用英、德人员训练海军的主要职务;用巨款向英国、德国等订购军舰;制定《北洋海军章程》,组成了一只共有官兵4000余人,战舰25艘的北洋舰队,于1888年12月7日正式宣告成军。1894年,中、日间爆发了“甲午战争”,由于李鸿章的妥协投降、保船避战方针,而全军履没。1895年,清政府派李鸿章与日本签订了可耻的《马关条约》。清军在中日甲午战争中的惨败,暴露了(日本)先进装备与(清朝)落后军制间的尖锐矛盾,一些封建官僚鉴于旧军(清军)已失去效用,纷纷主张摈弃清朝旧军制,建立新军制,仿效日本精学西法的经验,增强国力、兵力。马关条约签订后,舆论纷纷谴责李鸿章,趁淮系军阀衰落时机,袁世凯等官僚假借“民族之大义”,打着“强兵御侮”、“明耻教战”的旗号,投机钻营,获准编练新建陆军。1895年10月,清政府命令袁世凯驻扎在天津附近的小站编练新军。袁又添募兵丁2000余人,依照德国军队的编制,编成“新建陆军”,并聘请德国军官进行训练。1897年袁世凯因练兵有功,升为直隶按察使,仍专管练兵事宜。1898年以康有为为代表的资产阶级维新派发动了资产阶级政治改良运动,面对维新变法运动蓬勃开展,袁世凯亦表示赞同维新,当面应允维新派“除旧党,助行新政”,但随即告密。同年,夏秋之际,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拟将莅津门(小站)阅兵,故清廷将海防公所改建成为太后与皇帝驻跸的行宫。“戊戌变法”期间,慈禧太后与荣禄密谋,借天津阅兵之机发动了政变,使慈禧太后囚禁光绪帝于瀛台,宣布重新临朝“训政”,废除了光绪。因此,海防公所改建为行宫即将工竣之际,政变提前发生,慈禧太后未能莅津,行宫事遂搁置,故仍称海防公所。

   1900年,西方帝国主义的八国联军发动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7月13日晨5时,八国联军分两路向天津城内发起总攻。在猛烈的炮火攻击下,左路由俄、德两国军队组成,从火车站(今东站)沿海河直攻东北角、三叉河口炮台一带;右路由英、日、美、法、奥等国军队组成,从海光寺直扑天津南门。清军2万余人拼死抵抗,南门外,义和团挖开河堤,放水淹灌,一片汪洋,八国联军的军队被阻止在城外。7月14日凌晨,日军渡过护城河,炸塌津城南面城墙一段,自此突入。英军相继跟进,6时许,联军占领南城。不久,俄军亦从东面攻入城厢,城内清军及团民奋力巷战,坚持至下午,因牺牲过重,力不能敌,撤出战斗,天津城陷落。八国联军侵占天津后,肆意抢掠屠戮,据有关报道载:“拂晓,天津城破,居民争向北门逃走,多被洋兵打死街头,洋兵大肆抢掠,首当其冲的是当铺、金店、银号,然后是再抢其他商店和大户人家,各衙署也都被捣毁。”从鼓楼至北门外水阁,积尸数里;商业中心地带,如城北的估衣街、锅店街、竹竿巷、肉市口都遭洗劫,城东的宫南、宫北、小洋货街一带,尽被抢光。目击者云:“见河东地方,一望无际,化为平地。转至新马路一带,亦与河东相同。自马家口至法租界周围里许,从前皆华屋高楼,法租界中店铺尤林立,今则无一存者,又从法租界至津城,先时均有铺户居民,当日但见碎砖破瓦,狼藉满地。至闸口二里有余,亦求一屋而不得,满目惨状,言之痛心”,“最惨者惟西门,探访居民,始知洋兵突破西门而入,故遭此大难”,西门被杀者不计其数,尸体堆积如山,海河上漂尸阻塞河流,三天不能清理净尽。7月15日,联军对津城实行分区占领。法据西北区,英据西南区,美据东北区,日据东南区。北门外由俄、日两国军队占领。联军仍纵兵行暴,四处纵火。“每日洋兵串行街巷,携带洋枪,三五成群,向各家索取鸡鸭、西瓜、鸡蛋等物,稍不如意,即开枪轰击。并搜抢首饰、洋钱、时辰表等件,翻箱倒箧,不堪其扰。稍一阻止,即动手伤人,或竟开枪轰击”;“各国兵惟俄法两国兵最强暴,不通情理,德国兵亦甚强横”;“俄人所踞之地,被害特甚,抢掠焚杀,继以奸淫,居民逃避一空”,烧杀抢掠持续多天。日军从盐运使署抢走200万两纹银。美军从地下挖掘出几百万两纹银,可堆成一座30英尺高30英尺宽的银山,并从铸造局掠走价值40万美元的白银。美军还从南门军械所内掠获40门克虏伯炮和新式鲁登佛特炮,及数量可观的小武器、各种口径的炮弹。俄军从火药库、东局子、营盘等处掠获300多门火炮和大量弹药,占领了海防公所,抢走了海防公所里珍藏的艺术珍品及造币厂里几百吨存银。日军从水师营及海关道衙门等处抢掠各种枪支800多支、火炮8门和大批弹药,抢劫甚至到了最疯狂的地步,连装殓死人的棺材,也被联军挖刨出来劈碎砸烂,从中寻找金银首饰。经过八国联军的洗劫后的天津,居民由100万人口,减少到只剩下10万人。

   1900年9月29日,李鸿章由上海乘坐“平安”号轮船到达了天津,当时,有人告诉他总督衙门已是一片战火后的废墟,现在已不能住人、也不能办公了,但李鸿章坚持要去看看,而且在废墟中,接受了直隶总督的总督关防、盐政印信和钦差大臣的大印。李鸿章曾经在天津的这座衙门职掌这些大印长达二十余年,如今他看到的这座城市与衙门,已是满目疮痍和废墟。由此他联想到正在崇山峻岭之中逃亡的慈禧太后及晚清朝廷,联想到已经被八国联军占领的京城以及整个大清帝国的命运,这个近八十岁的老人坐在废墟中“痛哭了一场”,此后,他便住进了“海防公所”。

   庚子之役,八国联军侵占天津后,占据了总督行台(即北洋大臣行台、亦称为直隶总督衙门),并在署内建立了镇压天津人民的“都统衙门”(“天津临时政府”)。清光绪廿七年(1901年)李鸿章去世,由于袁世凯出卖维新派、镇压义和团,很得慈禧太后赏识,故被委以接替李鸿章,成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清光绪廿八年(1902年),袁世凯任职来津,但总督行台却被“都统衙门”占据,因此只好在河北窑洼之海防公所内视事办公,并将海防公所修葺一新。同年8月5日,待“都统衙门”收回后,袁世凯总督衙门未回移,并将保定直隶总督衙门迁津,由侯家后的旧督府搬到了潞河北岸的原海防公所旧址(现河北区金钢花园,第二医院一带),从此海防公所就作为直隶总督衙门,天津也就成为直隶省省会了。

   辛亥革命后,直隶总督更名为直隶都督,衙署未变(仍驻“海防公所”),直隶行政区划仍沿清制。1916年袁世凯洪宪帝制梦破败后,各省的督军、督办、省长等军政长官多由一人兼任,故直隶总督衙门即改为直隶省公署。1926年直、鲁联军军阀褚玉璞任直隶督办兼省长,6月3日衙署因电路走火,发生了重大火灾,直隶省署被焚,结果是凡自“通商”以来所有交涉档案、债务契约、租借(界)地亩档册、各项矿约、外债以及种种实业借款、合资营业等等政治、经济侵略性各项文件,尽行焚毁,省署只能暂迁黄纬路李纯(1874年——1920年,字秀山,天津人,天津武备学堂二期毕业、入淮军,后为北洋直系军阀骨干,是天津最大的房地产主之一。)故宅办公,至修复后才仍迁回原址。1928年6月20日,直隶改为河北省,天津改为特别市,直隶省署即改为天津市政府所在地。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展开了全面侵华战争。7月29日对天津发动了进攻。凌晨2时,全市众多百姓在熟睡中被巨大的炮声惊起,凌晨5时起,有日机一架从东方飞来,在市区上空盘旋后并以机枪扫射,随后,日机以三架、五架编组陆续飞来,密集于天津市的空中,一时,飞机的轰鸣声与机枪的扫射声大作,惊吓的民众向四处奔逃,日寇的飞机,犹如无人之境,未遭任何抵抗。上午10时许,日寇飞机便向天津市各处狂轰滥炸,日机在津城上空反复盘旋,有时超低空飞行,擦楼顶而过,同时投放下大量的炸弹、燃烧弹,随着的日机轰炸,津城到处烟雾弥漫、大火随巨响和硝烟而起;至下午4时,日机轰炸时间长达6小时之久,投弹数约计100余枚,编队飞机计20余架,日军轰炸后的城区,大火燃烧,因无消防队灭火,任其火势漫延,火区也随之加大,夜晚登高处瞭望,全市有五处较大的火区,因当夜骤刮南风,风助火势,造成继八国联军入侵津门后,未曾有过的大火灾。据《益世报》载“日飞机所轰炸之地方,包括市政府,警察局,保安司令部,南开大学,总(火车北站)、东车站(火车东站),宁园等数处”,“日机轰炸烽火弥天,津市精华损失殆尽”,仅被炸伤的人数就有三、四百人之多。7月30日晨6时,又一批日军的飞机继续盘旋在天津城市的上空。此次日军轰炸天津,使国民党的天津市政府及其它军政要地遭到极其严重的破坏,其政府所在地也变成为废墟,此后,原址虽曾被暂时利用,但迄未恢复。

   1949年11月,天津市人民政府将这里改建成为“河北新公园”,因临近金钢桥,故于1951年更名为金钢公园、至今。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受损,设施俱毁,园容全非。改革开放大潮的初期,河北区市政园林管理局于1980年开始重修,至1984年竣工。重建后的金钢公园东门迎面垒有假山一处,山上有供游人休息的仿古式凉亭;山前修建有树荫茂密的小广场;山后南部专为儿童设立了一座游乐场,并安装了多种秋千、滑梯、晃木等运动器械,北部修建了月门、喷泉、长廊、花架、茶社等建筑设施。园内种植了多种的乔木与灌木,铺设了2417平方米的草坪,栽种了700余株的月季,道路两边设置了644延米的绿篱,绿化面积达8852平方米,成为一处四季常青、花香浓郁,海河岸边重要的休闲场所。

   随着城市的发展,2006年2月,经天津市人民政府的统一规划,河北区计划投资50亿元,利用3至5年的时间,通过开发改造工程、历史文化古迹修复重建工程、灯光夜景工程、环境工程和街景立面整修工程等五大工程,将中山路建设成为集商务商贸、文化、娱乐、餐饮、旅游等为一体的新型精品街,为本市打造出第二条“金街”。因此,坐落在中山路上的金钢公园(中山公园、北宁公园)亦将随之进行了重新整修建设,并对直隶总督府,拟进行恢复性重建,进一步提高公园的景观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