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黄崖关长城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9/7 9:01:12         人气:1120次

                        登黄崖关长城

                           李海涵

    1995年秋,我们二轻系统的全体纪检监察干部来到了蓟县位于绿庄子乡的“天津市二轻局职工疗养院”。在参加了“纪检监察工作调研成果研讨会”之后,大家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了仰慕已久的“津门十景”之首的“蓟北雄关”——黄崖关长城。

   当我们怀着一种超越宗教的凝重和敬重,一步步地登上黄崖关长城的时候,导游员详细地向我们讲述了它的历史:黄崖关长城是祖国万里长城的一部分,始建于北齐天保七年(公元557年),东起河北省遵化马兰峪,西至北京市平谷将军关,全长82华里,其中有52座敌楼,14座烽火台。明朝隆庆三年(公元1568年),蓟镇总兵戚继光包砖加以大修,并创建了空心敌楼。戚继光设计创建的空心敌楼和砖石城墙把长城的建筑水平推向了最高峰,使黄崖关长城在万里长城中最完好地保存下来。为了使人们永远记住戚继光修筑长城的伟绩,在黄崖关长城东段的太平寨,修建了威武的戚继光花岗岩雕像。

   2012年的金秋十月,我又一次登上了黄崖关长城,再次感受了长城的厚重和历代守关将士的峥嵘岁月,心潮久久难以平静。对于长城,我最早是从“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中有所知晓,那时听大人们讲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我真以为是秦始皇将孟姜女的丈夫劳役致死,才让她那感天动地的泪水,冲塌了长城。后来从史书得知,中国现有的长城,除了秦始皇对秦、赵、燕的连缀,最大的修筑其实在明朝,包括八达岭、居庸关和山海关。当时,修筑长城就是为了抵御战争,那些修筑长城的黎民百姓和守关的将士们将生命的血脉,永久地和长城连缀了起来,使魂魄延续在孟姜女凄哀的泪水里。如果有人说孟姜女的故事是虚构的,那么黄崖关的“十二寡妇楼”则是这一故事的佐证。当年戚继光修葺长城时,有十二个同乡士兵为国捐躯了。他们年轻的妻子结伴寻夫至此,用抚恤金集资建筑了一座箭楼,完成了丈夫的遗志。坚固而精美的“寡妇楼”承载着600年前战士遗孀们的满腔悲情和民族大义,与这巍峨的长城一同化作了历史的丰碑……

   我抚摩着长城上那座座炮台和铁炮,开始在长城中找寻历史,在历史中感怀长城,是历史将黄崖关长城与戚继光连在了一起。戚继光,(1528——1587年),山东登州人(今山东蓬莱人),出身于将门之家,自幼苦读,习文尚武。17岁时接任父职,做了山东登州卫指挥佥事。28岁时升为参将,奉命前往浙江、福建沿海抗击中国东南沿海倭寇,“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表达了他扫平侯寇、保卫海疆的雄心壮志。戚继光到浙江后,立即投人了剿灭矮寇的战斗。他亲自到金华、义乌召募了矿工和农民3000余人,组成新军,进行专门训练,建立起一支纪律严明、装备精良、刀枪娴熟、作战英勇、晓勇剽悍的“戚家军”,在抗击倭寇的战斗中,屡建战功。抗倭胜利后,由当时的兵部左侍郎,蓟、辽、保总兵谭伦推荐,戚继光再次临危受命,北上蓟州,出任蓟镇总兵。从此,戚继光与长城,与蓟州,与黄崖关结下不解之缘。戚继光坐镇蓟州16年,成就了他戎马生涯中最辉煌的一页。

   当时,北方游牧族鞑靼人时常南下长城一线,骚扰明朝疆土。在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秋,鞑靼兵越沟破墙,掠怀柔,围顺义,直扑京师。铁蹄踏过,尸陈遍野,哀号动天。为了加强北方的边防力量,1568年,戚继光被朝廷任命为蓟镇总兵,管辖昌平到山海关一线。当时,蓟州等地防备废驰,危机四伏。戚继光调任蓟镇总兵后,把蓟镇的全部防区划分为十二路,严明纪律,强化练兵,整伤军队;同时上书朝庭,发动军兵民夫对蓟镇长城进行了大修。戚继光全面规划蓟镇长城设备,改革长城防御体制,创建空心敌楼,完善边墙,重新部署兵力。分段负责,相互节制,机动灵活。蓟镇长城“兵精城雄,两千里声势联结”。使长城的防备力量大大加强。1569年1月,蒙古大封建主朵颜部入侵蓟北,戚继光得到消息后,亲自带兵直驰黄崖关东侧的青山口,将敌军击退。这是戚继光镇守蓟州后的第一次战斗。从此,蓟州一线边防固若金汤,终使鞑靼勒马,望长城兴叹,百姓得以安宁数十载。

   然而,戚继光功高盖世却阻挡不了奸党嫉恨。明万历皇帝听信谗言,把蓟镇视为危协京师的隐患,将戚继光调离蓟州南回广东。处境维艰的他登上深秋万木萧瑟的盘山,把一腔报国忧世之情携刻在盘山绝顶:“霜角一声草木衰,云头对起石门开。朔风边酒不成醉,落叶归鸦无数来。但使雕弓销杀气,末妨白发老边才。勒名峰上吾谁与?故李将军舞剑台。”1584年,戚继光满怀惆怅地离开了他16年为之呕心沥血的蓟镇长城。临行那天,蓟门百姓倾城相送,"辕门遗爱满汇燕,不见胡尘十六年。谁将旌靡移岭表,黄童白叟哭无边。"南调广东后不久,辞官回家。3年后(1587年),一代名将戚继光在孤独寂寞中与世长辞。

   但是,长城没有忘记戚继光,蓟县人民没有忘记戚继光。20世纪80年代,天津市委、市政府响应邓小平同志"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号召,决定修复蓟县黄崖关长城。一座新的长城重新倔起,一座英雄的雕塑屹立在蓟北雄关,供游人观瞻。如今,历史的硝烟散尽,锋鸣的鼓角远去,惟有一座长城和英雄的雕像傲然屹立。一身戎装的戚继光,手按宝剑,目视前方,气宇轩昂,威武刚毅。他的名字和所建立的丰功伟业,历经漫漫历史长河沉淀,永远镌刻在燕山之巅,成就了渔阳大地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

   啊!黄崖关长城,你占据天地之灵气,汇集人文之精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奏响起一曲美妙的乐章,像一块未被开垦的处女地,仍保留着质朴迷人的风姿,其中的美妙和温馨使我们感受到畅游黄崖关长城好像是一个梦,一个美奂绝伦的梦,一个绚丽多彩的梦。黄崖关长城之行结束了,然而她的一砖一石、一草一木从此留在了我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