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天津的有轨电车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8/16 8:18:52         人气:2544次

                     细说天津的有轨电车

                             李海涵

    天津是我国第一个拥有有轨电车的城市。天津有轨电车的出现,开启了中国近现代城市公共交通发展的序幕,由此奠定了天津成为全国城市公交发源地的地位。

   清光绪26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天津、北京,《辛丑条约》签订之际,比利时公使提出在天津兴办电车、电灯事业的要求。1904年,经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奏请朝廷,批准了天津海关道唐绍仪,天津道王仁宝、候补道蔡绍基和比利时驻天津领事嘎得斯,比利时商行—世昌洋行经理海礼等人签署了《天津电车电灯公司合同》,公司的董事长由天津海关税务司的德国人德璀琳出任。当年的天津电车电灯公司,总管理处设于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他们以25万英镑为开办公司的资金,在天津望海楼后金家窑购地建立发电厂,在东浮桥东口沿河构建楼房作为天津办事处,在南开学校旁购地建立修理厂和仓库,一切设备均由比利时采办运津。

   天津是中国第一个拆除城墙的城市,并沿着城墙的基础铺设了四条道路,就是北马路、东马路、南马路和西马路。这四条道路在当时显得格外宽阔,这就为后来建设电车系统提供了条件。1906年,天津也是中国的第一路有轨电车首先沿着这四条马路开始运行。经历了独轮车,人力车、摆渡等交通工具的市民对电车既疑惑又新奇。通车典礼非常热闹,轨道两旁观者众多。那时天津的有轨电车有两种。一种是齐头齐脑的,后面拖着一辆较小的车厢,走起来前后车厢连接部位的两块顶铁总是“咣咣”地碰撞;另一种是圆头圆脑的单车,车身较长,拐弯时显得很笨。无论哪一种,车厢内部都被漆成黄色;坐椅都是背靠车窗围成一圈;司机踩的都是踏铃,“铛铛”的声音全一样。比商花重金修建有轨电车,可广大市民不买账,这让比商着实伤透了脑筋。后经华人暗授机宜,采取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先体验后交钱”的营销手段,让市民免费坐,没想到获得了出奇的效果。一时津城万人空巷,齐聚街头,以乘电车兜风为时髦。比商见市民尝到了甜头,就立即取消了促销活动,实行乘车售票制。起初票价极其低廉,电车绕城一周,一等厢座(配以绒垫、地毯、电扇、痰盂等设施)只收一个小铜元,二等厢座(藤座椅)只收半个小铜元。而后乘客日渐增加,比商便索性取消了厢位等级,一律改为木制长条通座,按段收费。每段收小铜元三枚,超过一段增收四枚小铜元,此时票价比最初始时上涨了四倍。

   天津第一路有轨电车为白牌,市民俗称“白牌电车围城转”。其线路从北大关起,分别驶向东、西两面,沿围城马路环行,俗称“白牌”,共有20个站点,其经行线路为:北门、商会、考工厂、北海楼、东北角、崇仁宫、东门、马棚胡同、东南角、广益大街、荣业大街、县衙门、南门、南门里、西南角、西门、西门北、西北角、福建会馆、县公署等站。后陆续开辟“红、黄、蓝”三牌电车,均由北大关为起点。“红牌”经北马路、东北角、沿河马路,过金汤桥(东浮桥),经建国道至天津火车站。“黄牌”经北马路、东马路、东南角、四面钟、劝业场,至海关(今赤峰道与大沽路交口)。“蓝牌”前半段与“黄牌”驶同一线路,至劝业场后拐向滨江道,过万国桥(今解放桥)至天津火车站。至1911年,比利时财团在天津电车业全部投资就已全部收回。

   随着租界区商贸经济的日渐兴隆,以及天津民族工商业的兴起,加之临近各省大量流民的涌入,天津城市人口激增。至1912年时,电车全年运客量已达2091.9万人次,年盈利19.1059万元。为此,比商又于1921年增设了“绿牌”,从当时法租界老西开(今国际商场一带)沿滨江道,过万国桥至天津火车站。1927年增设了“花牌”,由东北角至海关。六条线路全长21.63公里,电车共55辆,其运行区域覆盖了华界和奥、意、日、法四国租界以及部分俄租界和老龙头车站。1947年,又增设由北站通往金钢桥的紫牌电车(后又延伸至“人民医院”,即今“口腔医院”附近)。这样就形成了天津有轨电车“红、黄、蓝、绿、白、花、紫”的七彩线路贯穿于津门主要商业繁华街区的交通网络。

   对于民国时期的天津人来说,电车让他们迷恋和追逐。上个世纪30年代,坐电车逛劝业场已成为天津流行的都市生活时尚。与此同时,绕转一圈的环城电车给天津老城带来新气象。当时的马路“无风三尺土,下雨满街泥”,自从天津比商电灯电车公司在土道上修建了电车道后,环绕天津老城北、东、南、西的四条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打破了昔日的寂静,那些期盼着给自己带来“财运”的商家店铺林立在行驶着白牌电车的电车道旁。

   天津城的北马路有商店近千户,商店种类不下六七十家。此外,天津商会和广东帮、福建帮在这里建立了闽粤会馆。这里的天后宫每年阴历三月十六日开放,庆祝“天后娘娘诞辰”。每年一度由天津士绅和天后宫操办的“出皇会”也是北马路的一项重要活动。北马路上的大公司十分引人注目。英商济安自来水公司、日本的正金银行和中国人办的河北省银行、大陆银行,知名爱国商人宋则久经营的中华百货售品所也在这里。北海楼是天津旧式商场的典型代表之一,是北门东最著名的大商场。北海楼商场于1912年的中秋节前后落成,开业伊始就车水马龙。外地人也说:“到天津不逛北海楼就白下‘卫’了。”宝和轩书茶馆早晨卖清茶,中午、晚上演评书或曲艺。评书艺人陈士和、顾存德、马轸华等名家以及曲艺名家刘宝全、林红玉、张寿臣、马三立、高五姑等等,都在这里演出过,乐曲悠扬动听,十分悦耳。

   东马路的商店在天津也很有特色,金城银行、大中银行坐落在此。五和线店、同陞和鞋帽店、乐仁堂药店、四远香糕点店、内联陞鞋店、陈林洗染店、中法药房和基督教青年会比邻相接。

   南马路的南面是繁华的南市,西面连接西广开,交通便利,可通达市郊西南广大地区。因此,南马路上车具业即汽车零件、橡皮轮胎以及五金、旅店业更是密排两侧。西南城角是城西部商店最密集的地带。这块不大的地方集中了旅店、糕点、鲜果、茶叶、饮食、中西药、木材、五金等商家。

   上了年纪的天津人都知道,西马路商业的发展比东、北马路要晚。自从30年代有了布头铺后,其他棉布商人才逐步迁移此处,成为天津一个重要的棉布市场,店铺达到300多家。当时的电车,估计就像如今人们眼里的轻轨甚至磁悬浮,神秘而摩登。然而当时的电车司机和售票员的生活却是难以想象的艰辛。传统的有轨电车毕竟速度较慢,噪声较大,而制约其大规模速度发展的最大瓶颈就是必须铺设轨道和架设线路。

   天津解放后,电车职工以高度的爱国热情,决定自力更生,自行研制无轨电车。电车公司成立了由杜乃全工程师为首的无轨电车试制小组,并迅速开展工作。在试制中遇到了种种困难:汽车底盘不适用,就自制新底盘;无法采购到槽钢,就自己动手用钢板弯制;国内不生产大功率直流电机,工人们便自己研制;其他如安全装置、控制消弧设备、继电器、车身等,都是自己研制的。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全国第一辆无轨电车终于在1950年11月研制成功。 与此同时,架线及制杆工程陆续展开。1951年6月30日,天津第一条无轨电车线路通车。市领导黄火青、许建国等参加了通车典礼。之后进行了全线试运营,沿途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轨电车逐渐淡出天津。1951年拆除东北角至老铁桥段,1954年拆除老铁桥至建国道东口段。1959年6月1日,滨江道由劝业场至老西开一段定为游览区,有轨电车“绿牌”停驶,于1960年2月12日拆除;1963年我国实现了石油自给,为发展城市公共汽车提供了物质条件。从而确定了我市淘汰有轨、维持无轨、大力发展公共汽车的发展公共交通事业的方针。从1965年初改造和平路开始,逐步拆除有轨电车。1965年3月,和平路有轨电车停驶;1971年7月5日,兰牌电车由东站至昆纬路、北站段停运后拆除;1972年1月21日,白紫牌电车由北马路至西马路段停运拆除;1972年底,有轨电车全部拆除完毕。

   从上世纪初到本世纪初,转眼间,公交电车已走完它的百年历程。特别是近十年来,在天津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天津公交全面实施体制、机制改革,不断加快发展步伐,发生了历史性巨变,以方便市民为中心,拓宽服务领域;以树形象、创品牌为载体,全面提高运营管理水平;以科学技术为先导,新技术、新装备得到广泛应用;以提高综合实力为目的,盘活资产多元开发,增强造血功能,初步实现了公交线网内外衔接,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环环连通的大公交格局,已成为天津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天津公交人将继续以为民服务为主旨,深入挖掘天津公交百年文化底蕴,继承和弘扬公交企业优良传统,提高天津公交文化品位,增强职工的使命感,全面推动天津公交的跨越式发展。

   如今,在天津——这个中国城市公共交通的发源地,天津的公交事业正在续写着新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