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兵团岁月》引发的联想一二三

作者:吴雪莹         发布时间:2013/6/28 6:45:03         人气:1005次

               办《兵团岁月》引发的联想一二三……

                                 吴雪莹

办《兵团岁月》是我连原任的连长后提升为副团长的鹤城知青提议的,他事业有成,如今自己的公司交给晚辈打理,他腾出时间要为这些曾经的知青老战友们做点好事:要搜集我们45团范围下乡时的老照片、回忆文章和一些历史资料,在兵团组建45周年的明年六月前出一本《兵团岁月》和全团的战友联系录。我们在一个连队工作过两年相对熟悉,这是为大家办好事应该全力支持。支持就得有行动,于是我按照通知的要求到原单位拍录下我的《入党志愿书》。

要说我管理单位档案多年,也是有机会翻一下自己档案的,可我从来没看过(当然我的档案一般是在上级公司保管着)。这回算是看到了,于是引发了一些联想,记忆回到了六十年年代末七十年代初:

七零年春节前 在查哈阳修完水利回到连队不久我接到了电报:自幼待我如父的大爷病危,我急忙请假回家了,料理完大爷的后事我没休完探亲假就返回了连队,因为我的排有70多人工作担子很重。当时虽是整建党后的吐故纳新阶段,但我单纯的思想里没有杂念,没有更多的考虑。当好朋友悄悄告诉我说:我们大家都选你当党员了,我才得知是全员推荐纳新对象,我和炊事班50岁开外的老班长被一致通过,这是在食堂墙上的大字报上看到的公告。

70年3月7日我正在麦场干活时,指导员叫我到男宿舍开会,我一进屋见炕上坐一炕人,环视一下有的还不很熟悉基本都是老头,但听说过他们中有抗战时期的伤残军人、有解放战争入伍的老兵,随部队开荒留在农场的,只有一个年轻些的预备党员,因文革耽误了转正,也有30多岁了。屋里是清一色男士,我一个女生也不知道什么内容的会议,就拘谨地坐在门口的炕边上。屋里蛤蟆头烟味呛得我睁不开眼。心里还有些奇怪,还没和这些人开过会是什么会呢?直盼望着快点散会。过了好半天估计人到齐了,老连长发话了,他舌头有些大,说话很慢很用劲,他说:今天开个支部大会,小吴、老张你们这一老一小是我们支部吐故纳新后第一批吸收的对象,你们的工作得到全连队的认可,希望你们……。此时我才知道这是支部大会,在座的都是党员,心里有些激动了,情绪一变化也不觉得会场那么令人难熬了。大家分别对我们做了评价提出希望。次日(3月8日)副指导员叫我安排好排里的麦场工作后给我一本大红封面的《入党志愿书》,让我回宿舍填写,当时激动的心情真是用话语难表。支部会后的第十天团党委批准了我入党,同时任命我为新组建的采伐连副连长,到了大兴安岭。要说我何德何能当上领导?我一不会走上层路线、二没有任何背景,三文化不及高中生,四见识不如大城市知青广……,我就是一心接受再教育,靠苦干实干拼命干,赢得了各级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及好评 。

我的入党介绍人骆连长在支部意见中写到的:“六八年一段时间,曾找有一定见解的人一块学习,有些好高骛远的思想反映。”

那是指六八年的六月份,东北还不到农忙的季节,那时知青很少,大家刚离开家,晚上在宿舍一个想家就一起哭,我觉得晚上的光阴也不能虚度,就和几个比较有上进心的知青组织了学习毛主席著作小组,小组不断地壮大着,上海知青来了,又吸收了几个人加盟一起学习,上海知青都是66届的老初中、高中毕业生,其中还有学生党员,让我们刮目相看。觉得这些哥哥姐姐们很有学问。我们的学习地点就在大食堂。学习要联系实际,要活学活用的,这是毛主席一贯倡导的学风,我们照办了,但也只是停留在议论交换看法上。后来农忙了,知青队伍逐渐壮大也就没能坚持下来。

我们队长(当时连队还没有组建,仍是生产队)是很有组织生产经验大字不识几个老贫农,我们对他的领导水平当然有一定看法,我们的举动吓坏了老队长,可能以为我们要篡权呢,他也开始讲政治了。在麦收动员会上他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麦场工作一是扬场,二是晾晒。”弄的我们哭笑不得。当然我们学习只是为了丰富自己,丝毫没有想篡权的动机,我们还是很尊重老队长的,他是我们的长辈,他割豆子时给他送水的壮小伙追不上他,农业管理也是行家。

“受旧学校影响,还有一定小资产阶级爱面子思想,在工作中对女同志帮助教育好,对男同志帮助教育差。”

回想起来也挺有意思的,一个年仅十八岁初中都没真正毕业的小屁孩有什么资格去教育别人呢?爱面子思想是确实存在的,可能这与封建家教有关吧?我出生于满族血统的家族,自幼在从事小教很讲礼数的大爷家长大,言谈举止从小就受到约束,自幼就懂得作为女孩子要端正稳重,从不疯疯扯扯,随谈不上男女授受不亲根深蒂固,但男女界限分明,不很喜欢接触异性,所以我兵团战友及同志中的好朋友基本是清一色的女士,连长这点所言极是。(再回农场时我一定要到骆连长的墓前祭拜他老人家)

记得入党后的前两年,经常是将每月32元的工资拿出5-10元交党费,每当工作变动时,给团支部的战友们买好多笔记本、钢笔等留做纪念,团支部活动需要但财务无法支出的费用我就自掏腰包满足需求。等到77年要结婚时爱人才发现我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还是他排了半天队在天津劝业场凭条给我买了两条快巴的确良裤子算做嫁衣的。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退了、休了,居委会党员活动的通知帖在小区大门口经常是过期才看到,休的如此彻底啊!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