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山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9/10/16 15:31:32         人气:315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五)童年那点事(10)我的音乐天地16

                      列宁山

                      张立霞

许多故事,一直都是我自己讲给自己的。小时候,一次姐姐带我去看电影,碰见了她的同学葛丽秀。葛丽秀是姐姐班上的文娱委员,她个子不高,皮肤微黑,聪明伶俐,活泼好动,学习很好。她也带弟弟小胖来看电影。小胖长得白胖,水灵。棕色头发,大眼睛,样子很可爱。那时,我刚上一年级,小胖大我一岁,上二年级。

看电影的人很多,俱乐部的座位不对号。我们找到四个挨在一起的座位。姐姐和葛丽秀坐在两边,让我和小胖坐在中间的两个座位。因为我们个子矮,前面座位的人挡着我们的视线。当时是冬天,俱乐部暖气很热,我们就脱下大衣。姐姐把她和我的大衣叠好摞在一起,垫在座位上,让我坐上去。这样坐得高,就可以看清楚银幕了。葛丽秀和小胖也脱下棉大衣,把小胖的座位也垫高。

小时候,姐姐经常带我去找葛丽秀玩,主要因为她家有200多本小人书。升二年级的时候,班里来个留级生,名叫葛连众。我一看,原来就是小胖。葛连众是个很老实的男孩。他没有父亲,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两个哥哥都已经在厂里上班工作了,妹妹只有5岁。以后和葛连众同学,我也去他家玩。他家还有篮球。那时候学校上体育课才有篮球,条件好的家庭小孩只玩皮球,家里有篮球很让我感到稀奇。葛连众拿着篮球当大皮球拍,他拍球技术很高,能连拍一百个数不坏,很让我羡慕。其实他家的小人书和篮球都是他二哥的。

葛连众老是提起“谢姐”如何好。原来谢姐是他大哥的未婚妻。我见过他谢姐,很和蔼的大姐姐。一直没见过他大哥。见过他的二哥,个子不高,很瘦弱,看上去很机灵,也很英俊。他总是笑呵呵的,性格开朗活泼幽默,是个快乐的小伙子。他是厂里的文工团员。学校曾组织我们去看厂文工团演出的话剧,其中一个剧中人,戴红领巾的女孩,竟然是葛丽秀扮演的。

哥哥姐姐都擅长文艺。葛连众的嗓子也好,有歌唱天才,他很喜爱唱歌。学校和少年宫组织文娱汇演,葛连众便成为同学们人人羡慕的小歌手。他代表班级独唱,每当排练大合唱他都是和孙凤妍领唱。还记得五年级时,学校举办歌咏比赛,全班大合唱:


(男声领唱葛连众):

红日

照亮了东方

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女声领唱孙凤妍):

看吧

千山万水

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

燃烧在太行山上


(合唱):

气焰千万丈

母亲唤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当红军

我们在太行山上

……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那里叫他灭亡

……


如今社会环境的纸醉金迷,男孩女孩一起玩再正常不过。可那个年代很封建。那次演出以后,班上同学就议论纷纷,说葛连众和孙凤妍搞对象,而且被说成众目昭彰,罪恶昭彰。说并非同学造谣中伤,似乎确有其事。他们逃避集体,经常单独在一起,孙凤妍的学习成绩也明显下降。在孩子们眼里,他们罪不容诛、罪大恶极。同学给葛连众起外号,叫他“破鞋头子”,整个年级都知道了。为此,升入六年级的时候,孙凤妍被转到二班去了。从幼儿园起她就一直和我们一班,我心里还有些不舍,同学们都说她是自取其咎。

葛连众继续留在我们六年一班。墙倒众人推得让人家走投无路。那以后,他众寡不敌,经常挨同学的欺负。葛连众和我同桌。那时候我也不懂事,幸灾乐祸的年龄。仗着我学习好,受老师宠,每次和他闹意见,都把他的文具盒、书本推到地上去。连老师说我,我都不服。他不敢和我打架,不敢和任何同学打架,那样全班的同学都不会向着他。他只好默默无声的去拾掉在地上的课本,已摔散的文具盒和已摔断的笔。

期末考试前夕,老师领同学复习重点,竟然让我临时坐到最前一排单独的座位。老师还面向葛连众,说好学生不要让坏学生影响的听不好课。其实我心里知道,葛连众根本不影响我。

一次,我们小组值日,几个讨厌的男生放学不回家,在教室里打闹。他们又拿欺负葛连众寻开心,你一拳、我一脚打得葛连众缩在墙角里哭。连从不打架的又高又胖的体委赵明也助纣为虐般指鸡骂狗的过来说:“你们怎么打我儿子呢?”他拿着笤帚,背对葛连众,面向那些打人的同学说:“不许打我儿子。”边上下抡着扫把,看似打那些同学,实际他的扫把向后使劲,都打在葛连众的头上。葛连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警惕的向上看那个扫把上下飞舞,又长又密的睫毛挂着泪水。为躲避挨打,他双手抱着头,身体缩的更矮了。那次,我看在眼里,第一次,心里产生了怜悯。

葛连众依然爱唱歌。平时,他从不唱小孩唱的歌,也不唱学校里教的歌。他喜欢唱的都是大人唱的苏联歌曲和流行歌曲,他高兴的时候就唱,他最喜欢唱《列宁山》:


亲爱的朋友

我们都爱列宁山

让我们迎接

黎明的曙光

在高高山上

我们瞭望四方

米斯克的风光多明朗

工厂的烟囱高高插入云霄

克里姆林宫上述光照要

啊  世界的希望

俄罗斯的心脏

我们的首都

啊  莫斯科


这是一首能够深深打动人心灵的歌。也让我深深喜爱。我想,葛连众唱的歌,一定是和他二哥学的。

小学毕业前夕,又要参加学校举办的文娱汇演了。当然还是葛连众领唱。每当这个时候,也是他唯一最快乐的时光。全体同学阵容整齐,都穿着白布衫,蓝裤子、白鞋,每个同学胸前都系着红领巾。班上只有葛连众不是少先队员。这次全班同学都要求老师,在演出的时候,给葛连众戴上红领巾。虽然只是临时戴一次红领巾,他依然不是少先队员,好比长期受委屈,重见亲人的孩子,葛连众非常激动。那次,他的领唱,也非常出色。

每当回想儿时的同学,都想起葛连众。我很愧悔自己做过那些欺负他的同学的帮凶。小学毕业,不知道葛连众考到哪个中学去了,无论到哪中,他都应该转危为安的不会在受欺负了。以后,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他。直到20多岁了,一次在公交车站碰到一位同学,我和他打招呼,问他旁边是谁?他说葛连众啊!我简直都不认识他。他已经不是小胖,和他二哥一样,个子不高而瘦弱,比起小时候也不够英俊。他沉默不语,对我微笑,我有事也匆忙走了。

一晃又40年过去了。去年回到故乡,发小聚会,听说葛连众在哈尔滨。我知道葛丽秀上山下乡去了国营农场,和一同去农场的高伟华结了婚。高伟华、葛丽秀、我姐姐,大家也都是同班同学。我知道高伟华是学习顶呱呱的高材生,画画的也非常好。他曾送姐姐两幅国画。我也从小喜欢画画,第一次见到国画,还是因为看到他的画。还记得两幅国画人物,其中一幅是蒙古族红卫兵,戴着军帽,穿着军上衣,腰间围着蒙古族长袍,脚下一双蒙古靴。手拿《毛主席语录》仰望。画的标题是“红卫兵仰望天安门”。

我和姐姐的同学,大家也都是校友。80年代,高伟华还到我单位看望我,谈起他的事业家庭,他说他将举家返城。他那时已干到总场宣传部长的职务,说返城指日可待,只是还要从工人干起。那年他们已经有一个9岁女孩,又生了一个儿子,刚刚周岁。

有才华的人到哪里都错不了。听说后来高伟华进了省宣传部,他一家也定居在省城。说葛连众也住在哈尔滨,顺理成章的可能啊!。如今大家都老了,真的成了老同学。我心里一直希望葛连众能过得好。                          

                             

                           英俊少年葛连众

                                            (待续)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