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9/8/12 8:43:43         人气:393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五)童年那点事(10)我的音乐天地7

                       小提琴

                       张立霞

老叔上了大学,迷上了外国名曲,还迷上了西洋乐器拉弦的一种——小提琴,姑姑便给他买了一把。老叔放假回来,夹着一把小提琴,还带回一套三册的《外国名歌200首》,家里也变得十分热闹。

老叔拿着小提琴里外走,边拉《小夜曲》,边唱着《鸽子》《摇篮曲》。他还拜后三楼的一位省艺术院校放假回来的女生为师,到家里教他拉琴。他学拉一首小夜曲,还动员姐姐和我帮他制作乐谱本,划线,抄五线谱。

我也很喜欢那把漂亮的小提琴,也拿起琴压在下巴底下胡拉一气。后来我听过马思聪的小提琴独奏《思乡曲》,蛮好听的。如果我会拉小提琴我一定要学拉这首。以后听过肖邦的名曲,他的名字也深深印在我的记忆里。就是由于对音乐家的仰慕,更加喜爱西洋音乐,也渐渐的认识了为什么是西洋管弦乐器,包括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是音色柔和、圆润,音域宽阔,表现力丰富的一种独奏乐器,也是管弦乐最重要的乐器。我欣赏过不少小提琴独奏曲,听过西班牙萨拉第的《吉卜赛之歌》,也听过陈钢的《阳光照耀在塔什库尔干》。

很多年以后,我单位一位爱好吹打弹拉的领导,很懂音乐和乐理,平时说话开玩笑都要提到乐器。一次听他提到:“得大提琴伴奏,降B调……。”大提琴是低音提琴,音色雄厚、低沉,是管弦乐中主要的低音乐器。和小提琴一样,都可用来独奏。

不过别说大提琴了,我和小提琴都绝缘。老叔参加工作后,小提琴送给了姑姑的女儿,我的大表妹。母亲有些惋惜,很希望我能有一把小提琴。小提琴无论过去和现在,都是很昂贵的乐器。老叔说我已经有了脚踏风琴了。小提琴送给表妹,其实也是理所当然,小提琴本来就是姑姑买的。

直到我有了女儿,在我住处不远的一条小街旁的一间平房里,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响起小提琴合奏的乐曲声。原来这里住着令人钦佩的音乐之家。父母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组成小提琴乐队。他们的三个子女,都是从事文艺工作的小提琴手。

夏天,开着窗户,每天晚上,优美的小提琴合奏,响遍一条街。我买了一把小小的小提琴,慕名拜师,送10岁的女儿去音乐之家学提琴。“小提琴之父”名字叫冯国宗,在五金厂科室工作,是个业余小提琴家。他答应无偿让女儿定期去他们家里学小提琴。我真是喜出望外。开始,老师训练女儿拉音符,练习拉弦,是有些单调乏味、周而复始练习的基本功。一天我下班回来,看见女儿面对大衣镜,流着眼泪吱吱啦啦的拉琴,问她为什么?她支吾其词。看她装模作样的拉琴,我一顿追根究底,终于知道,她并非恣意不前,孩子一点不喜欢拉小提琴,根本不会孜孜不倦的练琴。这样硬要她学,最终也只能自暴自弃。也是我的自不量力。拉小提琴是我的理想。很遗憾遇到有这么好的老师,最终只好放弃。

每天,悠扬的小提琴声依旧响起。我不知道音乐之家的母亲,已经是一年多的癌症患者。但这丝毫不影响每天全家小提琴乐队的演奏。这种家族精神,无不体现出乐观和坚强,是人生信念,是短暂生命的美好。无不打动我的心,让我深受感动。

我始终喜爱小提琴,那把闲置的小提琴被扔在潮湿的仓库里,很久以后发现坏掉了,里边的音柱倒了,我找人把它修好。人到中年磨难不断,已不允许我花精力和时间去拜师学习小提琴。我忍痛割爱,把小提琴送给沈阳二舅的女儿,我的二表妹,是因为妹夫是一个喜爱乐器的人。                                                  (待续)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