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欣赏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9/8/11 8:16:38         人气:46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五)童年那点事(10)我的音乐天地5

                        音乐欣赏

                         张立霞

记得三四岁时,冬天的早晨,一片白茫茫。母亲送我去幼儿园,我走在前面,母亲呵护着我走在后面。小路上的白雪,在我们脚下格吱格吱响。路过第七完小,远远地飘来悠扬的乐曲声。母亲欣喜的对我说:“咱们家也要买了”。我很疑惑,音乐的声音,摸不着、看不见,怎么买呢?看样子,买“声音”是指日可待了。

一天晚上,我从幼儿园回来,看见家里买回一台收音机。是新中国国产第一批产品,“红星牌”电子管收音机。那以后,每天父亲听早上7点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晚上,姐姐听“星星火炬”,我听“小喇叭”广播。其他业余时间,父母主要是欣赏音乐。

除了黄梅戏,母亲不喜欢听任何戏,尤其不喜欢听东北地方戏。不过她喜欢京胡独奏,因为京胡很接近人的声腔,有新奇感、具幽默感。她还喜欢一首板胡独奏《红军哥哥回来了》,很好听。

父母依然喜欢广东音乐等轻音乐。那时收音机里常播放《旱天雷》《雨打芭蕉》《赛龙车锦》的广东音乐,都是流行于广东各地区的一种丝竹音乐,主要由乐胡、秦琴、小三弦、扬琴和笛、萧演奏的。喜欢听轻音乐的父母极为欣赏。母亲也喜欢听“瞎子阿炳”的二胡曲《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等曲目。

阿炳正规的名字叫华彦均,我和母亲收听过以他生平故事编剧的广播剧,母亲同情这位做过道士,有过流落街头卖艺生涯,江苏无锡出生的民间音乐家的悲惨遭遇。有一段时间,我将华彦均与另一位音乐二胡演奏家刘天华误认为同一个人,以为刘天华演奏的《光明行》也是瞎子阿炳拉的。由于喜欢音乐,遇到讲乐理知识的书籍和文章我也喜欢看几眼。后来知道二胡、琵琶演奏家刘天华也是江苏人,生在江阴,是民族作曲家、音乐教育家。母亲喜欢听的《病中吟》《良宵》都是刘天华之作,已成为音乐会演奏的传统曲目。

母亲在家休养期间,不上班,守在收音机旁,每天都听这些好听的音乐。不久,父亲又廉价买来一台苏联电唱机和唱片,是寄卖商店买的旧货。电唱机的外壳已残缺,但并不影响放唱片功能。父母喜欢听乐曲胜过听歌曲。记得他们最喜欢听的唱片是《步步高》《彩云追月》。比较喜庆的,他们只喜欢聂耳编曲的《金蛇狂舞》,这是一首有名的江南丝竹乐曲,原名《倒八版》,据说是描写端午节赛龙舟时,许多彩色缤纷的龙舟在水上疾驶飞舞的情境。记得父母还听过一首《翻身的日子》也是打击乐独奏。还有唢呐独奏《百鸟朝凤》;笙独奏《草原巡逻兵》和描绘少数民族的《瑶族舞曲》。

近年来,我观看许多场音乐会,那些民乐分“齐奏”和“合奏”。丝竹合奏有数十人组成的小合奏,如民间吹打音乐和戏曲中的乐器合奏等。也有数十人以致百人组成的大合奏,阵容庞大。

音乐课,老师给我们讲过音乐家聂耳。他是云南玉溪人,出生在医生世家,从小爱好音乐,能演奏多种民族乐器,是一位不幸夭折的卓越的青年音乐家。他生前为电影《风云儿女》而作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旋律奔放、豪迈、热情、高亢,震撼人心,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他短暂的一生中创作了30多首歌曲和民族器乐曲。《卖报歌》《铁蹄下的歌女》等都是他的作品。

家里的唱片还有外国名曲《划船歌》,以及父母喜欢听的朱逢博的《弯弯的小路》、张权唱的《梅娘曲》《鸽子》;刘淑芳唱的《摇篮曲》和郭兰英的《南泥湾》等歌曲的唱片。

父母经常去宾馆参加市委举办的周末舞会。跳交谊舞,主要也是为了听现场乐队演奏的乐曲。父亲说,舞会演奏的舞曲,也都是他买的那些“交谊舞曲集”中的曲子。那些歌曲集都让我翻个滚瓜烂熟。其中有圆舞曲、狐步舞曲及探戈舞曲。如今,这些歌曲都老了,但我还是非常怀念。想起这些歌曲、舞曲,就想起我的父母。


附:父母喜欢的曲目有:

哈萨克民歌《玛依拉》《我的花儿》和哈米德编曲的《哈萨克圆舞曲》

维吾尔族民歌《快乐的心》

新疆民歌《送你一支玫瑰花》《马车夫之歌》及舞曲《青春圆舞曲》《纺织歌》


作曲家作曲的曲目:

马克的《节日的晚上》

文高的《我的家乡》

石夫的《苹果花开的时候》

田光的《青年舞曲》

任光的《彩云追月》

成慈根的《春耕谣》

许瑞浔的《我的故乡》

李晃相作曲,杨园琛等编曲的《春之歌》

陈德钜的《乐淘淘》

金沙的《牧羊姑娘》

居斯的《黑龙江的波浪》

郑镇玉的《可爱的姑娘》

莎莱的《纺棉花》

航海的《姑娘过去树满山》

蒋玉林的《快乐的舞会》

崔贵成的《欢乐舞曲》

秦永斌的《捷报》

黄贻钧的《花好月圆》

黄绵培的《月圆曲》

彭家榥的《儿嬉》

瞿希贤的《妈妈我要下乡》


外国乐曲作曲家的曲目:

阿·马林的《秋天的梦》

罗代会的《山楂树》

罗萨斯的《在水波上》

佐纳逊的《杜鹃圆舞曲》

列哈尔的《快乐的寡妇》

有勃兰切尔的《火光》《喀秋莎》《莫斯科圆舞曲》

哈恰图良的《友谊之舞》

卡留欣斯基的《秋叶》

伊万诺维奇的《多瑙河之波》

李安尼克夫的《大学生之歌》

赛格廷斯基的《小鸟》

度那耶夫斯基的《红莓花儿开》

莫克罗乌索夫的《春天里的鲜花怒放》

索洛维纳夫·谢多伊的《在船上》《海港之夜》《鄂尔多斯舞曲》


大提琴独奏,法国圣桑的《天鹅》

管弦乐曲有莫扎特的《小步舞曲》

德国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第五号》

奥地利苏庇的《轻骑兵序曲》

南斯拉夫斯塔尼斯拉夫的《向德国纳河进军》等

奥地利克莱斯勒的单簧管独奏《美丽的罗维玛琳》


那时外国乐曲大部分都是苏联的俄罗斯歌曲。还有歌曲之王舒伯特的声乐套曲《美丽的磨坊姑娘》。

母亲还喜欢看电影,看话剧,偶尔看一次舞台京剧,也喜欢歌舞。她不很欣赏年画,过年时,却买了一幅《荷花舞》的剧照年画,贴在墙上。

小时候的大家庭。上有曾祖母、祖父祖母、父母,还有去省城上大学的老叔、姐姐和我。四代同堂,就有两代5人喜爱音乐。


附:父亲和老叔喜欢欣赏的外国歌曲:

波兰民歌《小杜鹃》《森林中的少女》;

乌克兰民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俄罗斯民歌《纺织姑娘》;

阿尔萨斯民歌《来吧。卡斯瑞奈菇》;

格鲁吉亚民歌《苏丽珂》;

朝鲜民歌《橘梗谣》;加拿大民歌《红河谷》;

孟加拉民歌《道路》;

罗马尼亚民歌《昨天晚上刮着风》;

南斯拉夫民歌《深深的海洋》;

阿尔巴尼亚民歌《含苞欲放的花》。

还有印度尼西亚民歌《梭罗河》《哎呦妈妈》,

捷克斯洛伐克民歌《风笛在响》《跳吧跳吧》

苏联歌曲《在巴尔干之星下》,

加拿大歌曲《晒稻草》,

墨西哥歌曲《你就是幸福》,

罗马尼亚歌曲《玛丽尼克》《椰岛之歌》《可爱的布加勒斯特》,

保加利亚歌曲《相逢在匈牙利》


这些歌曲,后来基本我都会唱,唱不好,怕别人听,还是在家偷偷的唱。

在坎坷的政治年代,很难有人成为智勇双全的人。对革命事业忠心不渝的父亲,怎会助纣为虐?却在众怒难犯的运动中众寡悬殊,只能被视为众矢之的,众叛亲离,自己都不明白如何铸成大错。唯有母亲与他珠联璧合,母亲的歌声依然珠圆玉润。父亲“致病”在家休养的那一段灰暗的日子里,有一年多,他一言不发。我与他咫尺好比天涯。唯有歌曲掷地作金石声,每当听到那些好听的音乐,总能唤起不到10岁的我内心深处的感伤。而在忧伤的日子里,音乐又能使我解脱内心的苦涩。悲伤的乐曲,仿佛比那些欢快的曲子更能令人感动。

如果没有政治雾霾的侵袭,儿童少年的我们,在对音乐就这样似懂非懂,自鸣得意的一家人,始终是余音绕梁的欢乐家庭。从那时起,欣赏音乐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待续)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