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年家乡洪水回忆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9/5/24 8:46:46         人气:222次

说明:此文是徐托柱先生介绍苑福全的文章

                              六三年家乡洪水回忆

           一、写在前面

我的家乡在饶阳县北关村,这个华北平原的小村庄,全村只有百余户,过去村东常年流水,夏季暴雨成灾时,就会淹没庄稼,甚至淹没村庄。曾记儿时经常唱的一首儿歌:”饶阳县三宗宝,草蓬棵,稗子草,长流水断不了。”在我的记忆中,特大洪水就有三次。54年一次、56年一次、63年一次。尤其63年大水骇人听闻。庄禾淹没,房倒屋塌,洪水过后,已是满目疮痍。  

我六三年七月高中毕业。高考完毕,从辛集乘火车再转汽车回家。第二天就开始了几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暴雨。七天七夜,中间未有长时停歇。雨刚停的当天晚上,一场滔天大水,从滹沱河倾泻而来。

    为回忆这场大水,也反应出我开学前等待录取通知的焦急心情,特填词一首。


             望江东

   《洪水后在家等待录取通知书》

    沱水洪峰镇边树,

    望不见,回校路。

    汪洋一片水天处。

    屋舍塌,支棚住。

    棚周水面蛙无数。

    声散乱,心烦苦,

    未闻通知雁分付。

    忽听见,雁归暮。



            二:回家

  我就读的中学——河北辛集中学,位于辛集市,离家140华里。当时是全国重点之一。我上学要从家乡乘汽车到深县前磨头转乘去石家庄的火车,中途到辛集站下车即到。六三年,我高中毕业。参加完高考,成绩自觉不太理想,心情苦闷,加之毕业前同学告别活动,都提前抽时间做了。所以略为整理,带着有些不悦的心情,打道回府了。

回到熟悉的家乡,作为农民的家人并未过多的询问高考情况。一方面是不懂报志愿、考大学的事。另一方面也是无所谓,考不上回家种地呗。只有大哥坚持考不上再复习一年,复考一次。家人的无所谓的态度,我也就很快把考学的事放到了脑后,准备干活挣工分去了。

        三、 七天七夜暴雨

正当我准备到生产队报到,和村里几个要好的发小一起下地干活,忽然天空阴云密布,天瞬时暗下来。经验告诉我,一场大雨就要来临。几滴铜钱大小的雨点刚刚砸在头上,紧接着瓢泼似的暴雨倾泻而下。没有一丝风,也不伴有电闪雷鸣。

一天一夜后,地下水分已经饱和,开始出现积水。要命的是多年的旧坯房开始漏雨。漏雨处开始只有一处,找一个脸盆接水。不一会又出现一处,再找个盆接住。到天黑时已经出现五六处漏雨。睡觉时,家中所有能盛水的器皿都用上了,屋内叮叮咚咚婉如一场不和谐的器乐合奏。雨声,漏雨的叮咚声,整夜敲打着我的无眠,脑海反复想起了不理想的高考成绩,鸡叫时,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被三哥一阵连拉带喊叫醒。趁雨稍停间歇,三哥和点泥,我俩上房抹顶,将漏处抹了一层泥,才止住房漏,一直到雨停未再漏雨。七天七夜的大雨到底是停了。历史上从未见过的特大暴雨造成了沥涝,平地水深可达十几公分,地里的蔬菜瓜果庄稼都泡在了水中。生产队种了几亩西瓜,统统没在水中 。为减少损失,生产队敲钟集合,到村东地里分西瓜。队干部水中摸出西瓜分与每户。我和三哥拖着西瓜艰难地涉水向回返家,路上就听得滹沱河方向猛虎吼叫震耳声响,决堤的洪水随人而至。一场特大洪水及抗洪救灾斗争拉开了序幕。

       四、 洪水追人到家冲走了我的西瓜

我和三哥好不容易将西瓜拖回家去,未来得及喘息一下,洪水紧跟而至。水涨得很快,瞬时涨平了我家的房基土坡。母亲是个非常虔诚的佛教信奉者,从屋中走出来,见水势凶猛,急忙面朝大水双膝跪下,口中念念有词,求龙王发发慈悲,不要冲毁我们的房屋。我们劝说无效,眼看大水就要上坡了,母亲还在跪求龙王,真急煞人!当时二哥是大队干部,此时他从分西瓜地里赶过来,见母亲还在祷告,不由分说,背起母亲就到邻居堂哥家,堂哥家的房基土坡很高,可以避过洪水。我们已把家中的被褥、锅碗瓢盆等用得着的东西搬过去。搬完后,水就开始进屋了。等我想起分的几个西瓜时,都已随水飘走了,一个没剩。望着远去的西瓜,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水,我茫然无助,忽的吟出一句:’逝者如斯夫”。收拾完,二哥就涉水回家了,我们回到堂哥家 。

         五、 晚上游泳去大哥二哥家

大水已完全淹没了村庄,偶尔传来倒房的轰鸣声。没来得及弄到高处的猪、鸡都顺水而逝了。忽然,母亲想起了大哥二哥处的安全,二哥是否安全到家?当时也没联系电话,一时无法知道。见母亲总在念叨,我和三哥责无旁贷,作伴涉水去完成这个任务。

村子里的地面是高低不平的,为了垫坡盖房,到处挖的大土坑。抄近路到大哥二哥家,就要经过一个大坑。河水很凉,大约几百米的距离,连游帯趟一会就到了。看到他们两家安全无恙,二哥也安全到家,我记得雪蓉刚刚一岁多,兰茹已经6岁了。两孩子都很好,我两便原路返回了。

也许是有些着急,也许是河水太凉,回来后我发烧了,大水期间,无医无药,喝点开水,靠着自身的抵抗力,第二天就退烧了。

       六、谢天谢地房子终于保住了

开始几天,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房子的安全上,每天涉水走近房屋,注视着洪水涨落动态,也注意着关于下泻流量信息。

过去农村的住房,大多是土坯房,外墙贴一层立斗砖。为了保护房屋不受地碱的腐蚀,从地基开始用砖垒十几层,然后铺一层芦苇,芦苇上面还垒几层好砖,这平铺的砖称为卧板砖,再往上就是里坯外砖了。这种房屋结构防水功能很差,只要水过卧板砖,必倒无疑。

洪水已涨到碱砖的最后一层砖,再往上就是土坯,这已是最后的防线。但无能为力,只能期待上苍的保佑。昨晚做梦,似乎听到了房倒的轰鸣声,惊醒后出了一身冷汗。插在坡下测水势的木棍明显的反映出洪水在慢慢下落,最后终于降到了柴简的下面。房子保住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七、县城护堤的紧张战斗

我们家住在村南端,距饶阳县城只有不到二百米的距离。护城堤上来来往往的人影和肩扛手抬的紧张局面,历历在目。

县城内包括东北街和西南街两个自然村,县政府机关及城关公社机关都在城中。由于多次洪水泛滥,护城堤都把水拦在城外。河水带来的泥沙把城外瘀得远远高出城内地面,若护城堤决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所以保证护城堤的牢固不出问题是摆在各级县领导者一项艰巨任务。与大堤共存亡可能就是全体护堤者的战前誓言。政府机关空屋,万民空巷,动员了一切可以护堤的力量,日夜巡逻,分班执勤,以保证大堤的安全。

一度洪水已涨平大堤,西南角由于蝲蛄钻洞,忽然决口,形势异常紧张。上苍保佑,人多力量大,很快堵住缺口,化险为夷。

经过几天几夜奋斗,终于战胜了洪水,保住了县机关的指挥中枢,保住了城中万千百姓的生命财产。为抗洪救灾提供了保证。

       八、飞机扔大饼,炒面、稍解燃眉之急

水势平缓后,老百姓的存粮已所剩无几,吃饭成了当务之急。因为水势尚大,受灾面积广,急需解决眼前的吃饭问题。省政府在保定、天津{当时是河北省省会}成立了若干个烙大饼的专门食堂,日夜兼程,赶制大饼炒面。然后用飞机运送到灾区。

飞机到饶阳后,无法落地,只能空投。几架飞机沿着护城堤来回空投。由于空投位置很难找准,经常投入水中,但大部分仍按计划落在预定位置。

泛洪灾区由于水井被淹,老百姓只能吃河水,又没有消毒措施,很容易闹传染病,省政府派来了医疗队,解决了一时的治病问题。

          九、录取通知到了

一个月后,时间到了九月初,我已把高考的事忘到了脑后。洪水归沟,平地已经水很少了,我开始把家中的一副抬网进行修补,准备下河捕鱼了。一天,邵村一个同学,忽然到我们家来。他说有人去学校回来了,他考上了河北师范大学,不满意,不准备去报到,明年再考,最后说没见到我的通知。

虽说思想早有准备,但听到没通知几个字时,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同学走后,我回到屋里,一个人静静坐着,一声不吭。母亲赶紧安慰我。我对母亲说,没关系,我不会有事的,我要一个人静一会。

这一夜,我失眠了。思想斗争了一夜。最后决心复读一年。

事情有时发生在你的预料之外。第二天,邵村的同学又来了并给我带来了一份入学通知书,说是有人刚从学校捎回来的。录取学校是我报考的第二批第一志愿。是当时一机部所属本科院校。虽学校不太如意,但毕竟有学校上了。家里给准备准备,9月3日我去北京机械学院自控系报到入学了。很长时间,几次梦中又回到了洪灾的家乡。



   作者简历:

作者:苑福全,1942年生,大学本科学历,

1963年考入北京机械学院自控系自控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到沈阳中捷友谊厂工作,1972年调入石家庄电机学校任教,学校后升为河北机电学院,合校后改名为:河北科技大学。

2002年退休。本人喜欢诗词,近几年来开始学习唐诗宋词并练习写作诗词。人老了喜欢思旧,写一些回忆性文章,发到群里,供子侄们熟悉村史、家史。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