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周末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9/2/8 8:24:59         人气:119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五)童年那点事(6)白色周末

                        2、白色周末

                           张立霞

五年级时的一个周末午后,天下着雨,我打着雨伞去上学。放学的时候,天已经晴了。回到家里,我忽然想起雨伞忘在学校里,急忙转身又往学校跑去。

跑进教室一看,值日生还没走,伞也好好地在那儿。那天是李凤玉他们小组值日,已经打扫完教室,大家正等待值周老师来打分。见我又回来了,李凤玉和秦淑珍就拿出课本,让我给她们讲不会做的算术题。那些题都是很简单的应用题,我平时也常帮助同学讲题。我是能够条理清楚的表达的,一般情况下同学听了都能明白的理解,可是李凤玉和秦淑珍怎么讲她们也不明白,只好算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教室里没有电灯,有些蒙蒙的黑了,值周老师还没有来。我那时讲故事在同学中也是轶群超伦,大家就要我讲故事。我那一阵子正迷上鬼故事,想给她们讲老爷给我讲的最吓人的鬼故事。

听说我要讲一个吓人的鬼故事,她们也和我一样,既害怕,又想听。于是大家把我围在中间,聚成一团,还没开始就紧张的一顿哈哈的笑,然后便催我快讲。我开始讲了,全身的汗毛先竖了起来。

“从前,一行7人,走了很远的路,天已经黑了,四周都是野外,没有人家。走着,发现不远处有座三间房,一进门,里边有一口棺材。他们对房主说要住宿,房东从东屋出来,答应他们可以住西屋,不过告诉他们,这屋子每天半夜十二点便闹鬼。……”

我一边讲,女孩子们一边害怕的笑着,互相挤得更紧了。我继续讲:“那些人还是决定住下来,房东将他们带到西屋,进门是一铺炕,他们便熄了灯躺了下来。在炕上睡觉,常规是头枕炕沿儿脚朝里。这些人当中,有一个15岁的男孩,他听说有鬼,非常害怕。于是就头朝炕里躺下,用被蒙着头。他根本睡不着。半夜12点,鬼果然来了。鬼早知道新来了7个人,便数炕沿边的脑袋瓜:“一、二、三、四、五、六,嗯——?”感觉不对数,便又一遍一遍的数:“一、二、三、四、五、六,嗯——?……”

教室里更暗了,听到这里,如鬼魂余音绕梁一般,大家吓得缩挤成一团,笑着,越害怕越笑,越笑越害怕,更加往一块儿挤。笑了一大顿,渐渐停下来。不料,李义新仍然大笑不止,她的样子也变得越来越丑陋、恐怖。望着她的狂笑,我们都不再笑了。疯狂的笑声有加无已,她那可怕的面孔,好像要翻白眼的样子。突然有人大喊:

“唉呀妈呀!李义新疯了!”她站起身就跑出教室。呼啦!我们这些人也一哄跑出了教室。室外的天还亮一些,我们听到教室里可怕的笑声变成了哭声。只有李凤玉没跑,她抱着李义新,这时我们一个个胆怯的回到教室。

李凤玉说:“你们都跑了,李义新都吓着了,你们快看看她怎么啦?”

李义新哭的很凶,五官挪位,样子很可怕。大家觉得她越来越不对劲儿。

“找老师去!”郑冰丽便和另一个女生跑去找老师。一会儿,校长和值周老师匆忙赶来,见到李义新的样子,便问我们刚才在教室里在干什么?没有一个人说话。校长和老师决定带李义新去医院。

李义新没有母亲,家里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只有她一个女孩。父亲是饭馆上灶的大师傅,每天早出晚归。李义新经常蓬头垢面,流着鼻涕,衣着邋遢,一看就是没人照顾的小孩。李义新的突然狂笑是个谜。一向有己无人的孩童之心,让我初次感到忧心如焚,担心她的忧患余生,不知她会不会因此永垂不朽。我想,到了医院就应该迎刃而解。我们一帮同学也跟着他们往医院走。郑冰丽关心的陪李义新一起走。李义新一言不发,问她什么她也没反应,像是不会说话似的。秋天的傍晚,天气很凉了,李义新穿着一件单衣,下边一条裙子,不知是冷,还是怕,她全身不停的颤抖。走到半路,正好遇见职工医院的康大夫,他说医院已下班,多亏碰见他,他便调转身,和大家一起往医院走。快到医院的时候,我该拐弯回家了。

第二天,李义新没来上学,听郑冰丽说她住院了。放了学,同学们都相继去医院看望李义新。翌日早上去上学,便听同学们议论,说李义新真的有精神病了。说昨天她们在医院里陪李义新,和她玩扑克,她管带人的J、Q、K都叫“王”。放了学,我也跑去医院看李义新。她坐在病床上,依然眨着小眼睛不说话。那眼神很陌生,很鬼异,让我发怵。

想不到讲一段鬼故事,将李义新吓住了院。还好,老师和同学都一直没有对我提起讲故事的事。这件事,简直给我这胆小鬼一个迎头痛击。我不禁怕鬼,也怕疯子。殷鉴不远,那以后,我再不敢给别人讲鬼故事。

                                           (待续)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